只能通过仅有的史料进行推断(三国志·荀彧传)
分类:科教文学

问题:如何评价荀彧一生温润秉持汉节,最终被赐死?

回答:

我个人还是挺佩服荀彧的。荀彧心中是有汉的,但是我觉得也不全部都是汉,否则荀彧干嘛不选择刘备呢?刘备可是皇叔。

图片 1

关于荀彧是怎么死的,史料不多,具体原因也不可能找到了。只能通过仅有的史料进行推断(三国志·荀彧传),堂堂的一代谋士,曹操的“子房”,居然死亡的原因都不知道,还成了悬案。

只能通过仅有的史料进行推断(三国志·荀彧传)。陈寿在《三国志·荀彧传》中含糊的记载如下:

十七年,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密以咨彧。彧以为太祖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太祖由是心不能平。会征孙权,表请彧劳军于谯,因辄留彧,以恃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

太祖军至濡须,彧疾留寿春,以忧薨,时年五十。谥曰敬侯。明年,太祖遂为魏公矣。

建安十七年,太祖(曹操)咨询荀彧关于自己受封公爵的意见,荀彧一番慷慨陈词,劝说曹操不要接受,曹操心里不痛快。正好赶上曹操征孙权,荀彧继续留用,曹操到了濡须(安徽省无为县),荀彧因为有病而留在了寿春,以忧死,时年五十,荀彧去世的第二年,曹操为魏公。

按照《三国志》的说法,荀彧似乎属于正常死亡的,但是这些时间点太巧合了,以忧死也太含糊了,什么忧?忧愁曹操窃取汉室?害怕曹操杀了自己?还是太辛苦,积劳成疾?还是因为其他原因,结合各种事情的前后关系,荀彧非自然死亡的概率很高,只是陈寿给模糊过去了。裴松之在给这段注释的时候,有如下:

魏氏春秋曰:太祖馈彧食,发之乃空器也,於是饮药而卒。咸熙二年,赠彧太尉。

曹操给了荀彧一个食盒,打开之后是空的,荀彧就喝药自杀了,在咸熙二年,即曹魏最后一个皇帝曹奂的第二个年号公元265年,这个忠于汉室的荀彧还是给扣上了曹魏太尉的帽子。

从前后文来看,荀彧生病了是真的,至于是心病还是其他的,或许都有,毕竟荀彧心里不舒服。曹操也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荀彧,或许陈寿为了保全曹操的名声,才让荀彧自然死亡了吧。

图片 2

我觉得老版三国荀彧的形象是失败的

接下来就产生两个问题:

一、为什么看到食盒是空的就自杀

曹操的用意很明显,我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了,没你饭吃了。

二、荀彧大不了离开,为何一定要自杀

荀彧认为自己家族受汉朝的恩惠,要匡扶汉室。而且此时的汉朝皇帝并没有到殷纣的地步,臣子应该尽忠。这么一个纯粹的儒家思想的继承者自然忍受不了曹操窃取汉室。

此时的荀彧是身怀天下,很多人在看着,自己的志向已经不允许改变了,实现不了,只有已死来保全名节。

荀彧原本认为曹操和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而曹操也是最有能力恢复汉室的,现在曹操变心了,自己的希望也没了,还是得死。

家国,天下,名节各种压力的逼迫,荀彧都得用死来成全。

另外说一句,荀攸是荀彧的侄子,荀攸就不是荀彧这个志向

图片 3

在引申一个问题吧,既然忠于汉室,那为何荀彧不投靠刘备?

这点可以用曹操在征服刘表之后,刘表的一个部下裴潜和曹操的对话来说明:太祖问潜曰:“卿前与刘备俱在荆州,卿以备才略何如?”潜曰:“使居中国,能乱人而不能为治也。若乘间守险,足以为一方主。”

连裴潜都能看明白刘备不适合做一国之主,仅有一方之主的能力,荀彧这种聪明人又怎会看不明白呢。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只能通过仅有的史料进行推断(三国志·荀彧传)

上一篇:妈妈希望你在小学的校园里学得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只能通过仅有的史料进行推断(三国志·荀彧传)
    只能通过仅有的史料进行推断(三国志·荀彧传)
    问题: 如何评价荀彧一生温润秉持汉节,最终被赐死? 回答: 我个人还是挺佩服荀彧的。荀彧心中是有汉的,但是我觉得也不全部都是汉,否则荀彧干嘛
  • 超越阶级对立和超越这种对立的回忆的、真正人
    超越阶级对立和超越这种对立的回忆的、真正人
    1、幽默是表明工人对自己事业具有信心并且表明自己占着优势的标志。 2、当一个人专为自己打算的时候,他追求幸福的欲望只有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才能
  • 4、我们不应该不惜任何代价地去保持友谊
    4、我们不应该不惜任何代价地去保持友谊
    1、一个篱笆打三个桩,一个好汉要有三个帮。 2、近贤则聪;近愚则聩。皮日休 3、你的敌人和朋友携手合作,才能伤你的心。敌人大肆诽谤你,朋友赶忙
  • 我将继续一边种地
    我将继续一边种地
    过去的一年我种过地,打过工流过血,流过汗在生活的夹缝里写过一些无聊的诗歌到头来,收获的有欣喜,有激动也有一丝丝淡淡的忧伤新的一年里,我将
  • 好讼曰健讼
    好讼曰健讼
    世人惟不平则鸣,圣人以无讼为贵。上有恤刑之主,桁杨雨润;下无冤枉之民,肺石风清。虽囹圄便是福堂,而画地亦可为狱。与人构讼,曰鼠牙雀角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