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着……
分类:科教文学

摘要: 流年,左边心跳的日子我想看一场盛大的流星陨落的过程、然后我要不停的许愿、许到沧海桑田。我是一个寂寞的孩子。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着我叫许飞。我是个男孩,没事的时候通常上午睡觉到十一点,吃完饭便开始我 ...

流年,左边心跳的日子

我想看一场盛大的流星陨落的过程、然后我要不停的许愿、许到沧海桑田。

我是一个寂寞的孩子。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着……

我叫许飞。

我是个男孩,没事的时候通常上午睡觉到十一点,吃完饭便开始我的穿越火线,热火朝天的玩到爆了五百个头才收拾着去采蝶轩吃我的饮料餐。我喜欢卡布奇诺,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像女孩子那样矫情,可以在采蝶轩拿这种饮料当作晚餐。因为卡布奇诺是世界上最苦的咖啡,而我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品尝着这苦味,也许抑或大概是为了欲盖弥彰什么吧。这样我可以熬夜到很晚,频繁的写一些不大能称为小说的零散文字。都是别人的故事。我从来不写自己,因为实在没得可写。有时候写的累了便打开酷狗,听听我喜欢的《世界末日》,其实刚学会《知足》,睡觉前总会跟着节奏哼唱一遍,唱完便是南柯一梦。

阿布是我的邻居,和我一般大的男孩,从小只跟父亲过,家里比较穷。但是从小我只和他玩,每天都会像亲兄弟那般黏在一块。阿布每次来我家找我玩的时候奶奶都会很反感。看着阿布脏脏的样子,奶奶总是很厌恶的说我不在叫他不要来找我。所以每次我都会从后门溜出去,阿布笑笑的等在那里。

奶奶是个极其严肃的人,在家里而且享受着蛮不讲理的权利。四岁那一年,母亲带我去超市,从小喜欢好奇的我因为惊羡于那里的琳琅满目,于是一不留神松开了母亲的手,在人迹熙攘中丢失了母亲的踪影。半个下午我哭着蹲在柜台的角落不言不语,直到后来母亲和父亲还有奶奶一起找寻到了我。为此母亲被奶奶生生革去家庭主妇的职务。那个时候挺讨厌奶奶的,为她的专横跋扈为她的不通情达理。所以之后每当我想记起些关于奶奶的往事时我都不知道该回忆些什么,那么的无奈。

顾城说:"有很多时间,像烟。"

"没有时间的今天|在一切柔顺的梦想之上|光是一片溪水|它已小心行走了千年之久。"

可今天的时间在哪里呢?是在滴滴答答蠕动的钟里么?

烟散了才知道什么叫做没有了。

那一年我八岁,原本安宁的世界懵懂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将是一个填满悲伤的沟壑年头。

那一个昏黄的傍晚,当我和阿布还在花园里惊喜于发现的一只蝉蜕时,母亲的肉体和灵魂已经在翻滚的车轮下碎成了永远的噩梦。我哭着跑回家,看见母亲血淋淋的尸体躺在放了冰块的床上。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做生离死别,只是那一夜我默默唱了一宿的哀歌。为离去的母亲,也为我自己。

仿佛原本睡在襁褓中的宝宝,幸福的依赖着母亲的奶水,在某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狼叼走,吮吸着狼的乳头成了"莫须有"的狼崽,那么的无助。

可是生活依然继续,太阳每天照样升起。虽然我的世界再也不能够完全的平静。

一下子突然失去了母爱,感觉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在昏昏欲睡。阿布每天陪在我的身边,不着边际的跟我聊些愉快的话题。在那些个迷茫的日子里,我突然感觉到我和阿布是同病相怜的两个人,一样的没了母亲。而或许我比阿布更凄凉,阿布从出生就开始习惯没有母亲的生活,而我不是。

那段艰难的时光,是阿布将我从灰暗的边缘一步步背了出来。

再次看见阳光的那个清晨,我的唇角荡漾着黯然的笑!

我和阿布开始上学,每天穿着一样的白色体恤一样的牛仔裤一起骑着单车往返于学校和家的途中,像两个纯情的天使,折翼在美丽的人间过着人的生活。

认识夏妮儿对于我和阿布来说,是生活中一件重要的事。

夏妮儿是在路上总是爱和我们搭讪的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其实之前我们并不相识直到她说她也是二一班的学生。有一次阿布问她:"为什么老跟着我们呢?"

