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闷闷地说
分类:科教文学

傍晚,美乐和薰坐在高雅幽静的餐厅内。美乐频频向薰张望,然后迅速低下头猛吃东西。"太棒了!""什么?"美乐警惕地退开一尺。"原来美乐喜欢吃西餐呀!太好了,我还担心假如你说不喜欢这个地方,那我该怎么办。"薰高兴地看着美乐,突然倾身上前,用雪白修长的手指擦去美乐嘴边无意沾染的菜渍。"哎呀!"美乐夸张地大叫了一声。"怎么了?"薰吓了一跳。"这下我被你害惨了,你叫我明天还有什么脸去上学呀?"当着学校几千师生接吻耶!"呵呵……"罪魁祸首露出可爱无辜的笑容。失望!失望!就知道他是这么没用的!"干脆就说拉肚子逃课算了。"美乐决定自己拯救自己。"美乐想撒谎吗?""我哪有撒谎啊?"美乐红着脸抗议,"好啊,我今天就吃到拉肚子为止,这就不叫撒谎了吧?"低下头她疯狂地吃起来。"美乐……"吃,吃,吃:"……什么?""美乐……"再吃,再吃,再吃:"……干吗?""今天你说喜欢我,谢谢你……""扑——"美乐嘴里的食物猛地向前喷去,"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我噎住了!"薰大惊失色地离开座位来到美乐身边,又是端茶又是拍背,总算保住了美乐一条小命。美乐大口喘着气,红着脸瞪着他:"你很烦耶!""可是我看着你就一点也不觉得厌烦。"讨厌啦!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没见她的脸都可以用来烧烤了!"美乐现在也因为有我在而觉得很高兴吧?"薰可不管她这么多,看她害羞好像已经成了他的乐趣。"哪有!谁说的?"薰笑起来。"你就笑个够吧,没事了吧?没事的话我就继续吃喽!"美乐朝他做个鬼脸。"没事,吃吧。"薰柔声说。望着美乐疯狂地扫荡美食,薰绝丽的美眸又变得深邃起来。美乐惊觉,没好起气地朝他哼了一声:"薰,你什么都好,就是没事喜欢玩深沉,扮忧郁。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学花泽类玩自闭,真是……"一块超级大牛排堵住了她的嘴。"吧唧吧唧……"美乐大口大口地咬下去。"啊!"立即传来旷世美少年的哀号,"为什么咬我的手指?美乐你是故意的!"没错!呵呵呵呵……"呵呵呵……""薰知道你有这种没事就会傻笑的毛病吗?"正忙于沉浸在少女粉红色梦想中的美乐猛然遭遇到一盆冷水浇顶,幽怨地望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报纸的琛彬。"这幢房子这么大,你没事干吗一定要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琛彬阴阳怪气地说着,眼睛却死死盯着报纸,瞥都不瞥她一眼。"这是客厅,不想看到我你回房间不就完了!"美乐气呼呼地说。"你以为我不想吗?楼上的空气太干燥不利于我的皮肤,真是,你这种丑女是不会明白的。"无耻!美乐忽略他继续幻想,可是不到五秒钟——"你怎么还不走?""我跟你有仇是不是?"美乐竖起全身的寒毛。"应该说你跟全姜家人都有仇!"琛彬没好气地回答她。好啊,趁薰去看心理医生就胆敢这么对她,美乐正准备奋战到底——"铃铃铃铃……"算你小子命大!琛彬终于放下手中的报纸,狠狠瞪她一眼,这才接起电话。"喂?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认识你……我说了不认识,小子你活腻了?……什么?你说谁?习辰?我为什么要管他的事?我不管!……你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让他去死吧!""啪!"琛彬将电话挂掉,脸色铁青。"习辰怎么了?"美乐小心翼翼地问。"不关你的事!"琛彬"呼"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拎起外套就冲出门去。美乐怔了怔,心情突然沉重起来。"琛彬这么晚想去哪里?"楼上传来铭亦的声音。美乐转头看见他正扶梯而下,勉强地对他笑笑:"好像去找习辰了。""习辰又去喝酒了?"铭亦皱皱眉。"怎么,他最近常出去喝酒?"美乐轻声问。"是啊,你不知道吗?"铭亦走到她身边,微笑着。"