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与铭亦面面相觑
分类:科教文学

"薰是什么人哪?"美乐问道。"我们最小的弟弟,今年十八岁。"铭亦回答,"他是我父亲的养子,七岁的时候来到姜家,就像我们的亲兄弟一样。""是这样,可是为什么他会晕过去呢?"美乐又问。"他的脾气很古怪,对于亲手养的东西有很深的感情,而且本身身体也不好。没有去过学校,一直请老师在家里教。他见到自己种的白杨树受伤是会受到很大打击的,大概是这样所以才会晕过去。"铭亦奔跑得飞快,说话却气也不喘。"天哪,这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为白杨树晕倒的人吧?"美乐感到无法接受。一阵沉默……"美乐,这还不算夸张。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如果薰知道你刚刚将他的雪姬喝下了肚子,说不定他会当场死掉呢。"铭亦轻声开口道。所谓的雪姬,大概就是那只被华蓝做成汤的可怜鸡吧?像是玩笑的一句话,因为说话的人强行压抑的口吻,听起来异样骇人。美乐悲惨地意识到,铭亦并不是说笑。她的人生,真的会因此变得分外悲惨起来。美乐屏住呼吸,然后深深哀叹——跑得再快,也比不上车的速度。美乐和铭亦到达白杨树边的时候,树下已经围了一群人。美乐感到自己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是因为喝了那碗汤而心虚吧?美乐想。拨开人群,向中心望去。"搞什么呀你们,在这里发什么呆?薰呢?"紧随她的铭亦焦急地问道。白杨树下根本空无一人嘛!"铭亦,我们到这里的时候,薰已经不见了。"琛彬就要哭起来似的,无助的目光又投回到白杨树的伤口上,"怎么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该怎么办?如果薰有什么事,怎么办?"大家一阵沉默,全都没了主意,怔怔地望着白杨树。"喂,你们没搞错吧?什么怎么办,当然要先找到薰了。"铭亦一跺脚,声嘶力竭地喊。"大家分头找。"习辰的声音低沉地响起。听到他命令的口吻,其他人才仿佛大梦初醒。人群迅速散去……美乐弯下身,拾起地上的白色风衣,口袋的内边绣着娟秀的字迹——"薰"。"你也去找。"习辰冷冷地站着,不容置疑地开口。"呵呵,有空指挥别人,自己为什么一动不动?"美乐戏谑地向他笑。"我要安静地想一下他可能去的地方。"习辰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发现你这个人即使撒谎也完全不会脸红。"美乐轻叹一声。"什么意思?"习辰戒备地望向她。"因为我和你一样,已经发现了薰的藏身之所。"美乐笑容不减,伸出手向天空的方向指去,"他就在——上面。"当然,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薰长出翅膀飞到了空中。他真正的藏身之所,是白杨树。高大的枝干上正攀附着一位伤心欲绝的少年,用他的拥抱抚慰着心爱的受伤的树。并不是美乐与习辰一样有着优秀的观察能力。说来也巧,当她一站到树下的时候,薰的眼泪就不偏不斜地滴落在她的颈项里,使她立即发现了他。而她之所以没有迅速向大家指出他的所在,是因为她在看到他的同时,短暂地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看到了一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年。如此没有真实感,像是误闯入凡人眼眸中暗夜的精灵,肤色却出奇的白皙。整个人不沾一丝人间烟尘,仿佛任何一点尘世间的声音都会亵渎了他。"这是我们兄弟自家的事情,我想和他单独谈谈,你最好离开。"习辰说出自己的打算,他是因为这样才支走了其他的人。"我并非想留在这里做个好事者。"美乐翻翻白眼,可以的话她早回房间倒头大睡了,"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倒说说看自己究竟有什么能力令离地面足足两层楼高的薰安全着陆而毫发无伤?