夏妮儿说:"看你们两个挺好玩的,总是在一起不跟其他人一起走。"

于是我揶揄道:"那你说我们哪里好玩呢?"

"嗯不知道,就是很可爱,感觉你们好亲切。"

我们无语。

但是总之我、阿布还有夏妮儿开始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偶尔一起去爬郊外的小孤山。原本我和阿布都是比较缄默的男生,有了夏妮儿我们感觉生活更加释然。

我们常常在一起讨论一些稚嫩的话题,有时候会聊到天昏地暗,有时候又会弄得不欢而散。就像夏妮儿问我们:"你们知道企鹅为什么只有胸脯是白色的而其他地方都是黑色的吗?"

阿布说:"那还不简单吗,企鹅总是趴着睡觉,所以阳光总是晒不到她的胸脯,而其他地方都晒黑了。"

于是我痴痴地笑他:"你的答案也太白痴了吧,那企鹅为什么脸也是黑色的呢?我告诉你吧,那是因为企鹅的毛是黑色的。企鹅全身长满了毛,唯独胸脯没长。"

阿布立马骂回来:"你才白痴呢,你见过胸脯没长毛的企鹅吗?"

我说:"那你见过企鹅吗?"

"没有。"

"那你怎么就知道企鹅胸脯就一定长毛呢?"

看着我和阿布争论,夏妮儿在身边笑到泪流。末了,夏妮儿说:"你们都别吵了,你们太笨了。答案是企鹅的手太短了,每次洗澡她只能够的着胸脯,所以胸脯就越洗越白咯。"

我和阿布一起无语。荒诞的结果,白痴的无可救药。

萨奇是我在网络上的聊友,每次我们在网上碰到一起时都会天南地北的瞎扯乎,她聊她的天文地理我说我的文字和喜爱的歌曲。突然有一天萨奇说我们见面吧,我说不能够吧。为什么要见面呢?一对陌生的人。我说过我本来就是个寂寞的人,内心的世界从来不愿意和陌生人分享,与萨奇聊天只是为了排泄心中的空虚。而和一个从未谋过面的人真正像熟人那样面对面时,我不敢。

一九九八年,当我还在沉浸在失去母亲后刚刚缓过来的短暂平静时,许岸伟往家里领回了一个女人。我的父亲许岸伟大人是个监狱狱长,在外面所有人都觉得他很风光很体面,是个雷厉风行的大人物。可我一直不这么觉得,至少他不是个好父亲。每天赶场似的应付于每个花天酒地的应酬,却很少在家,更是从未过问过我。之于家,在许岸伟的人生理念中挣钱才是王道。有时候我就想许岸伟一个小小的狱长会在哪挣那么多的钱呢,不过是个逢场作戏的人物罢了。

她叫李洁,很漂亮很年轻的一个女人。却又是毫不遮掩的"强势".从此李洁打理着家里的一切,包括我的衣食住行。可我讨厌约束,我过惯了放荡不羁的生活,就像没缰的马驹,突然让主人给带上了缰绳。所以我讨厌李洁。

我只觉得突然间我更加寂寞。呆在家里的时候,只是窝在自己的房间,除了应付吃饭的短暂时间。闲了的时候看看小说写写日志。累了便趴在窗前看看后花园的鸟兽虫鱼,看看青青的花草树木。在这样一个沐浴在柔光下的花团锦簇中,有时候我甚至想要是能做一棵小草该有多好。

奶奶和李洁吵架了。缘由是奶奶仍然企图想要巩固她在家里的领导地位。可是李洁说:"妈,您都老了,还操那份心干吗呢?现在都年轻人的天下了,您老都累死累活了大半辈子,还嫌不够闹心吗?该歇着了,哎您老剩下的日子儿媳妇来服侍您。"奶奶气的无语。而我本来就无语,谁能指望一个十岁的孩子做些什么呢?我曾经不喜欢奶奶,可是那一刻望着奶奶无奈的混浊的眼神,我突然觉得奶奶挺可怜的。