我……""也对啦,习辰和薰一样都是超级问题人物,管一个就够你受的了,想要兼顾当然不可能。"铭亦笑起来,顺手拉起她的手臂,"来,带你看一样东西。""什么东西?""跟我来嘛!"美乐被铭亦拖着上了楼,铭亦一直将她带到她的房间门口,然后指着地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我刚刚下楼时发现的,好像是有人送给你的礼物哦!""礼物?是谁啊,为什么要偷偷放在门口,好幼稚哦!"美乐笑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哎呀,怎么办,我好好奇哦!"铭亦故意露出一副八婆相。美乐瞪了他一眼:"以前习辰骂我说,八婆也是一种天性,我看你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啦,我这就打开。"美乐弯下腰拿起盒子,小心翼翼地拆了开来。"哗!好美哦!"铭亦赞叹起来,双手伸进盒子里抖开了一件剪裁大方、优雅可爱的银白色连衣裙。"真的耶,好漂亮!"美乐不敢置信地揉揉自己的眼睛,然后迅速打开盒子里的小卡片——美乐: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你穿上它一定会很美,虽然它不适合这个季节,但是答应我,有一天你一定会为我穿上它。不管多久,我都会等。薰"白痴啊!这种裙子现在怎么可能穿?非结冰不可!"铭亦在一边频频摇头。"还我啦!"美乐一把抢过裙子,宝贝地抱在胸前,"你干吗骂薰啊?他这么做不知道有多浪漫!谁说这种裙子现在不能穿的?国家有法律规定吗?"铭亦吃惊地望着美乐:"喂,你该不会是想……""我现在就去穿给你看。"美乐动作迅速地打开门冲进房间,然后一把将门关上。早知道晚饭就不吃这么多了,好像有略微鼓起的小肚楠耶!美乐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哗!好美哦,银白色的裙子,简直就像为她量身订做的。对了,头发,美乐赶紧将及肩的秀发高高梳起,挽了一个漂亮的髻。呵呵,再涂上淡淡的粉红色唇彩,换上可爱的乳白色小皮鞋。哗!简直完美!美乐得意地打开门。"天哪,这位是来自日本的公主殿下吗?"铭亦看着她夸张地叫起来。"怎么样?是不是爱上我了?"美乐贼笑。"不敢,竞争太激烈,压力太大!"铭亦赶忙敬谢不敏。"算你有自知之明,像我这样的美人怎么可能看上你,对吧?"美乐大手一挥,"好了,快让条星光大道给本公主走。""你要到哪去?"铭亦吃惊地问。"到大门口等薰啊,这样才够浪漫嘛!"美乐理所当然地回答他。"你不是吧?家里有暖气,外面可是天寒地冻啊!"铭亦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不要紧啦。"美乐坚持。"你好好考虑清楚。""啰嗦,快走开!"甩掉了唠叨的铭亦,美乐喜滋滋地推开大门。哇呀呀!一股寒流刹那间朝她袭来,美乐顿时瑟瑟颤抖。没关系,顶住!美乐缩手缩脚地关上门,站在门外。拜托拜托,薰,有点感应好不好?快点出现哪,不然她真像铭亦说的要变成冰棍了!美乐边发抖边祈祷,真是度秒如年。薰,这次牺牲成这样你一定会很感动吧?美乐心里乐呵呵地想,啊!鼻涕流出来了,快擦快擦,有损形象啊!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终于有车来了!美乐顿时产生无穷的动力,大力地挥起手来。车在她身边停下,美乐赶忙凑过去。可是就在车停住的一刹那,驾驶座邻座也就是靠近她的那扇门猛然被推开,里面一个人一头扎了下来。"习辰!"驾驶座传来琛彬的鬼哭狼嚎。"习辰?"美乐再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情景,立即蹲下来扶住坐在地上摇摇晃晃的姜习辰。"走开!"习辰怒吼一声。"你怎么醉成这样了?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美乐急起来。"你是谁?"习辰怔了怔,醉眼朦胧地问。"我是美乐!"美乐生气地吼了一声。习辰竟然笑起来:"美乐?只会对我大呼小叫的许美乐?""我什么时候对你大呼小叫了?""现在。""习辰你疯了?我车还没停稳你就开门,不想活了是不是?"