你以为自己是铭亦那种运动天才,还是华蓝那样的武术高手?"满意地看着习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美乐一拳打出,拳风簌簌,拿捏得当地在距习辰鼻尖一公分的地方停住:"而我,怎么说也曾是学校空手道社的(虽然只一年就因为天赋不足耐心有限退出了,呵呵!)。""喂!……"不理习辰,美乐转而双手拢在唇边向半空中的薰呼叫,"薰!你在那里干什么呢?"喊完这一句,美乐怔了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个男孩子开始垂着头专注地望着她,而他眼中深深的忧伤也被一种崭新的情绪所替代,那是一种终于寻获了丢失多年宝物欣喜祀的眼神。"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美乐使劲咽了咽口水,伸出手扯扯习辰。习辰立即打开了她的"爪子",抬头向薰担忧地望去。当他同样发现了薰神色上的怪异改变后,深深地一皱眉,一把将美乐拉到自己身后挡住了薰遥望的目光。"习辰,你为什么把她藏起来?我想看清楚她。"薰的眼中透出深深的失望,随即请求道。"她没有什么好看的,长得丑,脾气也不好。"习辰认真地回答他。"你说什么?"美乐在后面使劲给了他一拳。"长得丑有什么关系,脾气不好也不要紧。习辰,你把她拉出来,让我看清楚她。"薰的语气里有着深深恳求的意味,谁也无法拒绝这样的口吻。可是习辰是个超级冷血的。"她说她不想让你看见她。"习辰冷酷地回答。"我哪有这么说?"美乐不满地抗议。"为什么?她讨厌我吗?"薰几乎哭出来。这次不等习辰开口,美乐一脚将他踢开并朝树上大叫:"不会,不会,我不会讨厌你的,要看你尽管看好了,不收门票!"难得被人欣赏,还是个超级美少年,看多久都无所谓啦!谁知道她"曝光"还不到三秒钟,贼心不死的习辰又迅速挡了回来,并忿忿地向她吼道:"死女人,花痴啊你?""你骂我……"美乐激愤地揪住习辰的衣领。"你欠骂!"习辰横眉竖眼地挺身上去回应她。"我又看不到了。"薰难过地闹起别扭来,然后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这里看不到,我就跳下去看!""跳下来?""跳下来?"美乐和习辰同时花容失色。"对,我来了!"上面的人不给他们丝毫喘息思考的余地,一侧身就扑了下来。"让我来!"美乐一把推开习辰,向薰伸出手,"哇啊!……"她的头!她的屁股!她的脚!痛死了啦!……美乐呈一个大字形被扑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呵呵!果然长得不好看呀!……"趴在她身上的人毫发无损地笑起来。废话!谁在痛得脸部扭曲的时候会漂亮呀?"薰,你没事吧?"被美乐推倒在地的习辰紧张地爬起来扶住薰的肩膀仔细检查,然后重重松了口气。呜……她许美乐前世做了什么孽呀?遇上这么一对没良心的兄弟!"薰,快从她身上下来!"下一秒,习辰一把将薰揪到了旁边。算你还有点人性,终于想到帮我了。美乐想着,却看见习辰看看薰又看看自己的表情,对薰是毫不掩饰的担忧;对她,则如同避之不及的鼠蝎,仿佛如果薰再离她近一步,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有非常严重的恋弟情节,好恶心呀!"姜习辰,你这个变态!"支起身子,美乐毫不犹豫地挥出一拳。拳头被硬生生地接住。"薰!"美乐愣了愣。他不是弱质少年吗,为什么如此简单就抓住她的手?"你叫什么名字?"薰向她微笑,仍握着她的手。"许美乐。"感觉到薰紧紧抓着她,美乐红着脸喃喃回答。"美乐,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什么?……""什么?……"美乐的震惊夹杂着习辰的怒吼,两人张大眼睛相视一震。薰将身体凑近仍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的美乐,双眸含着魅惑的笑意,温柔的鼻息浮游在她的面颊周围:"我对你一见钟情哦。""你说笑吧?"美乐的脸部抽搐起来,刚才还说她长得不好看呢。"那就用行动来表示。"薰低头一挑秀眉。"行动?……"美乐的疑问还没出口,异样温柔的柔软轻轻落在她的嘴唇上。