于是我更加讨厌李洁。她像个魔鬼,破坏了一整个家庭的温馨。

李洁是个令人讨厌的女人。当别的孩子还在家里看着皮卡丘想着麦兜的时候,李洁逼着我学各类的东西,绘画、钢琴、抑或是书法,都让我去学。我是个寂寞的孩子,常常寂寞到义无反顾的去叛逆。所以我习惯于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我讨厌李洁的聒噪。

朱德庸说过:"如果你在人群里永远最特殊、寂寞和陌生,如果没有了人群又变的不特殊、不寂寞和空白,那么请用一束彩色铅笔把人群里每一个人涂成各种颜色,至于你自己,等最后再决定要素描、要粉彩还是留白。"

于是我开始想象如果我将自己涂成红色或者紫色那将会是怎样的滑稽样。还是黑色好吧,谁也看不出我的本来像,夜里更是一片虚无。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小丑,在时光的缝隙中耍着滑稽的动作,苟且卖弄着自己那么一张花里胡哨的脸。有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就不能正经的跟着光阴往前走呢,那样一份青春年少的岁月。

我想,这些年我唯一的快乐就是和阿布还有夏妮儿一块儿分享着童年的时光,像三匹快乐的马驹,在稚嫩的梦里无忧无虑的撒开马蹄。

我记得小时候夏妮儿一直是个学习上进的好学生,又一直是班长,所以一直由她掌管着班级的纪律本,所以夏妮儿常得罪人。记得夏妮儿曾经被一个男生欺负,在她的书本上胡乱画满了道道。夏妮儿看见了之后立马就哭了,我和阿布跑到那个男生的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就把他按倒在地,而阿布硬是把他的书本撕开揉成团塞进他的嘴里。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骨子里哪儿来的勇气,总之感觉特别解气。代价是我和阿布被老班罚在室外站了一个下午。而我们就那样理直气壮的站在众人的目光中毫不低头。

我突然想起了一首歌,叫做《蒲公英的约定》--"在走廊上罚站打手心,我们却注意窗边的蜻蜓,我去到哪里你都跟很紧,很多的梦在等待着清醒。"

傍晚的时候夏妮儿买了好多零食她说为了犒劳我们的仗义怎么地也要向我们表示表示。于是我们一起爬上学校后的山坡,躺在温柔的青青草地上嚼着养嘴的野食唱着我们都喜爱的朴树的《那些花儿》一起看落下的红太阳。那天有微微的凉风吹起,我看见有成群的蒲公英在夕阳下飞扬,飘向躲在云朵后的星空,一直飘在远古的国度。我仿佛又看见自己像一只蜗牛在高高的树木爬行,我告诫自己"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他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任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总有一天我会找到我的天!"

我们一起信仰着上帝。我们常常去教堂聆听优美的圣歌,在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们如同虔诚的基督教徒恬静的手捧着红色的《圣经》,为自己祈祷,为人类祈祷!

阿布问我们:"你们相信上帝的存在吗?"

我说我信,因为我常常失落而又常常寄希望于对上帝的依赖。

夏妮儿说:"我不相信。但是我对上帝有一份信仰,确切的说我信仰的是精神上的那份寄托。完满!就像稚嫩的鸟追求蓝天,带着心里最纯粹的朴实,抬头仰望崇高的云彩。"

阿门!我相信每一个信奉上帝的孩子都有一颗纯洁的灵魂。

偶然的开始读《左耳》,拾起许弋和李珥的故事,重新品味饶雪漫细腻的文笔。曾经读过她的《沙漏》和《爱在仙境的日子》,每一个角色都带着自己的个性活着,永远是自己的那面唯美的镜头。

高三的那年我打球时弄了骨折。我不敢告诉家里,尤其在高三这么敏感的时期。于是我骗李洁说我这几个礼拜有补课就不回家了。我没有足够的钱买药,阿布贴光了所有的生活费。于是每天我一边吃昂贵的小药丸一边跟着阿布啃着两毛五的一个馒头。后来我总是会想起这段时光,患难之中的兄弟情谊。

