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佩佩一边组织接生
分类:科教文学

  田团长和杨佩佩十万火急地把孕妇王桂香送到了师医院。杨佩佩就是医院外科的护士长,师医院的建制不同于地方医院,重外科,轻内科,一切都为战争考虑。师医院自然没有妇产科,一般军属生孩子都是由外科医生、护士接生,条件和经验并不比地方医院差。

  王桂香被七手八脚抬进病房时,羊水已经破了,孩子也已经露了头,王桂香一声又一声低唤着。杨佩佩一边组织接生,一边忙着为王桂香输液,她知道凭王桂香现在的体力,想把孩子顺利地生下来,有一定的危险,也有一定的难度。王桂香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杨佩佩又让人冲了一碗红糖水,她亲自一勺一勺地喂给王桂香。王桂香已经喝不下去了,生产的疼痛折磨得她要死要活。杨佩佩就说:大妹子,你挺一挺,喝点糖水你就有劲儿了。

  王桂香就咬着牙喝,那样子跟喝毒药差不多。

  终于,孩子生出来了,是个男孩儿。正当医生、护士准备处理后续内容时,又发现还有一个胎儿,正在王桂香的体内跃跃欲试。喝了红糖水,又输了液的王桂香,体力得到了恢复,她从昏迷中又一次苏醒过来。刚才,她已经隐隐地听到孩子的哭泣声了,以为生产该结束了,却见医生、护士仍忙个不停,她呻吟着说:怎么还没完哪?

  杨佩佩一边为她擦汗,一边道:别急,就完了。

  十几分钟后,第二个孩子终于出生了。连续两次的分娩让王桂香耗尽了最后的体力,她又昏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她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身边的孩子,床上除了她,空空荡荡的,不见孩子的踪影。这时,两个护士相继抱着孩子走了进来。

  一个护士说:你可醒了,这个是老大,四斤二两。

  另一个护士道:这是老二,四斤一两,都是男孩儿。

  王桂香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从她倒在路边,到上车,一路上的疼痛,一路上的颠簸,最后来到医院,断断续续的意识告诉她,此刻她躺在部队的医院里。她的精神放松下来,可眼前面对两个护士抱着的两个孩子,她又糊涂了。她盯着护士,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又看了眼两个孩子,喃喃道:怎么是两个?

  其中一个护士笑吟吟道:恭喜你了大姐,是双胞胎。

  王桂香确信自己真的是生了双胞胎,此时却一点惊喜也没有,只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他们已经睡着了,小脸红扑扑的。护士说:昨天晚上,是我们护士长亲自买的奶粉,这两个小家伙可能吃了,一人吃了一瓶。

  王桂香此时的意识已经不在孩子身上了,她的思绪回到了离这儿七十公里外的王家屯--那两个饥肠辘辘的孩子,还有自己的丈夫刘二嘎。他们发现自己没了,会是怎样的寻找和等待啊。一家人现在这个样子,已经生活得很艰难了,一下子又多了两个孩子。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空空的乳房,它们似乎已经被前两个孩子吃干了,此时那里面什么也没有。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从怀孕到现在,她没吃过啥油水,怀孩子时身体还有些重量,此时却如同一张纸那么轻,一阵风就能把自己给吹起来。一滴奶水也没有,却要喂养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想到这儿,她的泪水就汹涌地流了出来。

  正在这时,杨佩佩走了进来,她穿着军装,外面又穿着白大褂,显得文雅又素净。她见王桂香流泪的样子,就问:大妹子,你怎么了?

  王桂香哭泣得更厉害了,她双手掩了面哽咽道:大姐,你还不如不救我,我要是死了,日子也许能好过一些。

  杨佩佩没想到王桂香竟会这么说,原以为自己的行为会换来王桂香的千恩万谢--母子平安,且又是对双胞胎;如果不是她及时把王桂香送到师医院,凭农村和孕妇的自身条件,他们母子的结果还真不好说。

  杨佩佩怔怔地望着王桂香,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王桂香把手从脸上拿下来,仍哽着声音道:大姐,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别说两个孩子,就是一个,我能不能养活都不知道。

  杨佩佩明白了,王桂香这是遇到了难处,现在全国的形势她是了解的,别说农村,就是他们部队每天的伙食也已经开始定量了。

  王桂香把家里的情况又向杨佩佩说了,杨佩佩就低着头望着那两个正在熟睡的婴儿,一时也没了主张。王桂香的哭诉,让她的眼圈也红了,都是女人,她看不得女人哭。

  做了一件好事,却遇到了这样的难题,杨佩佩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回到护士长办公室,坐在那里发呆,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护士小王推门进来,满面笑容地推推杨佩佩的肩,笑吟吟地说:护士长,是好事啊!