瞪大了双眼,望着紧贴着她微笑的皎好面容,那双轻轻合拢的眼帘浮现出醉意般的温柔。她不敢相信!她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首次见面的大男孩轻而易举地掠夺了!"许美乐!"回过神来的习辰一把将薰拽了开去,然后他凶狠地揪起美乐的衣领,一脸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表情。"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呀?我才是受害者!"美乐忘情地向习辰怒吼。"我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勾引他!"习辰一伸手将她按在了地上,仿佛随时要对她挥拳相向。"习辰。"一个人飞速地挡在了她和习辰中央,推开了习辰抓住美乐的手,"你想对我喜欢的女人怎么样?"这个姜家,实在太混乱了!所谓的天才,通常与精神异常只有一线之隔。"神经病!"美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朝身后喊,"铭亦表哥,铭亦表哥,找到薰了,你快过来!"数米开外清朗有力的声音第一时间给了她温暖的回应,铭亦焦虑担忧地答应了一声,人影光速般闪了过来。"铭亦!"仿佛看见久违的亲人,美乐感到一阵窝心的感动,就欲向其一扑而上……一双臂膀同时被两只手捉牢。一边是本着保护幼崽伟大情操的姜习辰,一边则是满眼忌惮已经把她归为私有的薰。眼前的景象令闻声赶来的铭亦顿时摸不清方向。"你放手。"美乐转过身,怒气冲冲地将第一目标锁定薰。虽然她比较讨厌的是习辰,但是谁叫薰就这样夺走了她的初吻,现在被列为危险人物一号。危险人物怔怔地望着她满口叫着的铭亦,困惑的神情令他的目光迷蒙得像梦一般。"美乐,我刚才那样做并没有恶意。""我能不能杀了你然后告诉你我并没有恶意?"美乐嗤之以鼻。"铭亦,把这女人带走!"习辰窥得薰精神涣散的当口,一把将美乐从他的掌握拉了出来随即向铭亦一推,"我告诉你,你路上如果敢勾引他我绝对不放过你。""姜习辰,你把我当什么了?狐狸精吗?"天!说是奇遇也不为过,怎么她一到姜家行情就变得这么好?这个姜习辰也太看得起她了吧,把她当采花贼似的防。要知道她在家乡的时候,就差没被起个什么"异性绝缘体"的绰号了。"没错。"习辰恨恨地一字一字地回答了她的疑问。无言!谢谢他哦,还真这样看得起她。"美乐,我还有话……"薰贼心不死。"铭亦快走。"一把拉上铭亦的手,美乐闪得像逃命一般。"你们两个不许牵着手,美……"后面的话因习辰用大掌飞速捂上他的嘴宣告结束。"铭亦,你别问我,事情的经过我一点也不清楚。"美乐第一时间打断对方的疑问,她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唉!好混乱哦!混乱的一天,混乱的人,可是不管怎么混乱也好,这样的一天总算过去了。不幸中的大幸——所谓的通宵Party也就这样不了了之。美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满足地咂着嘴翻了个身,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准备迎接窗外灿烂的阳光。但是……"得啊!"美乐一把抓起枕头向床边的人飞掷过去。趴在床沿睡得正香的少年被美乐的枕头正中头部,褐色的柔软头发被打得飞扬而起,缓慢柔顺地落下,好飘逸的发质哦!美乐怔了一下,可对方仍然毫无反应地睡着。是谁呢?美乐感到这身影有些熟悉,不由得凑了过去。一张白皙柔美的侧脸顿时映入美乐的眼帘,这张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天使的脸庞,不是薰是谁。"你这到底是什么嗜好啊?竟然跑到初次见面的女孩的房间来睡觉,色情狂!喂!——"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美乐怒气冲冲地在他耳边叫道。还是没有反应,这下美乐有点懵了。"喂,我在跟你说话呢,薰?"