琛彬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你是谁?"习辰疑惑地指着琛彬。"真是够了!"琛彬弯下身,一把将习辰扶了起来,将他的手臂搁在自己肩头。"你轻点,会弄伤他的!"美乐叫起来。"伤他的人是你才对。"琛彬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扶着习辰推门进了客厅。琛彬将习辰放在沙发上,呆了一会,转身指着美乐:"我警告你,现在我去打电话给妈妈。你离他远一点,保持距离,要是被我发现你对他毛手毛脚你就死定了!"说完,琛彬大步向楼上走去。搞什么啊?这个公子哥儿,现在是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吗?也不看看习辰都成什么样了,远水怎么救得了近火呢?美乐叹了口气,赶紧找来了毛巾和一盆热水,坐到习辰身边。"我现在只是帮你擦脸,可不要说我对你有什么不良企图啊!"美乐将热毛巾拧干,小心翼翼地在习辰脸上擦起来。英气有型的眉,深邃漆黑却朦朦胧胧的眼睛,挺拔的鼻子,微薄性感的唇,优雅的脸庞……美乐幽幽叹了一声。"怎么了?"习辰突然睁开眼睛,轻声问。"你现在清醒了吗?"美乐观察着他的神色。"我没醉。""连人都不认识了,还说没醉?""只是看东西有点模糊,没有醉。"习辰突然伸出手臂搭在自己的眼睛上,将头仰靠在沙发上,"不要看我。"美乐怔了怔。"我讨厌你看着我。""谁,谁稀罕啊?我只是好心帮你擦把脸,谁有空看你的鬼样子!"美乐结巴起来。"我现在这副'鬼样子'我自己也不愿意见到。""还不是你自己乱来,怪谁啊?"美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习辰笑起来。"行了,看着你这样子笑,我更难受。"习辰抬起头看着她:"我怎么做你会好受?""不要再喝酒。"美乐毫不犹豫地回答。习辰凝视着她:"你关心我?"美乐瞪着他:"你说呢?怎么样也一起相处这么久了。""你不要我喝酒是吗?"习辰微笑,神色里带着深深的自嘲。美乐严肃地点点头:"是。""你真厉害。"习辰大笑起来,"好,如果你要我不喝,我就不喝。""真的?"美乐怀疑地看着他。"有个条件。"习辰隐去笑容,直直地望着她。"你说说看。"美乐话一出口马上加上一句,"除了让我离开薰。"气氛在两人之间仿佛突然凝结,美乐咬着嘴唇倔强地迎着习辰冷冷的视线。半晌——"许美乐,你真的很残忍。"习辰面无表情地开口。美乐将头转向一边:"我不接受你的评语。""你欠我的。"习辰一字一字咬牙说。"对不起。"美乐闭上眼睛。猛然间,一只冰凉的手抓住她的下颌将她的头转了回去,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一刹那,习辰向她欠过身子,冰冷的唇覆盖在她的唇上。美乐霍然睁大眼睛,习辰的舌头已经探入她的口中,趁着她震惊的瞬间与她纠缠在一起。"呜……""姜习辰!"门口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一个人疯了一般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习辰,拳头就挥舞了上来。美乐一阵怔忡,薰已经在习辰脸上挥了三四拳,而习辰却丝毫没有反抗。"薰,不要再打了,薰!"美乐哭着叫起来,可是现在有什么能阻止薰?"铭亦!琛彬!阿亮!铭亦!……"楼上迅速冲下几个人,铭亦第一个赶到,一把从后面抱住薰,而阿亮立即赶过来帮助他。琛彬奔到习辰身边,恐慌地检查起他脸上的伤势,确定并不算严重之后马上恶狠狠地盯着美乐吼道:"你又做了什么?我不是说了,叫你不要靠近他吗?"美乐愣愣地站在一边。"放开我!"薰一把将阿亮推开,转身望向铭亦,"放手!""够了!"铭亦朝他吼。薰冷笑一声:"你放心,我不屑再打他,放手!"薰挣脱铭亦,一把拉过美乐:"我们走!"美乐任由薰拉着,在大家复杂的注视下,迅速地来到门前。"薰……"铭亦不知所措地叫道。薰的脚步毫不迟疑,带着美乐推开姜家的门,大步走了出去。美乐跟着薰坐上一辆计程车,两人一路无语。约半小时,车停在一家规模中等的旅馆前。两人走进旅馆。"我去登记。"美乐低声说,想挣脱薰的手。"既然把你带出来,我就会照顾你。"薰紧紧攥着她。美乐凝视着薰,笑着点点头。