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认为人生是三种追求
分类:科教文学

主讲人简介:

  郑也夫,1950年生,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导。主要著作有《走出囚徒困境》、《代价论》、《信任论》。

  内容简介:

  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温饱的解决使人们对生活的意义开始了新的思考。现在很多人认为,消费等同于快乐,认为只有消费才能带来快乐,而快乐则是人生终极的目标。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郑也夫教授从此入手,分析当前人们对人生意义的不同观点,提出消费主义不见得就能带给人们快乐,从而深入的探讨人生观的问题。

  郑也夫教授指出,快乐哲学告诉人们的是人活着无一例外的主要动机是追求快乐,他们学说的第二个内容是跟告诉人们如何去追求快乐,就是消费。快乐哲学的这种观点,太过于简单看待人生了。郑也夫教授认为,快乐不是人生的全部目的,人类所享有的三大思想资源完全不支持这一理论,他认为人生是三种追求,就是舒适、刺激和牛皮。舒适也就是感官的追求温饱的解决;而刺激是在温饱解决之后,人们寻求唤醒值提升的需求;牛皮对于少数人来说就是一种英雄情节,也就是人们自我的实现。

  对于如何实现这三者的需求,郑也夫教授认为,在温饱解决之后,人们要提升自己内在的水平,不要只注重物质的满足,在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中,人们不要走同一条道路,大家要摆脱单一的标准,大家要追求各得其所,只有当人们通过这样一条道路的时候,当不再贯彻单一标准的时候,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批判消费 反省快乐》 (全文)

  今天要演讲的这个题目是反省快乐批判消费,第一个部分是生活的目标及其提供者的转变,我们生活的目标简而言之,人生观是谁提供的?政治家都曾经是人生观的权威制定者,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政治家为人们提供人生观,在近代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先后地从这种角色中淡出。西方的学者说在今天的西方世界谁是意识形态的首领,不是政治家,也不是记者,是商人。西方的学者说在今天的西方世界中没有第二个意识形态,只有一个大的意识形态是消费,这个消费的这种人生观的第一大鼓吹者、提供者是商人。因为它采取了务实主义,采取了实用主义,采取了物质主义的立场,他们可以告诉你吃什么,告诉你喝什么,告诉你住什么房子,告诉你有病吃什么药,告诉你出行用什么工具,告诉你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所以说应该说如果是把鼓吹好生活作为我们提供的人生观目标的话,那么商人最后必然垄断这样的话语。

  那么以上我所说的应该是政治家从鼓吹人生观的这样一个角色中淡出的浅层原因,被商人取代这种提供人生观在当代提供人生观的这种角色的换码的浅层原因,其实下面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那么更深层的原因是什么?更深层的原因就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个从古至今整个在人类的进化史上都没有发生过的一个划时代的变化,这个变化首先发生在北部世界,接着也开始降临在南部世界,是什么样的变化?就是温饱大体解决了,温饱在北方的世界已经解决,在南部世界也越来越开始解决。这事说得很轻松,但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个从上个世纪中叶往前推全部的人类历史都是残酷的生存竞争,为生存而挣扎,艰苦的奋斗,应该说全人类各个民族曾经提出的主导的人生观,都是建立在这样的一部历史这样的一个基调之上的。生存是严酷的,生存是艰巨的,每一个主流民族的曾经缔造出的每一支人生观都在印证着,是以那个为基础的。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又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我们平常的俗话说,艰难困苦,育汝于成。你看这通篇说的都是苦、劳、忧患、艰难困苦。社会里不是还有一些贵族吗?有些贵族不是置身于苦难之外吗?不是养尊处优吗?但是这些贵族毕竟也笼罩在大的社会背景之下,这大的社会背景是什么?这大的社会背景就是人们,陷入一种生存挣扎,一种严酷的一种生存挣扎。生活是艰苦的,少数的贵族不能豁免于这样的氛围之下,所以整个社会拿出来的人生观是这样的一种人生观。

  那么现在这样的基础不存在了,发生重大的变化,就是生活不再是那么一种苦难了,生活不再是那么艰苦了,温饱解决了,那与之相对应的你还能够向每一个普通的众生说,再要他们拿过去的那种人生观来支配他们吗?艰难困苦,育汝于成。为什么要艰难困苦,育汝于成呢,我压根从一出生起活得就不艰难。西方的一个大文豪萧伯纳说了这么样一句非常耐人琢磨的话,说“人的最大不幸是基本欲望得不到满足,温饱解决不了”。太不幸了,说“人的第二大不幸,是温饱这么容易解决”。当温饱一下子猛然解决的时候,你会忽然觉得空落落的,你会忽然不知所措了。这种不知所措,这种温饱解决后带来的空虚曾经先降临在少数人的头上,于是少数人精神失调,于是少数人可能堕落了,这无伤大体。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不是发生在少数人身上,是人类几百万年来头一次温饱大致解决了,那么我们以往建立在温饱未解决之上的价值观、人生观是不是整个地将被卷地毯,掀桌子。我以为这是人生观的提出者所必须面临的最严酷的挑战,最深层的原因。那么以往的生活意义因为生活基础的极大的改进,彻底的变革而不复存在,那么生活的意义就出现了真空了。