美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他。薰的身体果然动了动。吓死人了,还以为一大早就有人死在她的房间了呢!美乐一放心,又打算开骂。可就在这个时候,薰缓缓向一侧瘫去,身体一软,从床边滑落倒在地板上。他的眼睛始终紧闭着。"薰,薰?"美乐大惊失色地从床上跟着爬下来,跪倒在薰的身边。他的脸好苍白!美乐本能地伸出手去试探薰的鼻息。……呼!还活着,美乐大大松了口气,拉住薰的手想把他弄起来。好冰凉的手,美乐一惊。再仔细观察薰熟睡的脸,他不会就这样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她身边坐着睡了一个晚上吧?虽然感觉挺变态的,她还是有一点点感动啦!这个孩子,表达友好的方式也太激进独特了。美乐无奈地笑了笑。只是稍稍花了点工夫,美乐就将薰扶到了自己的床上,这孩子像羽毛一样,又轻又柔软。美乐感觉薰天生就能引发女性的母爱情怀似的,还不由自主地替他盖上被子,掖一下被角。真是的,她在干什么呀?美乐摇摇头,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她要好好地洗个澡,清醒一下才行……心里这么想着,美乐出了房间,这时候她才想到行李都在门岗,哪还有梳洗用具啊?可是一转念,姜家这么有钱,难道连管家用人之类的都没有吗?于是匆忙跑出门,在走廊截住一名二十几岁、高高瘦瘦却看起来很强干的男孩子。此人端着香喷喷的牛奶、硕大的特制热狗,走得急急匆匆。"先生,麻烦停一下。"美乐也搞不清该怎样称呼对方。"请不要叫我先生,叫阿亮就可以了。"此人大概第一次在这栋房子里被称呼为先生,一脸新鲜有趣的笑容,一开口就显得很有教养,"许小姐有什么事吗?"跟有礼貌的人说话,感觉就是不一样,美乐乐呵呵地扯开嘴。"我想要一套漱洗用具,像毛巾、牙刷之类的,请你帮帮忙。""没问题,我去帮您准备。"阿亮微笑着答应道,"小姐,下次您有什么吩咐可以打房间里的电话,我们这里装有内线,直拨9就可以了。""谢谢。"美乐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终于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美乐将头发高高梳成马尾,这才开开心心地跑到餐厅。"哐当……"推开门,四双眼睛同时望过来。哗!美乐有冲动伸出胳臂遮挡一下耀眼的程度。只见四位美少年统一穿着白色丝绸睡袍,每一张脸都堪与日月争辉,修长的身段因为着装令人不由得浮想联翩,严重影响到她的视力以及吃早餐的心情。男人家没事长得夸张成这样,真不知道多浪费!美乐偷眼看了看,薰也在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来的。"大家好!"美乐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回应她的是习辰的一声冷哼。琛彬疑惑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翻,估计已经遗忘了她的存在,然后恍然大悟地把嘴巴张成O型,随便一点头,注意力回归到手中的报纸里去了。惟一令美乐欣慰的是温暖友善的铭亦表哥,亲切地与她互相微笑了一下。"美乐,坐这边,快,这边!"美乐有冲动赶快晕倒,要死,薰此刻正伸长了胳膊努力地向她招呼着!她不要坐他身边啦,宁死不屈!"你坐到这边来。"冷然暗蕴怒火的语调令刚洗过热水澡的美乐硬生生地打了个寒战。姜习辰,让你平心静气地说句话会死啊?不过,虽然姜习辰是可怕了点,但总不会当众动手打人。可是薰那小子就不同了,要是等一下又发个疯给她个"清晨之吻",只怕她真要变成过街老鼠,跑也来不及。将薰的热情视若无物,美乐大义凛然地向习辰走去。"美乐!……"那边传来薰幽怨的召唤声,她装做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等一下,你站住!"习辰在美乐靠近他两米之遥的时候惊惶地喊出声。"干吗?"不是他自己要她坐过去的吗?"你坐到铭亦身边去吧。""为什么?"不是她不愿意,实在是这个人,变得太快了吧?"你的衣服还是昨天那一件吧?""什么?"