望着薰生涩地与柜台小姐交流着,美乐深吸口气眼睛有点湿润。她不愿意去想接下来要面临的各种事情,更不愿意去想琐碎到他们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拿出来。她的眼睛里,现在只看到这个美丽到让人心碎的少年。薰订了两间房,美乐注意到他的钱只够他们在这里住上一个星期。但是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牵着手乘电梯来到十一层他们房间的门口,然后站住。"先到我房间里来吧。"薰开口说。"好。"美乐点头,率先打开门走了进去。薰跟进来,打开灯。这是一间十分小的房间,淡淡的灯光,简单的摆设,但是却有着非常漂亮的落地窗户。美乐走到窗边,有一刹那的惊喜:"薰,把灯关上,过来看看。"薰依言而行,走到她身边。"这就叫万家灯火了,很美,对吧?"薰静静地站着:"很美,像无数的星星。""对,每一个快乐的家庭都是一颗闪亮的星。"美乐爱怜地望向薰柔美的侧脸,其实薰也有这样的一个家庭。薰好像知道了她所要说的话,微微一笑:"我的世界里只有一颗星星,就是你。"美乐摇摇头:"我带给你的是什么呢,眼泪总是多过于笑容。""就算流干眼泪哭到瞎了也不要紧,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我看见的只有黑暗而已。"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突然笑起来,"怎么办,好想唱歌呢!"美乐跟着笑:"那我们一起唱吧,我已经听熟你喜欢的那首歌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满上口的,就像以前就会唱一样。"薰怔了怔。"你不信吗?那我唱给你听啊。"美乐将目光投向窗外优幽美寂静的夜色,"……呜……"薰的手突然伸上来捂住她的嘴巴,眼神忧伤迷离地望着她。美乐吓了一跳:"怎么了?""别唱了。"薰低下头,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美乐迷惘地望着他。薰摇摇头,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声音却突然变得调笑起来:"呵呵,美乐,我若是说今晚不让你从这里出去,你怎么办?"美乐还是紧紧凝视着他:"你的声音在颤抖?""因为我在想很龌龊的事情啊,想很坏的事情,呵呵……"美乐一步上前,二话不说地将薰的头抬起来,望着他布满泪水的脸:"你又哭了,为什么你又哭了?你真的很恶劣你知不知道,我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是想让你笑。可是为什么你总是哭,总是哭,总是……"薰猛地抱住美乐吻上她的唇,美乐缩在他的怀里,神志逐渐朦胧起来。可是突然间,薰离开美乐的唇,轻轻推开她:"对不起。""为什么要道歉?""我真的很对不起你,美乐,说不定我会被雷劈死。"薰流下眼泪,伤心欲绝发自内心的哭泣,"可是,我到底该怎么办?为什么我会做出这么多让你难过的事情,为什么我竟然拉着你一起坠入谷底。我一定是疯了,我坏得无药可救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薰!"美乐震惊地听着薰一番不同寻常的言辞,"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到底……"突然,美乐呆住了:"薰,窗户,在动……"薰猛然向窗口望去。"门也在震动!"美乐不敢置信地低下头看向震动得更为剧烈地板。是地震!在美乐刚意识到这个事实的一瞬间,薰突然拼命地将她往一边推去,她只听见薰的一声闷哼,感到一件庞大的物体重重地砸了下来。"薰!"天昏地暗,什么东西撞击到她的额头。她倒下去,很快失去了知觉。过了多久?美乐幽幽醒转,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还好,脑子是清醒的。美乐摸摸额头,很大的一个包包,痛!薰呢?美乐顿时背脊发凉,颤抖着声音叫:"薰,薰!""我在这里。"黑暗中薰的声音细弱地在她身边响起。美乐松了口气,摸索着爬过去,终于触摸到了薰的身体。"你有没有受伤?"