六月的天空开始挂满阴郁的云朵。偶尔雷声响彻,暴风雨淋湿了被炙阳烤焦的日子。我终于顶着狂风暴雨顶着炎炎烈日在高考的刀刃上行走。六月二十五,高考成绩发榜。我考得是很二流大学的分数。阿布比我好,成绩差不多接近一类本科了。至于夏妮儿,那个恐怖的家伙,698分,榜眼。当我们都在为能上什么样的大学而发愁时,她却忧郁在清华和北大之间徘徊。多么欺人的世界。

我想念中文系。文字一直是我的爱好。我想人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活法而活。可是许岸伟却执意让我读法律系。他说既然是爱好就不要把它当成主业,更不能把它当成以后谋生的工具。他说如果那样你不觉得是在亵渎吗。我说如果不那样这辈子我离自己的爱好就越来越远了,就像当年你阻止我进篮球训练营一样,从此打篮球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奢侈。

但是天底下从来只有儿子妥协父亲的故事。我在泥潭里挣扎了几下然后就扑通陷了下去。填志愿的时候许岸伟亲自跟随,我填了法律系,但是我选了个很遥远的学校。去到离家更远的地方一直是我的小小心愿。

之后我才知道阿布跟我填的一模一样。我说您老怎么舍得屈尊降贵舍命陪我这小人哎。阿布说:"这为自家兄弟两肋插一刀算不得什么。"

离家的前一天我们一起爬了小孤山。在那里我们有憧憬过的未来,我们有聊不完的曾经。我们一起沉默,为这安静的天空。末了,夏妮儿笑着说:"真羡慕你们两,可以一直在一起。而我将是个孤单的小鸟咯,独自一个人飞。"

阿布一脸不屑的说:"得了吧,我要考你那么好,我也去北大了,天天陪你。"

"那你们会不会忘了我啊,夏妮儿苦着脸说"那样我就彻底孤单了。"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忘了你会遭雷劈的。"我喜欢调侃夏妮儿。

"那好,从明天开始,你们必须每天给我打两个电话,中午一个晚上一个。时长一个时辰。"夏妮儿嘿嘿的笑。那种得意的姿态令人发指的忘形。

我和阿布同时发出"啊"的凄叫!

夏妮儿一惊,僵在那里一半的表情。"喂喂,你们是不是不愿意哎,有没有良心啊你们。"

"愿意愿意,保管一定完成任务。"我和阿布同时相互使了个眼色。

其实真想画面定格在那里,有我们纯真的笑容和甜蜜的表情。在夕阳笼罩的黄昏我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

"鲜嫩的梦已经熟透,夕阳洒脱让剪影斑驳,旧旧的围墙外头,悄悄围起未来的轮廓。"

大学是个让很多人身心懒惰的地方,至少对于我来说。我喜欢校园里的树树草草,走过那里会偶尔的听见些虫鸣鸟叫声,久违的天籁之音,如同儿时的奶浆灌满了记忆的童真。可是当我走出校园,却再也捕捉不到飞鸟的痕迹,天空承载满了铜臭的气息,风声污浊,云也寂寞了。有时候挺想做一只寂寞的鸟,裹在寂寞的云里,白天黑夜里作着同样的不醒的梦。无忧郁的生活。

星期四上午我和阿布一起去上学校的公选课《信息经济学》。我们来的很晚,于是选了两个较偏僻的座位,其实人已经快坐满了。阿布看见桌子上有张卫生纸就拿来擦桌子了。后来蒋晓云就跑过来对阿布说这个位子是她占好的,证据就是那张卫生纸,她早上放在那里表示有人了。阿布一脸苦相的说:"姐,不带这样玩的吧。"但后来阿布还是让贤了,所谓的好男不跟美女斗吧。于是阿布在我身边站了一个多小时。知道她叫蒋晓云也是后来的事。总之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蒋晓云是个很漂亮的姑娘,穿的光彩夺目。如果搁在从前,我和阿布是不愿意和这种女生走在一起的,但是谁叫上帝无缘故的给了我们这份缘呢,或许他也知道我们太寂寞了,需要女生来滋润生活。

有很多人在大学的殿堂里找寻到了自由的足迹,他们在梦想的意境中肆无忌惮的挥霍着奢侈的青春。然而在现实的森林,他们早已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出去的路。我曾经在高数的课堂上听身边的一个孩子低着头闷声答了六声"到",还有三声是尖着嗓子替女生答得。我也见过学生会的一个部长从学院拿回许多盖了章的请假条然后发给室友说是以备不时之需。在大学里很多人都在放荡不羁的生活着,完了给自己取了个优雅的代号"堕落的天使".

