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体上出发一个地方的地质结构从大部分山脉
分类:科教文学

摘要: 我和我的队员一路由南向东从,南岭、雪峰山、大别山、太行山、长白山、一路出发横跨纵多山脉。现在位置在大兴安岭,接下去准备从东边往西边一路回去,我们是一队勘测地质的队伍,勘测的内容一般用不上,但是这些质料 ...

我和我的队员一路由南向东从,南岭、雪峰山、大别山、太行山、长白山、一路出发横跨纵多山脉。现在位置在大兴安岭,接下去准备从东边往西边一路回去,我们是一队勘测地质的队伍,勘测的内容一般用不上,但是这些质料对地理的贡献上是无可厚非的。

这个过程持续了两年之久因为又太多质料需要记载,每个地方的地理形态,地质变化多如牛毛,说白了这两年的时间也只能做个大体上工作,细微的如某某地区什么溶洞,什么滑坡什么地下水源,这些基本无法顾及。从大体上出发一个地方的地质结构从大部分山脉是可以看的出来的,至于一些奇怪的地方那还是留给科考队去研究吧。

老张是队长,戴着眼镜忠厚老实,皮肤黝黑四十好几看上去有六十了,常年在外跑的人就是这样。陈麻花女的麻花辫,个高也黑说不上难看也不能说好看,大大咧咧的性格。王媚儿,娇小皮肤白泽这两年才加进这个队伍中来,心眼多。陈胖子,胖子一般都比较老实,个高人胖坏起来谁治得了他,不过这个胖子比较滑头人不坏倒也说不上优点。

我们这伙人五个花了三天时间,在从脚跟爬到山上,现在处于大兴安岭半三腰位置,常年爬山下水的就算是女生也练得一副好身子骨。

加把劲再过三个小时就天黑了,必须在那之前赶到前面空地,不然晚上就要在悬崖边上过了,此时地形已经属于山体了,基本没有太多空余的地势可以让你走走停停休息,一鼓作气上去要休息也得在悬崖上。

终于在最后一小时的时候,爬到了一块足以放置帐篷和材料的地方,我们上山当然不是像,电影里那种拿着一把登山锥,一扣一扣的在悬崖上攀登,那种有几条命也够用,我们这种没有专业攀爬的经验的做不来这些,上山是有路的,就是难走。

到了这块地方全都累坏了,坐着喘气,一路上来没有合适地方可以休息,到处坑坑洼洼,丛林密布,在山里走很危险,有的地方落叶很深,久而久之就形成沼泽这些藏在树叶下的沼泽,一不小心踏进去就很难出来,有些这种树叶下藏着一些吃肉的虫子,成群结队动物要是不小心进去基本只有骨架出来。所以我们都会备着一根棍子,树林里草丛边包括脚下都靠这根棍子探路。

好了时候不早了赶紧把帐篷盖起来,老张发话了。男的负责劳动力女的煮饭生活。吃饭时大家说说笑笑,也算是缓解一天的疲劳,王媚儿说:不如我们说点恐怖的,听说大兴安岭有一些古怪的传说。

老张不乐意了,说道:出门在外多少留点口德,这种事要讲回去有的是时间讲。我心里支持老张的看法但是也没有表态。王媚儿一直看不惯老张的古板做法,取笑他老土迷信。老张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一个人存在往往有他的价值,特别是领队的,搞科学的没有一个是迷信的,说有信仰可以但是在科学面前大家肯定选在后者,常年在外跑靠的就是经验,老张不愿意提这些看他表情,应该是有过这方的经验。

陈胖子在一旁说道:媚儿你也少说两句,神神怪怪的东西本身就子虚乌有,说多了反而自己吓自己。你要是想听我们单独去说你看怎么样。胖子的猥琐起来真的很猥琐,那张胖脸表情一动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坏事。

王媚儿倒是不接受这种"好意"撇了撇嘴说:谁稀罕。

大家笑笑半小时后没有话说了,就各自回帐篷去,一人一个帐篷比较小背起来也不费力,毕竟要带的东西也多,不太可能背着一个三四人住的帐篷,那样太费空间和力气,不过女生一般比较胆小,王媚儿就和陈麻花挤一块。

