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茜对苏菲讲
分类:科教文学

  今天是周六,苏菲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潞茜的婚礼。她光脚下床,在衣柜深处取出自己最喜欢也最得意的藕色长裙,好多年都没穿了,也不知还穿得上穿不上,身上一比试,和过去一样一点问题也没有,这说明她的身材还是一如既往的苗条,当然都是她保养得好,她为此很得意。她又在首饰盒里拿出一串珍珠项链,这还是结婚时买的呢,粉粉的颜色她是一眼就看中了。藕色长裙和粉色珍珠项链,这是她最得意的搭配,谁见了都说好。早饭也顾不上吃,时间都花在梳妆打扮上,等一切收拾停当,她跑到屋里挨个儿亲了还在睡觉的老公和宝贝女儿,嘱咐他好好在家带孩子,背上包就匆匆而去,临出门还对着镜子照呀照,看着白皙娇美一点皱纹都没有的自己,心里那个美呀。

  苏菲是个老资格公务员了,凭自己和老公的努力买了房有了车,老公体贴顾家,女儿乖巧可爱,对她来说这已算是家庭美满事业有成了,她的确很知足。潞茜可就不同了,在爱情上一直就不顺,追求的人真是不少,可她要求太高,能入眼的没有几个。不是当今男人不优秀,是她对心中白马王子太挑剔,哪怕百分之一的标准没有达到她都不予考虑。都说未婚大龄女人是剩女,在苏菲眼里,潞茜可就是剩女的大姐大了。几年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在她眼里十全十美的白马王子,可结婚没几天潞茜就把他蹬出了门,原来那人是个骗子,骗了好几个女人,这种事不好张扬,除了苏菲,她给别人都说离婚是感情不和。

  潞茜比苏菲大几岁,坐一个办公室,单身的潞茜寂寞,就和苏菲成了好朋友,俩人无话不说,她们现在是最最亲密的闺蜜。闺蜜终于不再单身了,苏菲自然是特别的高兴也特别的卖力气。不过,她还是为闺蜜有点惋惜,因为她要嫁的是她们的局长大人,一个老鳏夫,俩人年龄相差太大,都可以做她父亲了,这和她从前的高标准严要求相比也差太远了。苏菲为潞茜惋惜,有些女人却嫉妒的要死,局里的人都说她真是又幸运又幸福。

  罗局长在局里很有名,除了因为他是局长大人,他的有名是他特别爱跳舞,是超级舞迷。有人会犯烟瘾会犯酒瘾,也有人因吃不上可口饭菜而难受不舒服,罗局长若是一个星期跳不上一次舞,他会浑身没劲,情绪大大受影响。因而每次下去视察工作,都会精心给他安排几场舞会。跳得多了,舞伴也就多了,年轻的不年轻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只要模样儿好点的都是他所喜欢的,背地里大家都叫他花心萝卜。

  花心萝卜女人多,要是论资排辈儿,潞茜可排不到前头去,要不说她是又幸运又幸福呢。潞茜对苏菲讲,有一年春节,罗局长来她们办公室拜年,没多长时间,他就指名要潞茜随他出差,跳了几次舞俩人就好上了。大家都认为花心萝卜图的是一时快乐,潞茜也许能升个一官半职(群众猜得没错,不久潞茜连升了两级),俩人走到一起那是不可能的。也的确,俩人的关系时好时坏,就因为花心萝卜太花心。

  罗福比潞茜大24岁,整整两轮。罗福就是花心萝卜,两人领结婚证的那天起,潞茜就开始叫她家老罗。她家老罗明年就该退休了,也许就是因为年龄要到点儿,这才急于要结婚,要不退休了谁还理你呀,家里没个伴儿,儿孙又都在国外,孤身一人守着那么多房子该多寂寞呀,大家都这么想。至于那么多女人里他为什么找潞茜结婚,也许是知根知底,也许是性格合得来,也许是年龄合适,也许是潞茜没生过孩子,总之潞茜合他的意,苏菲自己这么想。而潞茜为什么挑来挑去最后看上了花心萝卜,苏菲后来也想开了,年龄差异是自己少见多怪,这种老少配已经很流行了,何况潞茜也不是“少”一代,再过几年她就是大妈级的了,总之潞茜的选择有她自己的理由,理由是什么她就不再去想了。婚姻自由,想跟谁结婚是他们的事,自己就是去庆贺去帮忙,就这么简单。