我生日的时候蒋晓云送我一块CHANEL手表,特别精致,我不知道有多贵。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蒋晓云搀扶着我和阿布送我们回宿舍。路上阿布一路吐,搞得我挺好的一酒量恶心的也差点吐了。吐完阿布突然对着蒋晓云说;"晓云,我喜欢你,从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晓云,做我女朋友吧,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1我和蒋晓云都愣住了,不知道阿布唱的是哪出。

蒋晓云笑着说:"小布你喝多了。快回去洗把脸吧。"

阿布似是理直气壮的说:"我是认真的晓云。答应我。"

蒋晓云僵住了表情,说道:"小布,我们只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说完便甩开我们走了。

阿布有点失落,我陪着他在操场上坐了半宿。我说你想好了没有真喜欢她埃阿布说"废话"."你说我能追到她吗?"我含糊的嗯了一声。其实我也不知道。

蒋晓云还像往常一样和我们在一起,但是明显的有点疏远阿布。阿布也没闲着,每天晚上坚贞不渝的对蒋晓云进行短信攻击,似是势在必得。

蒋晓云开始对我诉苦,说他很烦。我默默的听她说话然后请她喝咖啡。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生活中总有很多事会那么的突如其然,让人不知所措。有时候像暴风雨,有时候像海啸而有时候又像彩虹。

蒋晓云对我说:"做我男朋友吧,我喜欢你。"

我愣了半天才张开口说:"不能够吧,阿布他喜欢你。他在追你。"

"可我不喜欢他,我只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我……可是这样太对不起阿布了。"

蒋晓云说:"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感情的事需要的是两情相悦,你侬我侬。"我说我不知道。让我回去想想。

回去想想的时候,我似乎发现自己的潜意识中对蒋晓云存在着某种念想,脑海记忆中蒋晓云的一颦一笑楚楚动人。或许我真的喜欢蒋晓云……

四天后我答应了蒋晓云……

生活的角落躺着一只黑色的猫,风将狂沙吹进来,刮伤了黑猫犀利的目光。于是黑猫闭上了眼。从此不再睁开,不愿意睁开。

我被阿布重重打了一拳,打在左脸。阿布冷峻着面庞说:"你小子够狠,老子为你什么都敢做,你他妈就这样玩老子。他妈真够兄弟。"

"不是阿布你听我说,蒋晓云……"

"甭他妈跟我提她,也甭说这些屁话。我告诉你许飞,以后别他妈让我再见到你。"阿布说完便冷冷地走开了。

我看着阿布渐渐消失的身影,突然间感觉特别失落,感觉到肚子里有某种东西恶心的想吐。

天黑了吧!

开始单独的和蒋晓云在一起,牵起她的手逛过大街小巷,买大大小小的浪漫。蒋晓云说她以后一定会嫁个有钱人,我说那像我这样的怎么办,她说你嘛还差强人意,以后就勉强嫁给你啦。我们每天都过着两个人的小资生活,牵着属于我们的情调。我似乎发觉我越来越真的喜欢蒋晓云了。见到蒋晓云时总会有一种暖暖的潮流在心里涌动。我陪她一起唱杨丞琳的《左边》:

总是忍不住寂寞掉下

眼泪

你才会给安慰

担心

短暂的晴天

随时

都可能

被阴狸收回

等待

甜美

我乐观却疲惫

因为

太怕失去你

所以连快乐里

都装满伤悲

不曾发觉

你总是用右手

牵着我

但是心却跳动

在左边

你和我之间

的遥远

永远隔着亲切

爱少的可怜

伸出

右手

想陪着你向前走

感受

你爱我的心跳在左边

那么深深

爱你的我

想信你会了解

总在

埋怨过你的冷漠

之后

又急着说抱歉

仿佛

向疏远的你

乞求一点体贴

都是我不对

结果

有可能最美

我做好了准备

也许

太自由的你

心里面那个家

谁也不能回

我一直相信

总有一天

你会用左手

牵着我走向明天

未来很遥远

却会实现

心在同一边

就能够

听见

你说的

那句

我爱你

你一定

看的见

我愿意倾听自己的心跳,在《左边》心疼你的心跳。画一张属于你的笑脸,放进总也写不完的故事里,慢慢沉淀。"好怕一放心睡了心跳在梦中不听话的就停止了。"