现在九点多,大家休息的早,正当我昏昏欲睡时,听到外面有动静应该是谁起来上厕所,没有在意,过来一会一声尖叫,把我吵醒。赶紧拉开帐篷出来,前面火还没灭只见陈麻花不知道在叫什么,仔细一看地上躺着一人,这时候胖子和老张也各自出来,跑进一看地上那人正是王媚儿,背上插着一把刀,我过去一摸脖子人已经断气,血还在留看来死了没多久,王媚儿睁着眼睛死相狰狞。

一下只所有人都炸开锅,一时不知道怎么办。还是老张先镇定下来,指挥着人把王媚儿尸体包起来。事情处理完后四人坐在火堆前没说话,面面相觑彼此不知道想着什么。陈麻花先说话:要不报警吧。

老张说:这里电话根本打不出去,看来只能明天从原路回去,到有信号的地方再报警。

话说完大伙对眼看了下,又陷入沉思,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关键点没人愿意捅破。在纠结了半小时左右,我看陈麻花快憋不住了,果然她还是先开口道:我想你们在想什么不用说也知道,王媚儿明显是被人杀的,而且凶手就在我们几个中间。

说完又安静了,火烧的越旺周围越安静,陈胖子说:跟媚儿一起就是陈麻花你了,杀她的人最有可能是你。

陈麻花这下炸了,陈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我杀的人,我会第一个发现吗。陈胖子冷笑道:呵很多凶杀案第一个发现死者就是凶手。

陈麻花更加生气,子你别血口喷人,你一直在追王媚儿大家都知道,而王媚儿一直连正眼都没看过你,我看你是气急败坏杀人的吧,陈麻花在旁讥讽道。

陈胖子摊了摊手,你要这么想也可以,你陈麻花也有动机杀人,两年前王媚儿入队的时候就曾勾引过你男朋友,你和你男朋友最后分了不都怪她,你只是嘴上没说,大家心里都明白你跟她早有隔阂,没解开,我看你是趁着这个机会杀人吧。

两人转眼就骂了起来,老张喊了一声够了,吵什么吵。

陈麻花气急败坏说道:老张我知道你,王媚儿平时根本不听你的,对你尖酸刻薄,我看你也有动机杀人。

这下好了三人都争执起来,场面一看就收不住,我喊了声你们都他妈少说两句,要说动机大家都有这里就四个人,谁都逃不了干系,谁他妈都有可能杀人包括我!都少说两句。

这下安静了但是眼看都了隔阂,大家都对,对方提防着。我说:急也没用,我看了三人一眼接着说:凶手就是我们四人其中一个,但是现在不知道谁,谁都嫌疑,我看这样,我们说说当时,都在干嘛。

我先说:我们是九点就各自进了帐篷,现在十点多一点,王媚儿就是在这一个小时中被杀的,好了说一下你们这一小时都在做什么。

我说我先来,我说当时在用笔记本电脑玩游戏,我拿出电脑你们看这是"荒野求生"这一小时都在玩这个,这个游戏要是人不在很快就死了,你们看我没玩到现在,我人物定格在十点半,我指了下左上角的时间,上面会记录每天的时间,你们看我人物死的时间正是我从帐篷出来到现在半小时,时间显示我一直处于游戏上,从九点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没有离开过。

接下来胖子该你,胖子描述道:我进去就开始看书,你们看我来的时候就从手机载了一部小说,说着话他拿出手机,你们看,手机屏幕还定格在小说上。

接下来是陈麻花:她进去休息后就没直接躺着睡觉,过程王媚儿起来上厕所,但是过了很久都没回来她就出去找,这才发现王媚儿已经死了。

老张说:他进帐篷后就一直在写,行程日志,我看了一眼都是今天的过程,而且写了很多,显然花了不少时间。

我说:这下好了我和老张都有证据证明这一个小时中,我们嫌疑是最小的,我有电脑游戏时间证明,老张的日志也不可能一下只写好,如果他要杀人等王媚儿出来,杀完人在进去写,明显不可能,再者没人知道王媚儿什么时候会起来上厕所。