薰抓住她的手,抚摸她的脸。"没有,我没事。"美乐抽出自己的手,由薰的脸一直往下摸索。"你干什么?呵呵!好痒!""我刚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到你,砸在哪?"薰笑起来:"是你的错觉。""那你为什么要突然推开我?"美乐不信。"我无心的嘛,一时太紧张了。"薰声音轻松。"真的?""真的,你都快变成多疑的老太婆了。"薰戏弄她,"喂,事先警告你,再往下摸的话后果自付哦。""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美乐生气地捶了他一下。"呵呵……咳,咳咳……"薰突然大力地咳起来。"你怎么了?"美乐又开始紧张。"咳咳,咳咳咳……没,没事……咳……"突然,声音消失了。"薰?薰!"美乐顿时懵了,双手抓着薰的肩摇晃起来。可是仍然没有声音。"薰!你不要吓我,我求求你,你回答我啊!"美乐绝望地几乎哭出来。"拜托,不要摇我了好不好?很痛呢!"薰的声音再度响起,虽然略微颤抖,但仍然令美乐欣慰不已。"你吓死我了,刚才干吗不出声呀?"美乐朝他叫。"呵呵,储存体力嘛。""储存你个死人头!"真被他给气死了。美乐擦了一把眼角尚未落下的眼泪,转头努力向四周张望。"好黑哦,什么都看不见,你说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当然会了。"薰轻柔地回答她。"薰,你是不是很累,说话都没有力气。"美乐又产生一抹疑惑。"我不累。"薰顿了一下,突然问,"美乐,你相信报应吗?"美乐皱眉:"干吗突然说这个?"薰的声音里充满笑意:"没什么,如果真是报应也很好。老天原来真的有眼睛,那他就会知道坏人是谁,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都会没事的。"美乐拥住薰,泪水滴在他的肩头。"呵呵……"薰傻笑了几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耳朵里是死一般的寂静。美乐靠在薰的背上,只觉得疲倦渐渐占据了她的身体,开始昏昏欲睡。"美乐?"长久没有说话的薰突然动了动身体,叫她的名字。美乐这才警醒过来:"怎么了?""你还好吗?""你都没事,比你强壮十倍的我会有事吗?"美乐笑着回答他。薰又沉默了片刻:"美乐,你穿上裙子真的很漂亮。"美乐怔了怔,这才想起身上还穿着薰送她的银白色连衣裙,低头轻声道:"对不起。""为什么要道歉?""本来想穿上它给你个惊喜的,现在肯定弄脏了,而且还害你跟习辰变成这样子。"美乐闷闷地说。"……""薰,你生我的气吗?""我没有生气,也不生习辰的气了,习辰他……一直对我很好。"薰幽幽地说。"薰,你长大了呢!"美乐夸张地惊喜道。"是,以后我应该再也不会让你和习辰伤心了。"薰温柔地说。美乐笑道:"不错啊,知错能改,行了,以后对家里人好一点就可以了?""以后?……"薰在黑暗中笑得很凄凉。美乐愣住了,是啊,以后,以后会怎么样呢?甚至,他们还会有以后吗?美乐一把抓住薰的手:"不要胡思乱想。"这句话说给薰听,也是说给自己听。美乐从来不知道,日子竟会这样难熬。没有办法判断时间过去了多久,根据肚子饿的程度,她相信至少也在七八个小时以上了。薰有点奇怪,话出奇的少,好像真的在很认真地储存体力。可是每当美乐想要睡去的时候,他又会很及时地开口说话,简单几句就将美乐的神志唤醒。"美乐,美乐?""嗯,我在。""唱歌吧。""你不是不喜欢听我唱歌吗?""我很喜欢听你唱,唱吧。""唱你喜欢的那首歌?""对。""好吧。"于是美乐轻声地将他们都熟悉的歌曲哼唱了一遍。唱完后,大约有五分钟的沉默。"啊!唱完了?"薰突然问。"喂,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唱呀?"美乐不满道。"有啊,再唱一遍吧。"薰笑。"再唱?还是这一首?""对。"于是美乐依言又唱了一遍,一遍结束又是一遍……唱到嗓音都有些嘶哑了,美乐心中突然产生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薰?"薰没有立即回答她,但是隔了几秒钟,声音还是响起了:"怎么了?""你真的没事吗?""当然了。""你可不能骗我!""不骗你。""呼!"美乐又松了口气。"