没有阿布的日子里,我会去校园后面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寥无人烟。然后安静的坐在那里一个人看枯草看残花看落叶,阴暗、潮湿抑或是一片死寂,这样颓废的环境里我安静的为自己祈祷,企图聆听到安详。天空有一片白云,藏着我可爱的梦想。

夜里喜欢一个人躺在床上靠着枕头写自己宁静的思绪,而这个时候我总是关上所有的灯,只任凭笔记本的屏幕闪烁着不耀眼的光,在黑暗里吞噬了我的身影。我天真的认为从此我只是活在光明中,在黑暗的边缘。

李洁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柳树下拥着蒋晓云仰望满天的星斗然后等待流星划过诉说我们的心愿。可是李洁告诉我许岸伟出事了。

回到家时奶奶在哭泣李洁不停地打着电话。许岸伟因为在职期间大量受贿而被彻查。正在监狱里等待法院判决。以前我不喜欢许岸伟,可是这一次我同情许岸伟也同情我自己。为了这个家庭许岸伟放弃了自己,放弃了生活。许岸伟曾经跟我说过说过"离去,让事情变得简单,人们变得善良,像个孩子一样,我们重新开始。"但是失去后,那份珍贵再也无法真实的存在。根本无法重新开始,就像失去翅膀的鸟,再也不会拥有蓝天。

李洁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取出了所有的钱,全部花在为许岸伟请律师辩护和填补资金的缺欠上,我每天睁开眼看着李洁一个月来为许岸伟里里外外打理着一切,自己却无能为力做些什么。最终的结案是许岸伟要做十年的有期徒刑。

正值暑假,李洁带着我和奶奶坐上了搬回老家的班车。路上我看着李洁日渐憔悴的脸,突然间觉得李洁没那么讨厌,反而有着那么一丝亲切。我低声问李洁:"为什么不拿着我爸的钱走呢?那样你会过得很好。"

李洁瞥过幽深的眼神,看着我说:"许飞,你知道吗,我一直爱着你父亲。当初也是因为爱他才决心嫁给他。无论你父亲做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我都愿意为他承担着结果。作为一个女人,在自己的男人身陷困境时,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离不弃。一直等他。"

我静静的看着李洁,眼睛里涌满泪水,我知道我在感动。

窗外草丛里我看见有个女孩在吹着竹笛,笛子的声音就象一条河,左岸是我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我值得紧握的璀璨年华,中间流淌的,是我年年岁岁淡淡的感伤。

郭敬明说:" 从蛹破茧而出的瞬间,是撕掉一层皮的痛苦,彻心彻肺,很多蝴蝶都是在破茧而出的那一刻被痛得死掉了。"我是一只破茧而出时痛得快死掉却没有死掉的蝴蝶。

当日子成为旧照片当旧照片成为回忆,我们成了背对背行走的路人,沿着不同的方向,固执的一步一步远离,没有雅典,没有罗马,再也没有回去的路。

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我一直阴郁着,不敢出门,不想见任何人。我关掉手机,将灵魂封闭在自己的压抑中,每天没完没了的写着有时候自己都不懂的文字。累了,坐在窗前眺望绯红如滴血的残阳,黑夜降临之前是我逝去的曾经,躲在记忆的寂寞角落不肯露出头。我开始学会抽烟,在淡淡袅袅升起的烟雾中学会麻痹,灰蒙蒙的镜子里我看不清了自己的身影。

MSN里有蒋晓云的信息"一定要快乐。等你。" 什么叫快乐呢?就是掩饰自己的悲伤对每个人微笑。

奶奶接着悄无声息的走去,在漫漫的轮回路上我不知道奶奶可否愿意回头看一眼她的历经沧桑,苦涩的年华。她在天堂会想我吗,会想起这个家吗?