  苏菲打的去潞茜新家,也就是罗局长家。两个人没有大操大办,局长出国考察,顺便带着新娘就算把事办了,既简单又简朴。局里一些人很是过意不去,破例没有请示汇报,自作主张要给新郎新娘补办一个别开生面的婚庆大典,当然了舞会是一定不能少的。局长盛情难却,只好嘱咐不要违反纪律不要太过铺张。潞茜则是一万个兴奋,婚姻可是人生一桩大事,哪个女人不愿自己嫁得排排场场,何况她已经栽过一个大跟头,更是渴望有一个体面风光的婚礼一扫过去的晦气不快。再说了她嫁的是一个局长,做了局长夫人,场面规格档次当然要比普通人的要隆重要排场才对呢。所以旅行回来一进家门,她立即就给苏菲打电话,要她一定要参加,不但要参加还要做她的伴娘。伴娘都是未婚女士来做的,哪有有夫之妇来充当的,苏菲听了直好笑。潞茜才不管呢,她认定的事谁也拦不住,她给苏菲说,她的伴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她才没有那么俗呢,他们又不是小年轻,干嘛非要拘泥形式呢。苏菲想想也是,俩人年龄加起来都快一百岁了,也真是没那个必要了。潞茜要的伴娘其实就是她的贴身护卫,她怕兴奋起来喝高了失态有失局长夫人形象,也就是要苏菲好好照应她,以免失态丢了脸面,谁让她们是闺蜜呢。

  保姆开的门,苏菲立刻就被镇住了,她是第一次进局长家的门,房间已被重新装修过,豪华那是不必多细说,她感觉就像走进了电视剧。潞茜贴着面膜跑来,拉着她穿过几道门,进入一个不大的房间里。

  潞茜反手关上门,说这是她的化妆室,苏菲惊叫着哇塞你还有……不待她说下去,潞茜手指放在嘴上嘘着制止她,指指隔壁,悄声说老公正在睡觉。苏菲好像就听到了呼噜声,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她不由得看看时间。潞茜神秘地眨眨眼低声说昨晚给他吃了伟哥,又说上了年纪的人那家伙不好使了,得给他加点劲。苏菲嘻嘻笑着拍她一下说你可真行,小心要了他的命。潞茜也嘻嘻笑着说不会,老头保养得好着呢,还说她要不这么做,青春可就要虚度过去了,这个时候趁他现在还有点活力,多吃点她这个嫩草。苏菲被她逗乐了,心想你还嫩草呢,你家花心萝卜吃过的嫩草可比你要嫩多了。不过,她很理解潞茜,别说一个六十岁的糟老头,就是自己老公她都感觉大不如从前,每次要干那事都是她主动,若不是对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都怀疑他有小三了。

  潞茜带着苏菲参观她的新家,苏菲看得眼花缭乱,特别是几个鱼缸里的鱼,她除了在电视里看到过,这么近的看还是第一次,真的是好漂亮,老公在家也养了鱼,跟这里的鱼一比就差的太远了。潞茜说这是锦鲤,那是银龙,这个是金龙,她要苏菲猜猜多少钱。苏菲摇摇头。潞茜伸出手做个八字,苏菲猜是八百,潞茜轻蔑的一笑说是八万。八万!苏菲吓了一大跳,一条鱼就八万,她算是开了眼,心里直骂自己,还见多识广呢,到这里就是个土老帽。她指着另一条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也是八万,潞茜说银龙不贵,才四万块钱。才四万!我的妈呀,还不贵!苏菲心说我家宝宝一年的奶粉钱也没有上万,你们家的一条鱼就顶的上我家宝宝好几年的奶粉钱了。苏菲想起局里的传言,再看看周围,现在她有点相信了。

