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部长说
分类:科教文学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吃过饭后,一家坐在客厅里说话,王长贵突然就给两位老人跪下了,然后声泪俱下地说:爸,妈,明天我和五月就要走了,别的都没什么,二老年纪这么大,我们走了,我真放心不下,出点啥事可怎么好。王长贵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感动得二位老人一直在搓手。王长贵又不失时机地说:爸妈你们放心,我和五月努力工作,争取早日调到你们二老身边来,为你们二老有个幸福的晚年,我们干啥都行。说完还咚咚地磕了两个响头。晚上睡前,又把地擦了一遍,还在二老的床头茶杯里续满了热水。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那天晚上,两位老人真的感动了。母亲说:这孩子的话说的,让我都想哭。杨部长说:我没说错吧,这孩子本分。母亲说:要不把五月他们调回来算了,咱们老两口也怪孤单的。有点啥事也没个跑腿的。杨部长说:我的意见呢,是想让年轻人在基层多锻炼几年再说。母亲这话就不提了。王长贵和杨五月走了没多久,杨部长中了一次风,送到医院里抢救了一阵子,终于好了,但精神和体力是大不如以前了。母亲又一次旧话重提,这次杨部长没再坚持,第二天上班后,找到干部部长,把自己身体不好,想把女婿女儿调到身边工作的事说了。果然,又是一个没多久,王长贵和杨五月双双地被调到了军区工作。王长贵在司令部里当参谋,杨五月在军区门诊部里当护士。王长贵的理想终于实现了。这一年,王长贵的职务已经升到了正连,杨五月是副连职护士,军区还为两人分了一居室的住房。也就是在这一年,杨五月怀孕了,又是一个没多久,生了一个女儿。母亲已经退休了,她呆在家里心甘情愿地为他们带起了孩子。生孩子这是王长贵的第二步,有时婚姻并不牢固,最为牢固的就是孩子,两人的骨血融在一起,彼此再也分不开,就什么都说不清了。姥姥、姥爷又异常喜欢孩子。这一点非常让王长贵满意,他暂时可以出一口长气了。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他也该满意了,和他同年提干的那些人,现在最快的也才是副连长,还有几个因为提不起来而转业的。想想自己,正连下来,马上就要副营了。一到副营就是另外一个层次了,如果老婆孩子不在身边的可以随军,当然,他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但下一步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分房子了,营职房两室一厅,也就是说在这个城市,他就可以扎下根了。他又想到老家靠山屯,他的心抖了抖。在军区大院里,他碰见过两次马八一,马八一复员后,进了公安局。现在的马八一一身公安制服。第一次见到马八一时,他没反应过来,还是马八一先认出了他。马八一大大咧咧地说:这不是王长贵了,出息了,跑到军区混来了。他认出了马八一,不知道说什么,只咧咧嘴。马八一就说:怎么样,我现在也是干部身份,你提了个啥官,是营呀、还是连呀,以后你转来,还不定干啥呢。说完马八一就走了。他看着马八一的背影,好半天没缓过气来,他又有了一种悲哀。这就是干部子女,他努力了这么多年,牺牲了那么多,人家干部子女转了个弯就赶上自己了。他悲凉自卑,他一直望着马八一的身影消失。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杨部长说

上一篇:庙号度宗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当雪儿知道蝶儿也收到邀请时
    当雪儿知道蝶儿也收到邀请时
    很久以前,在一个荒地里由一个面积很小的森林,没有人知道那儿有个王国,里面住的全是熊。而熊姑娘只有四位。两个母亲,两个女儿。两位姑娘都是王
  • 外表美不美不重要
    外表美不美不重要
    js06金沙官网登入 ,在一座美丽的森里里,动物们都有自己的好朋友,小孔雀却没有。小孔雀后来是怎样交到朋友的呢?想知道的话就跟着我去看一看吧!
  • 为了集体收益而不驰念个人得失
    为了集体收益而不驰念个人得失
    第四个字是“私”的成语、最后一个字以“私”结尾的四字成语及解释: 秉公无私——秉公:主持公道。指做事公道不掺杂私念。 床笫之私——笫:竹编
  • 要有新的定位
    要有新的定位
    新年畅想 篇1: 新年畅想 站在蛇年的末梢,在瑞雪之际回望,2013年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足迹。当2013年最后一张日历像一叶盼归的帆,高高扯起的时候,咱们
  • 图为大会现场
    图为大会现场
    中新社厦门7月8日电波兰当地时间8日17时许,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会议上,随着大会主席雅采克·普尔赫拉敲下小锤,中国世界文化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