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晓你名字
分类:科教文学

摘要: 那年的细雨绵绵,淋湿的衣袂你的脸。油纸伞下的稚气未脱的眼,你不知我姓氏,我不晓你名字。饥寒交迫的你衣衫褴褛的抬眼忘着我那个地方,有你的印记。就像是顽石与美玉的相逢,云与泥的距离。即使我拾捡起寸寸心意 ...

那年的细雨绵绵,淋湿的衣袂你的脸。油纸伞下的稚气未脱的眼,你不知我姓氏,我不晓你名字。饥寒交迫的你衣衫褴褛的抬眼忘着我……

那个地方,有你的印记。就像是顽石与美玉的相逢,云与泥的距离。即使我拾捡起寸寸心意却刻不下你。于是我以心脏为碑刻上你的名字,我相信等刻上一千遍就会成为永远。

你长大了,你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你说让我跟着你。

……

然后我仿佛忘了,忘了自己卑贱的出生,忘了俗世的红尘,忘了我是一个舞妓。我只记得,你还是油纸伞下的……夜歌!

有一天,她闯入了你我的视线。不,她重回了你的视线。就像这时间最尊贵的一朵花,华丽的裙摆扫碎我满地的介意。原来还有一个人一直活在你的生命里。

你说,跟我走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然后,我就真的跟你走了,回到了真正属于你的地方。那个叫圣海的地方,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是被放逐的王储。一个被命运短暂遗弃的人儿。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只是我却仍然是一名舞姬。一个只能用舞蹈诠释自己的女人。

那天,我独舞的身影被另一个人瞧见,炙热的目光将我焚尽。我僵立了片刻,眼睛无意扫过亭廊的角落熟悉的你那双眼。一种醉人的疼痛弥漫开来,那是你的笑容倾国倾城。因为你的那张脸胜过世间所有女子的美丽。一张近乎夜的妖娆的男子的绝世容颜。

我突然抬头想象,我的存在是因为什么?

大红的灯柱闪烁,是你的婚典。你要娶她了,那个女子有着最华贵的名字,雪凰。

然后我没有哭,因为我从来没有为你哭过。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事情。我找不到理由哭泣。可是为什么眼睛搁着好苦涩,直至干裂了心脏的感觉。那个叫夜歌的男孩呢?已经长大了吧。

一切仿佛平静的过了。我很少见到你了,我想我要离开了。

你拦住了我的去路,当我看着你的时候。我觉得陌生而熟悉。你说,我大哥喜欢你,他要娶你为妻。

我别过头,不再看你。然后大步往前走……你在我身后说,嫁给他吧,他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然后我停住了,然后我真的嫁给了他。然后在我的婚典上你毒杀了他,用一杯合欢酒毒杀了他。

我没有哭,因为我早已猜到。然后我成为了不详的女人被赶出了圣海。

于是,我背负着记忆踏上了不能回归的旅途,我要忘了你。

一天天,一月月……时间仿佛已经遥远。我仍然在酒楼跳舞,用卖笑的钱维持着生计。过去我要养活的是两个人,现在我只是一个人……

我以为我就可以这样一辈子,一场雨的时间抵不过翩跹起舞一瞬间。也许,你和我注定永别!

夜依然肆意的绽放迤逦,再次我邂逅了你。

锦衣玉带,气宇轩昂。一张美丽的脸足以令夜心声嫉妒。我转身便逃,你拉住了我说,跟我回去吧,我会照顾你的。

我凄婉一笑,你还会对我好吗?

你点头,我默许的点头。就那么轻易的屈服、妥协。因为我真的以为,真的相信,你会对我好的。

然后我回了圣海,那里所有人用一种近乎愤怒的眼神看我。我无法坦然,可是我还是面对,至少你还在。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回来。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我回来。后来我才知道,回来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你为了把我送给另一个男人。那个曾经无意瞥见我独舞的男人,连玄

当我问你为什么的时候,你只是说,他喜欢我,非要我不可。

我知道他 们家族可以巩固你的王位,我再一次被你利用。

我终于哭了,哭的那么凄惨那么无助。一条手帕呈现在眼前,惊抬首是连玄关切的眼。

他说,只有他才可以让你回来。嫁给我好吗?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连玄的眼神多么熟悉,好像多年前的油纸伞。我真的成为了他的新娘,收拾我所有的悲伤嫁给了他,连玄。

慢慢的,我开始相信我真的可以幸福。因为连玄对我真的很好,好到让我心疼……

三年后,连氏一族族长因为诽谤新王暴政而被诛。连玄带着我连夜逃出了圣海。可是却没有逃过你的亲自出马。

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言语,你杀了连玄。鲜红的血染红了我的裙摆,他倒在我的膝盖上说,如果可以活下去……我会对你好的,一辈子……

我仿佛可以感受到心里的某处裂开了,连皮带肉的痛。无法压抑的痛楚烧灼着我的四肢百骸,我再也无法原谅你对我的伤害。

你走到我身边轻轻的说,跟我回去吧。

我用尽所有力气狠狠一巴掌打向你的脸颊。看着你嘴角渗出的鲜血,我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长笑,然后掏出袖中的匕首刺入自己的胸膛。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会对我好。

初遇的时候你说会对我好,嫁给你哥哥的时候你说会对我好,再次找到我的时候你也会对我好,可是我从来没感受过你的好而用尽自己所有的好。就连最后一点属于我的好也被你扼杀了。这就是爱情中的好吗?

然后我闭上了眼睛,你一直不知道,多少年了你都不知道,我的名字是……妓歌!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晓你名字

上一篇:在萧瑟的秋风中轻轻地舞动着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也作为妻子和儿女的统称
    也作为妻子和儿女的统称
    757年4月,杜甫侥幸从贼营逃了出来,直奔当时朝廷所在地凤翔县(在长安西三百里左右),被授予左拾遗之职。这年闰八月,肃宗特许他还家省亲,一家人
  • 潞茜对苏菲讲
    潞茜对苏菲讲
    今天是周六,苏菲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潞茜的婚礼。她光脚下床,在衣柜深处取出自己最喜欢也最得意的藕色长裙,好多年都没穿了,也不知还穿得
  •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二月二十日前后,匈兵部卿亲王亲赴初做进香。他早有此打算,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决然前行,多半是因为途中可在宇治泊宿。有人道:“宇治”与“
  •   ●阎王爷好见
      ●阎王爷好见
    ●阎王不嫌鬼瘦 ●阎王开酒店,鬼也不上门 ●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四更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 ●阎王爷喜欢伶俐的小鬼 ●阎王也怕鬼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