美乐,妈妈,你妈妈怎么过世的?"薰突然问。"生病。她身体一直很虚弱又不肯好好休养,后来脑子里生了东西,手术失败了……""……""事情过去很久了。"美乐避重就轻地笑了一下。"她……有什么遗言吗?""啊?""有没有提起什么人?""有啊!"美乐回答。"谁?"薰微微震了震。"姨妈,习辰,铭亦,琛彬他们喽。""还有呢?"薰的声音有些僵硬。美乐想了想,摇摇头:"没有啦!""真的没有了?你再想一想!""呵呵!"美乐了解地握紧薰的手,"我知道,你一定是想为什么我妈妈没有提起你。别这么小气嘛,她大概是不知道姜家有收养你,因为妈妈自我懂事以来就没有去过姜家,不知道也不奇怪啊!不过,如果妈妈看到你一定也会喜欢你的。""是吗,她会想见我吗?"薰笑起来,非常苦涩的笑。"那当然了!"美乐毫不犹豫地说。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比较长的对话,接下来,薰与她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少,话语也越来越简练,声音越来越小。"薰,你如果觉得很累,就靠在我肩膀上吧。"美乐轻轻说。薰真的靠了过来,把头放在美乐肩上。终于,美乐沉沉睡了过去,这次薰没有再叫她。又是几个小时的流逝——美乐被一阵嘈杂声惊醒,她睁开眼睛,一道光线刺痛了她,有一瞬间的迷惘。接下来她听到了一些粗犷的声音从光源处传来。"停,停,这里有人!""好像有两个人,我们进去搜索一下,手电筒!""都活着吗?""应该是,啊!呼叫救护车准备救援,其中一人流了很多血!""天哪,一个人怎么会流这么多血,这样还活得了吗?真可怜!"美乐怔怔地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啊,她没有流什么血啊!将目光转向自己身侧,略略移动,薰从她身边滑下,软软地倒在地上。她痴痴地沿着薰的身体向下看,一个庞大的衣柜倒在他身边,一半压在他的左腿上,血液从下面大片地渗出来,他腿上的血渍已经凝结成大块大块的黑色。在薰破损的衣料中,美乐看见他小腿上暗红色的胎记,宛若一朵血红的蔷薇花,如此熟悉地绽放着,仿若令她怀念了一生的颜色,刻骨铭心的形状。美乐呆呆地望着那块震撼到她内心最深处的胎记,一句话也叫不出来,一滴泪水也流不下来,视线却模糊了。"快点啊,另一个人好像也不行了!"那边又传来叫声。美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发出蚊子般的一点声音:"求求你们,救救他……"……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乐闷闷地说

上一篇:美乐与铭亦面面相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美乐闷闷地说
    "美乐闷闷地说
    傍晚,美乐和薰坐在高雅幽静的餐厅内。美乐频频向薰张望,然后迅速低下头猛吃东西。"太棒了!""什么?"美乐警惕地退开一尺。"原来美乐喜欢吃西餐呀
  • 当雪儿知道蝶儿也收到邀请时
    当雪儿知道蝶儿也收到邀请时
    很久以前,在一个荒地里由一个面积很小的森林,没有人知道那儿有个王国,里面住的全是熊。而熊姑娘只有四位。两个母亲,两个女儿。两位姑娘都是王
  • 外表美不美不重要
    外表美不美不重要
    js06金沙官网登入 ,在一座美丽的森里里,动物们都有自己的好朋友,小孔雀却没有。小孔雀后来是怎样交到朋友的呢?想知道的话就跟着我去看一看吧!
  • 为了集体收益而不驰念个人得失
    为了集体收益而不驰念个人得失
    第四个字是“私”的成语、最后一个字以“私”结尾的四字成语及解释: 秉公无私——秉公:主持公道。指做事公道不掺杂私念。 床笫之私——笫:竹编
  • 要有新的定位
    要有新的定位
    新年畅想 篇1: 新年畅想 站在蛇年的末梢,在瑞雪之际回望,2013年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足迹。当2013年最后一张日历像一叶盼归的帆,高高扯起的时候,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