美乐不解。"洗完澡也不换衣服,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习辰脸上的表情就像看见刚掉进茅坑现在爬出来的流浪汉,毫不掩饰他的厌恶之情。惹人厌的家伙!"薰,我坐到你那边去。"美乐一扬头作势转身。"美乐快来,我的热狗有甜蜜酱,分你一半。"薰欣喜若狂地回应道。"我来了,我这就来。"脚步刚一迈开,一只手臂就被拉住,使劲一拽,她便稳稳地坐到习辰旁边去了。"习辰!"薰抗议。"你坐好乖乖吃饭。"习辰的威严也不是盖的。薰嘟着嘴可怜巴巴的样子。"现在你不嫌我脏了?"美乐露出胜利的笑容,轻轻向习辰眨眨眼。"把你那种不入流的媚眼收起来,我最见不得的就是你这种拿勾引当嗜好的女人。"习辰一脸厌恶地扭过头去。"烂人!"美乐伸出脚狠狠地踩下去。命中!"啊!!!"惊天动地的叫声来自于拿着牛奶专心看晨报的琛彬,"是谁?是谁?""是他!""是她!"美乐和习辰同时指向对方。"铭亦,你说,是谁?"习辰一把抓过一直看着好戏的铭亦,令其立即被嘴里的牛奶呛了两下。"是,是……"铭亦为难的眼神老实地向美乐频频扫视。"呃……"望着将怀疑的目光转向自己的琛彬,美乐干笑两声,立即抓住救命稻草,"薰,你说,是谁是谁?""是习辰!"薰爱憎分明。"习辰,你为什么踩我?"单纯的琛彬立即相信。"什么?臭小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习辰瞪着一双牛眼对琛彬怒目相向。"我说,你干吗踩我?"这一边气焰也不弱,不怕死地继续嚎叫。"好了好了,习辰,上学的时间到了。"善良的铭亦忙出来调解。"今天不上学。"习辰气鼓鼓地靠着椅背瘫坐下来,将目光投向窗外,对他重色轻哥的弟弟彻底失望。他的弟弟则一个乐滋滋地望着美乐,一个仍怒火冲天地瞪着他。只有惟一善良温柔的铭亦一脸关心与不可置信:"什么?为什么,你今天不是有课吗?""是有课,但是我不上了。"习辰生硬地回答。"啊哦,优等生也要逃课喽。"美乐不屑地撇撇嘴,这年头学生都这么叛逆……"习辰你说笑吧?"铭亦仍不放弃,"你从来没有旷课的记录!""以后也都不去了,直到这个女的走了为止。"习辰轻描淡写地说道。美乐与铭亦面面相觑,这跟她有什么关系?随即恍然,又是怕她去"勾引"薰!真是的,她有这么大的魅力吗?薰根本就是个小孩子,把她当玩具一般。不知道这个高智商天才怎么想的。所谓杞人忧天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乐与铭亦面面相觑

上一篇:但有钱人和体面人未必都坐头等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当雪儿知道蝶儿也收到邀请时
    当雪儿知道蝶儿也收到邀请时
    很久以前,在一个荒地里由一个面积很小的森林,没有人知道那儿有个王国,里面住的全是熊。而熊姑娘只有四位。两个母亲,两个女儿。两位姑娘都是王
  • 外表美不美不重要
    外表美不美不重要
    js06金沙官网登入 ,在一座美丽的森里里,动物们都有自己的好朋友,小孔雀却没有。小孔雀后来是怎样交到朋友的呢?想知道的话就跟着我去看一看吧!
  • 为了集体收益而不驰念个人得失
    为了集体收益而不驰念个人得失
    第四个字是“私”的成语、最后一个字以“私”结尾的四字成语及解释: 秉公无私——秉公:主持公道。指做事公道不掺杂私念。 床笫之私——笫:竹编
  • 要有新的定位
    要有新的定位
    新年畅想 篇1: 新年畅想 站在蛇年的末梢,在瑞雪之际回望,2013年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足迹。当2013年最后一张日历像一叶盼归的帆,高高扯起的时候,咱们
  • 图为大会现场
    图为大会现场
    中新社厦门7月8日电波兰当地时间8日17时许,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会议上,随着大会主席雅采克·普尔赫拉敲下小锤,中国世界文化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