我渐渐的感觉身体越来越不适,皮肤瘙痒的厉害,腿也开始出现浮肿。开始我只是觉得是自己最近太消极,饮食不规律造成的。于是很努力的保养了一阵儿。可是病情丝毫没有好转,之后发展到腰疼的厉害,甚至不能坐的太久。李洁要带我去医院看看,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然后我就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你这病情恐怕不好说,去做个B超吧。于是我又做了B超。等待结果的时候我隐隐感觉将会有什么坏的消息在等着我,就像上帝在召唤将死人的灵魂之前,都会让他们回光返照一回,让他们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像人一样活着。我坐在医生的面前,医生说你家长呢,我说没关系你告诉我吧我得了什么病我能接受的了。医生说:"那好吧。你得的是尿毒症,已经双肾都在衰竭。但这不是什么绝症,办法是切除两个肾,至少还得移植一个肾进来。手术有点麻烦需要病人及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我的脑海里感觉到了晴天霹雳,像做梦一样,脑袋不停地响的嗡嗡疼。过了许久我麻木的问医生需要换几个肾如果这个手术成功了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吗还有需要多少钱。

"后遗症倒没什么,人体内正常的一个肾平常发挥的作用也只有1|3,换一个肾就足矣了。费用嘛,住院包括手术需要七八万左右,后期所用抗非斥药物约需要十万左右。"

……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掏出烟点着火,就那样漫不经心的吐着烟圈。我看见街上的车水马龙,城市的公交越来越慢了,好多人等在站台,忧心的看着右方。终于公交驶来,涌动的人潮像一群蚂蚁,黑压压的争相挤向车门,车厢内是躁动的人肉味。那些没有挤上车的人开始在闷热的空气中抱怨,拿着大瓶的矿泉水喝水,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辆自己的车。

烟圈慢慢爬上天空,朦胧中我看见天空有流星划过,可我竟来不及许愿。

我开始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屋,很少出去。饿了吃点泡面,渴了喝点井水。李洁整天忙着工作很少回家,所以我总是一个人守着将去的残华,默默等待,等待生命结束的那一刻,我一定会亲眼看看上帝的面容,庄严抑或是狰狞。因为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剩下的时间我要好好处理我的后事。我打开手机发了一条"我们分手"的信息给了蒋晓云,然后抠掉电池板下掉了电话卡。我开始给阿布写信:

阿布

当你看见这份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在另一个时空。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在一座小岛建一座别墅,住上我的爱人我的兄弟我的亲人。每天早晨醒来就能听见汹涌的海啸声,一声一声拍打着身体内跳动的灵魂。我们一起在沙滩捡起贝壳,然后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

但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看到你陪在我身边,很想见到你。

人生好像一艘船,太多人喜欢在苍茫的海水里悠悠的追求美好的未来和理想。而我的人生却如同泰坦尼克,华丽的开端悲剧的收常我好想看看海底的蓝,比诸天空又如何。

安妮宝贝说,当一个人快死亡的时候,他会经历潮状呼吸。那是生命停止之前最后一段呼吸。汹涌极了。就像大海的声音。

所以我喜欢大海。

你知道吗?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让我在这么些低调悲哀的日子里发现自己没有白白活过。红叶落尽花总开过。真的很想永远和你成为兄弟,永远相识相知,就那样为自己也为彼此而活着。

替我好好照顾蒋晓云。她爱过我我也曾爱她。希望之前你的不痛快能够从此消失,原谅我的不对处。我们还是兄弟,对吧?还有替我转告夏妮儿,我很想念她。我一定会记住属于我们的从前,握紧这记忆过奈何桥的时候把它混在孟婆汤里,一直带往来世的普渡。