  潞茜又带她去一个房间,一推开门,很冲的烧香味儿扑面而来。苏菲来的时候就闻到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佛堂。潞茜说她家老罗对佛很有研究,也很虔诚,每个家都要设个佛堂,而且每天都要敬三炷香,还说敬香很有讲究,每天必须是上午,佛像要是脏了落灰了必须要用黄布擦拭,佛像不能对着门,也不能对着北方。苏菲问为什么,潞茜说她也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就知道给这座佛像开光她家老罗就花了八千八百块钱。苏菲已经不一惊一乍了,这里对她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苏菲帮着潞茜穿上定做的婚纱,戴上漂亮的手镯耳环项链,潞茜一下像是换了一个人,雍容华贵的不得了。潞茜很满意地照着镜子,突然愣住了,转过身上下看着苏菲。苏菲奇怪的问怎么了。潞茜不说话,拽着她走进另一间房,打开柜门,站在一排各式各样漂亮的长裙面前,拿出一件在苏菲身上比试一下扔到一边,又拿出一件比试还不行又拿出一件,最后她满意地让苏菲换上。苏菲开始不想换,潞茜坚持,她只好脱下换上,两个人的身材一样,出差的时候就经常相互带衣服,一个穿上合适另一个就刚好。苏菲一照镜子,自己都愣住了,这件长裙穿在她身上太合适不过了,就像给她定做的一样,一下把她衬托的那样年轻那么漂亮,苏菲都没想到自己这么美。

  “行了,你今天就穿上它。”

  “那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今天是我的婚礼,我可就准备结这一次婚,你可得给我长脸,我们不能让那些小年轻抢了风头……等等。”

  她又打开另一扇柜门,里面有一个保险柜,打开拿出一个精巧华丽的首饰盒。首饰盒还有密码,潞茜按下密码盒盖轻轻开启。苏菲眼睛就花了,里面的项链一个个都是那么精致漂亮,有她见过潞茜戴过的,而更多的是她没见过的,那可能是新买的,一定都贵的不得了,她心里说。

  “你挑一件戴上试试。”

  “我……”苏菲有点犹豫,不过相比,她的珍珠项链和身上的漂亮长裙太不搭了,显得又旧又老气。

  “嗨,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刚才说的话你忘了?快挑吧,我们女人就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以后老了谁还看啊,就是要趁着现在好好的享受。”

  苏菲眼睛就盯上了镶着一块很大个儿的蓝宝石项链,她轻轻拿起,沉甸甸的,宝石的界面闪着妖娆的幽幽蓝光,她一下就喜欢上了。

  “你真有眼力,我也特别喜欢这个蓝宝石的,快戴上让我看看。”

  苏菲站在镜子前,胸前的蓝宝石让她一下又上了一个档次,高贵,优雅,雍容,怎样形容都不为过。

  “太美了,”潞茜拍着手赞美着,“这样多好。你呀,平时真是不注意,看看你穿的那是什么,再瞧你那珍珠项链,都该扔了。”

  “那可是我花了两千块钱买的。”苏菲不服气地说。

  “两千块钱还能戴呀,你也真能凑合。”

  “这个……一定很贵吧?”她真是喜欢这个蓝宝石项链。

  “不贵,”潞茜很随意的说,“也就十几万。”

  苏菲伸伸舌头,心中的欲望一下就打消了。

  “原来你在这儿,”一个胖乎乎的脑袋伸进门,眼珠一下盯在了苏菲身上,立时就发了呆,“有客人?她……她是谁?”

  “她你都不认识了?她是小苏啊,苏菲,我办公室的。”

  “哦,哦——”罗局长想起来了,“见过,见过,真好,真好。”花心萝卜连连说好,他被苏菲的美貌打动了。

  “你有什么事?还不快去洗漱换衣服,看看都几点了。”潞茜醋意地说。

  “哦,车在楼下,你们要是好了就先走。我去换衣服,你们在,你们在。”

  罗局长关上门,潞茜醋意还没消,上上下下看着苏菲羡慕地说:“难怪他认不出你了,人年轻了比什么都好。你今天就穿着它,咱们走。”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潞茜对苏菲讲

上一篇:教授一语未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潞茜对苏菲讲
    潞茜对苏菲讲
    今天是周六,苏菲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潞茜的婚礼。她光脚下床,在衣柜深处取出自己最喜欢也最得意的藕色长裙,好多年都没穿了,也不知还穿得
  •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二月二十日前后,匈兵部卿亲王亲赴初做进香。他早有此打算,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决然前行,多半是因为途中可在宇治泊宿。有人道:“宇治”与“
  •   ●阎王爷好见
      ●阎王爷好见
    ●阎王不嫌鬼瘦 ●阎王开酒店,鬼也不上门 ●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四更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 ●阎王爷喜欢伶俐的小鬼 ●阎王也怕鬼拼命
  • 后二年赐紫
    后二年赐紫
    康熙帝龙袍古代“褐(hè)”是指粗布短衣。褐最早用葛、兽毛编织,后来通常用大麻、兽毛织就,是古时贫贱的人或地位卑贱的人穿着的衣服。为便于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