但是陈胖子你和麻花明显嫌疑最大,小说什么时候看都可以这不能证明你这段时间就一直看。

陈胖子看了一眼陈麻花冷笑道:到时候报警不就知道。不在说话起身回去躺着。

陈麻花在背后骂了一声心虚。也跟着回去,这时老张找我讲话,问我这件事怎么看,从在场看明显我最没有嫌疑,所以老张找我,我看了一眼,说白了我并不信任他:一通敷衍就起身回去了。这一晚没人敢睡。

早上我们把王媚儿的尸体包好,用树叶盖着走的时候留了记号,方便下次带警察上来。

接着打道回府,原路返回来的时候花了三天时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回去也会拖延几天,一路无话到第二天晚上,吃完东西各自回去休息。

什么人!是胖子那边的声音,听声音是胖子喊的。我们赶紧各自出来看,胖子不知道在帐篷外找什么东西,我过去问他怎么回去,胖子说:他快睡着的时候帐篷被晃了一下,他醒来拿起手电照发现没人,以为是错觉这时看到用手电打过去的方向,有一张手樱

我顺着胖子指的位置看去,果然在他帐篷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印着一张血淋淋的手樱这下大家都慌了赶紧看对方手,发现没有大家手都没问题。旁边的老张好像发现了什么,叫我们去看,这时我们看到胖子的帐篷外,有一枚戒指。

陈麻花惊呼一声,声音忍不住的颤抖那是…王媚儿的戒指…是她的她回来报仇了。

此时我流了一身冷汗,没错那戒指是王媚儿的没错。陈麻花喊道:指着胖子喊肯定就是你干的是你杀的人,现在她来找你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胖子骂道你他娘的别乱说,是人鬼还不知道,如果王媚儿就在附近,我去给你们找出来。说着话就要走,老张说:你等等大晚上你找什么,这里人都有嫌疑,谁敢保证你这一走还会回来,林其把他捆起来。

胖子看了我一眼说:林其你该不会不相信我把。

我说:现在你嫌疑最大说什么都很难相信,还是先把你绑起来。说着我就拿出去绳子。

胖子喊道:你敢绑老子试试。

老张掏出一把枪,那是出门防身的,此时他也火大,掏出枪指着胖子,你敢动一下看看。

我看胖子被镇住赶紧去绑他如果他是凶手,被他跑了可不好,胖子骂道:你本事你就开枪!

就跟我们扭打在一起,胖子力气很大我根本扭不过他,很快被压倒在地,胖子掐着我脖子,恶狠狠到看谁敢绑老子。

砰的一声枪响,我感觉脖子的压力变小,开枪的是老张,我推开胖子此时胖子背部中枪,看来是打中了要害,嘴里出血,我赶紧过去看他,他抓着我的手要跟我说话,但明显有点说不出来,断断续续能听出他说自己不是凶手。没多久胖子就断气了,陈麻花傻在一旁发抖,老张开完枪就没了动静看来也杀住了。

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他会反抗…我不是故意的…老张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过来很长时间,老张开口:人是我杀的,等回去我会自首的。

我见他把胖子的尸体放到睡袋里,照着王媚儿的样子埋了起来,做完这些就回去帐篷里。

我坐在火堆旁边,心想一下死了两人,而且凶手还不知道是谁。陈麻花坐在我旁边突然开口:林其你有没有觉得老张的反应过头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开枪埃

我看着她说:你想说什么。

陈麻花说:我觉得,根本没有鬼都是人搞出来的,而且现在老张的嫌疑最大,胖子被杀了,而且他手里有枪。

我说:你有证据吗,没有别乱猜,老张说了他会自首的。

陈麻花冷笑:"自首"你信吗现在枪在他手里如果是他杀的,他会自首才怪,我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很快就轮到我们了。