  杨佩佩抬起脸,不解地望着小王护士道:产妇都愁成那个样子了,你还笑?

  小王又道:护士长,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她养不起,干脆你抱养过来得了,反正你又是她的救命恩人。

  杨佩佩一下子又怔住了,她和田团长结婚十几年了,一直没个孩子,当然责任不在她。田辽沈在淮海战役中,下身受了一次伤。她就是那时认识田辽沈的,那会儿她刚参军不久,在野战医院里当护士,当时的田辽沈已经是连长了。海南岛解放后,他们就结婚了,却一直没有个孩子。直到几年前,他们双双去医院检查身体,才知道问题出在田辽沈身上,是那次淮海战役受伤留下的后遗症。得知这样的结果,他们想生养孩子的梦想才算破灭。一年年过去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战友们的孩子中大一些的上学的上学,参军的参军,就是那些比他们年轻的人,孩子也都是满院子跑了,他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生为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更是留意孩子,看着那些孩子就发起呆来。田辽沈自然知道她的心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拥着她说:要不,你跟我离婚算了,再嫁个人,就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她就用拳头去打他,手挥舞着,眼里却流出了泪。最后,田辽沈就叹息一声道:要不咱们就去抱养一个吧?

  两人都有这个心思,但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护士长,都是有身份的人,又不能敲锣打鼓满世界张罗抱养孩子的事,只能暗中打探,托战友帮忙,看有没有这种可能。一晃几年就过去了,却一直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小王的话击中了杨佩佩心中最软的地方,她怔怔地望着小王道:这事人家能愿意吗?

  小王道:你没问人家,你怎么知道?

  杨佩佩为难地说:这事怎么好张嘴啊?

  小王道:护士长,只要你同意,这件事我来说。

  小王不等杨佩佩点头,就风风火火地走了出去。

  病房里的王桂香一连吃了两碗面条,还有三个荷包蛋,她已经许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了,力气似乎正一点点地又回到了身上。她望着静静熟睡的两个孩子,又开始愁苦起来。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回到家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正在这时,小王护士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坐在王桂香的床旁,拉过她的一只手。

  小王道:这里好不好啊?

  王桂香道:这是解放军的医院,还用说吗?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小王又说:我们的护士长好不好?就是送你来医院的杨大姐。

  王桂香眼圈红了:她是我们家的恩人,这辈子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了杨大姐。

  小王又看一眼小床上仍在睡着的婴儿道:要是杨大姐收养你一个孩子,你愿意吗?

  王桂香张大了嘴巴,吃惊地道:你说啥?杨大姐她能收养我的孩子?

  小王点点头。

  王桂香的泪又下来了,她语无伦次道:恩人哪!老天爷你算是开眼了,孩子跟我回去指定要受罪的,能不能养活我还不知道呢!

  说着她就要下床,似乎要跪在地上冲老天磕头,被小王劝住了。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杨佩佩一边组织接生

上一篇:把几十、上百的连冻带饿、倒在雪地里的难民尸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二月二十日前后,匈兵部卿亲王亲赴初做进香。他早有此打算,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决然前行,多半是因为途中可在宇治泊宿。有人道:“宇治”与“
  •   ●阎王爷好见
      ●阎王爷好见
    ●阎王不嫌鬼瘦 ●阎王开酒店,鬼也不上门 ●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四更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 ●阎王爷喜欢伶俐的小鬼 ●阎王也怕鬼拼命
  • 后二年赐紫
    后二年赐紫
    康熙帝龙袍古代“褐(hè)”是指粗布短衣。褐最早用葛、兽毛编织,后来通常用大麻、兽毛织就,是古时贫贱的人或地位卑贱的人穿着的衣服。为便于劳
  • 相信未来的生物技术必将给人类的生活带来更大
    相信未来的生物技术必将给人类的生活带来更大
    生命科学的发展对我们的生活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未来的生物技术对农业、环境、健康、化工等都是非常重要的。 利用生物技术将来可以由转基因生物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