千万不要在我的坟前哭泣,那样会脏了我轮回的路。还是为我祷告吧,那样我就可以升入天堂,在高高的地方看着你们然后微笑。能看见你们我就不会寂寞。

许飞

8.15

剩下的时间我开始安静的回忆,回忆我的过去,回忆妈妈美丽的笑容回忆和阿布、夏妮儿在一起的美丽的时光回忆蒋晓云美丽的容颜……

天黑了,我躲在屋里没有开灯,任凭黑暗吞噬掉心中残存的最后一丝恐惧,于是我没有任何念想的睡去了。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境里自己挂在悬崖边,突然不知不觉的掉进阴森森的深渊。我站立渊底,竟没摔出一点疼痛。可是身下是半人深的泥潭。我想喊叫却发不出声想挪动脚步却又无法动身。只能等在绝望的边缘。我发现有一只水蛭叮在我的腿上一直一直往我的毛孔里吮吸,我轻轻的拔掉它。又有一只水蛭叮过来,张开没有牙齿的嘴,我努力的拔掉。又有一只,我使劲的拉出它已经钻进的半截身子。又有一只,在我的肚脐啃出鲜红的血,我恶心了,死命的把它抠出……可是成群的水蛭从水底出来,铺天盖地的在我的身上爬行,爬上胸脯,爬上颈脖。我不停地抓不停地挠,身上淌着一道道血痕,然后裂开,再一点点不断扩大……

我在生命绝望处一次次张牙舞爪的想够着希望……

在濒临毁灭的光隙。

终于,黑暗的不远处亮起了一盏灯,照亮了我眼前的所有。我看见一根绳,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从悬崖上方一直垂到面前……

然后我看见了阿布,看见了夏妮儿,看见了蒋晓云……

阿布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就这样睡过去了呢,三天了都。"

夏妮儿使劲打了阿布一下,"你什么乌鸦嘴说的什么破话哎。"

蒋晓云偎在我的身边,抚摸着我的额头说:"你还和我分手吗?我告诉你许飞,你欠着我的,以后不管什么事,只有我不要你,不准你甩我,听见了吗?"

"得了吧,说的我都起鸡皮疙瘩啦。哎呦胃疼。"阿布不失时宜的捂住了肚子。

"去去,滚你丫的。"

于是大家一起笑!

真好。阳光铺满了整个病房,我看着面前一张张熟悉的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哽咽着说:"能见到你们真好!阿布,我们还是兄弟吗?"

"不是。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情同手足。"

我感动的流泪。"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还说呢,你后妈一回家就看到你倒在床上跟个死人一样还发着高烧,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

"那她呢?"

"她?"夏妮儿犹豫了会儿,"她也在医院躺着,为了给你换肾阿姨她捐了自己的一个肾,还欠了很多债。你们都做过手术了。"

"什么?"我坐了起来,"她在哪?我要见她!"

"可是……"

"现在!"

我被搀扶着来到李洁的病房,李洁躺在床上,茫然的望向窗外。我走到李洁的身边,握住她苍白的手。我轻声的说:"姨,我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没叫过你,但我还是不能叫你妈,因为我有妈。谢谢你。姨。"

李洁幸福的看着我,许久。

我说:"等我爸出来了我们一家人一定好好的生活。"

李洁小声的哭着说:"飞儿,能有你这句话我已经知足了。真的,我觉得我很幸福。"

是的,很幸福。像花儿一样。

院子里的落花此时被风吹远了,窗外有香香的炊烟飘过,喜鹊清脆的啼叫起来。黄昏时下起一场雨,停息之后,有月光淡淡的爬上树梢。满天的星星笑了。

时间这样过去就很好。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着……

上一篇:    南森从北极探险归来后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也作为妻子和儿女的统称
    也作为妻子和儿女的统称
    757年4月,杜甫侥幸从贼营逃了出来,直奔当时朝廷所在地凤翔县(在长安西三百里左右),被授予左拾遗之职。这年闰八月,肃宗特许他还家省亲,一家人
  • 潞茜对苏菲讲
    潞茜对苏菲讲
    今天是周六,苏菲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潞茜的婚礼。她光脚下床,在衣柜深处取出自己最喜欢也最得意的藕色长裙,好多年都没穿了,也不知还穿得
  •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二月二十日前后,匈兵部卿亲王亲赴初做进香。他早有此打算,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决然前行,多半是因为途中可在宇治泊宿。有人道:“宇治”与“
  •   ●阎王爷好见
      ●阎王爷好见
    ●阎王不嫌鬼瘦 ●阎王开酒店,鬼也不上门 ●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四更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 ●阎王爷喜欢伶俐的小鬼 ●阎王也怕鬼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