沉思了一会觉得没错,现在凶手不知道是谁,而且胖子死前也没说自己不是,我到相信人都快死了应该不会骗人。我说:那怎么办。

陈麻花说:现在最大的危险就是枪,我们去让他拔枪交出来,如果不肯那他就是凶手,我们在合力制服他。

我心想也只能这样,老张年纪大了,不像胖子,制服他两个人没问题。

我说:好走。我们去找老张,他正在发呆,我先开口:老张你说你会自首的,现在枪在你手里,而且你刚才的反应又过激,我们都怀疑你,你还是把枪交出来让大家都放心也好。

老张看着我,叹了口气,把枪拿了出来,我看着小心翼翼只要有什么不对马上上前抢夺,过程很紧张,还好没有发生意外,拿到枪后我卸下弹夹放在一边。

陈麻花说:还不行我要搜你背包,谁知道你还没有带什么。

老张瞪了她一眼,把包扔给陈麻花。陈麻花接过包开始检查,我一直盯着老张,不敢放松。

这是什么!陈麻花说着话,从包里拿出一双手套,其中一只还带着血,里面还套着一只塑料的手套。

老张两眼瞪的老大,一把抢过来,说;这不是我的,我没有这个东西。

陈麻花赶紧退到一边说:包都在那你边难道还有人动过不成,呵你就是用这种办法陷害胖子的吗,一只塑料手套,一只带血两只套起来,我说怎么大家手上都没有血迹。

老张急的站起来,抓住陈麻花说:不是我的有人陷害我。你们相信我。

陈麻花说:留着跟警察解释吧。

砰的一声,一股血溅了陈麻花一脸,没错开枪的是我。陈麻花尖叫的推开老张问我干嘛开枪。

我说他是凶手不打死他,接下去还有一天半的时间,你敢保证他不会做出什么事情。

陈麻花瘫软在地上说:这下好了死光了剩下我们两个了。

我走进去拍了拍她肩膀说道:放心吧,还没死光不是还剩下你吗。

陈麻花惊恐的看着我,"你什么意思".

我说:还不够明白吗你也得死!

陈麻花站起颤抖道:为什么…

我哈哈大笑你们真傻,从头到尾都是我做的,包括老张包里的手套也是我放进去的,从头到尾没人怀疑我。

陈麻花说:不可能包都在老张身上背着你怎么可能放进去。

我说从一开始我就做了这个计划,你们吃饭的碗里我都放了适量的安眠药,这些药会让你们一段时间很困差不多十分钟,我一开始就没在王媚儿的碗里放药,那天是等你们睡着叫王媚儿出来的然后杀死她的。电脑里的游戏的早就调好了,你们真是白痴!不知道调电脑时间,游戏也会自动跟着变化吗。

陈麻花惊恐道,那他们都睡了怎么没人说过!

我笑道:谁没有私心啊,就是因为没人说自己睡着过,说了自己睡着了还不是增加被怀疑的程度,而且药效很短就十分钟我试过,没人会在意自己打瞌睡的。今晚也是一样我在你们碗里放了药,在潜到老张那里把手套放在他包里。要怪几怪你们自私吧,都为自己考虑。

我接着说:事情果然按照我的想法进行,如果老张不开枪我还有点麻烦,没想到他还真开枪了。

陈麻花慌了,喊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我说:五年前王媚儿还没进来的时候,我们一次勘测过程中出了意外那次死的是我女朋友你们阻止我去救她,就该想到会有今天,正好王媚儿补空了这个位置,好让我实施这个计划。

不是我们不让你救,那时候你去救你也有危险碍。

你留到下面再跟小玲解释吧。

再见。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大体上出发一个地方的地质结构从大部分山脉

上一篇:不红不甜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也作为妻子和儿女的统称
    也作为妻子和儿女的统称
    757年4月,杜甫侥幸从贼营逃了出来,直奔当时朝廷所在地凤翔县(在长安西三百里左右),被授予左拾遗之职。这年闰八月,肃宗特许他还家省亲,一家人
  • 潞茜对苏菲讲
    潞茜对苏菲讲
    今天是周六,苏菲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潞茜的婚礼。她光脚下床,在衣柜深处取出自己最喜欢也最得意的藕色长裙,好多年都没穿了,也不知还穿得
  •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二月二十日前后,匈兵部卿亲王亲赴初做进香。他早有此打算,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决然前行,多半是因为途中可在宇治泊宿。有人道:“宇治”与“
  •   ●阎王爷好见
      ●阎王爷好见
    ●阎王不嫌鬼瘦 ●阎王开酒店,鬼也不上门 ●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四更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 ●阎王爷喜欢伶俐的小鬼 ●阎王也怕鬼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