  那么怎么样填补生活意义,成了一个大问题了。两股力量在力争填补这样一个空白,一股力量就是商人我们前面已经说到了,商人们在推动消费,在一方面推动消费,另一方面在营造以消费为核心的人生观。但是后一种工作,光靠商人是不行的,商人只能够去促销去,那么后一个工作还要由理论家来出场,那么要有和商人的活动相配合的理论家来出场,这就是提出了快乐哲学的理论家们。

  那么下面我转向我的演讲的第二部分,快乐哲学批判。什么是快乐哲学?快乐哲学的核心告诉我们说人活着的每个人基本无例外的人活的主要动机是追求快乐。他们学说的第二个内容是跟我们讨论如何去追求快乐。在如何去追求快乐的时候,我和有些经济学家享有共识,他们是经济学家中的少数派了。这少数派认为不是有钱就一定快乐,不是一切经济举措都可以给我们带来快乐,我和这样的经济学家里面的少数派们享有共识。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少数派们,也还是认为前一个大前提那是不容置疑的,就是人活着当然都是为了追求快乐,在这点上我们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更准确的说,说我认为说如果你说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这不是自明之理。什么东西可以证明您说的这个事情是正确的,就是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我们所享有的三大思想资源,应该说最大的三个思想资源不能支撑您的这个论断。第一大资源就是我们所继承古代的各个民族的宗教,统统地不支持这个,那是最古老的思想资源了,应该说曾经覆盖面最大的,统统地不支持这个命题,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

  第二大思想资源传统道德。各个民族的传统道德没有公然鼓吹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大致上说都不是这样的。那么我认为我们所享有的第三大思想资源是什么呢?是进化论的思想,进化论阐述了生命的进化,阐述了人是怎么产生的,但这样一个最有解释力的近代一个大的思潮,遗憾的是它也不能支持你,说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达尔文进化论的思想简化了一言以蔽知,就是“适者生存”,那么什么叫适者?适者应该是适者的行为有利于它的生存和繁衍,如果它的行为不利于生存繁衍这样的物种将被淘汰。那么一个物种如果过度地沉迷在快乐追求当中,很有可能不利于它的生存和发展,当二者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将被淘汰出局。当代的生物科学家曾经做过这么样一个小的实验,可以帮助佐证这样一个不可以将追求快乐作为一个物种的主要的生活目标,那样将给你带来一个很大的灾难。他们做了这样一个小的实验,把一个老鼠面前放了三个金属柄,将一个脑电流通向老鼠的大脑当中,通向它的脑下丘这个部位,这样三个金属的柄。一个柄呢就是老鼠智力其实是很高的,经过训练就能明白这三个金属柄一触它会怎么样,一个金属柄老鼠一触这个柄就会出来食物;还有一个柄一触就会出饮料;再有一个柄一触的话,这个电流就击它大脑的脑下丘的这个部位就使它产生一种快感,是非常之愉悦,是非常之高兴。那么其结果是怎么样呢?这个老鼠就是不停地触摸这个产生快感的这个柄,不吃不喝,最后这个老鼠饿死了。这个例子应该非常雄辩地说明如果过度地追求快乐,将使物种怎么样。这是人造的一个环境,在自然的进化过程当中,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物种的行为模式,都不会走到这一步,要走到这一步的话那违反进化的规律了。进化规律要淘汰不适合生存的,所以进化的结果不会有这种品性,就是不会说哪个物种就是执著地只追求快乐,以这个为生活的主要目标,我主要的行为都是在这样做的,那是不会的。我并不认为我完成了这个论述,就是人活着不是追求快乐,我只是说,最起码我们保守地说,说你说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话,可能你还要去证明,可能那证明是很艰难的,你可别把它当作前提拿了就说。

  那我认为人活着不是仅仅追求快乐的。我认为这种说法呢,太过于幼稚简单地看待人生了,不是这样的。从我们直接的人生经验上看,很多很多人牺牲了自己的快乐。利他、为了他人、为了团体、为了祖国去献身,他们知道这是极大地破坏了自己感官的快乐。那么献身自己没有痛苦感吗?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用这样一个支点来解释人生那是非常之荒诞的,那是太小看了人生,太简化了人生了。我认为人生是三种追求,不是一种追求,是快乐的。我认为人生哪三种追求呢?舒适、刺激牛皮这样三种追求。

  第一个舒适也就是感官的追求温饱的解决。食、性这曾经是得不到的东西,温饱得不到,所以曾经是最大的问题。我们说对整个人类而言,不是只对少数高高在上的贵族而言。对整个人类而言这应该曾经是非常难办的事情,所以成为过去生活的主要主题这不假。因为没有解决。第二个追求是刺激。刺激在近现代日益成为人们主要的追求之一。为什么?这正是跟前一个追求相辅相成的,当生存是非常严酷,生存是非常不容易的时候,刺激就包含在生存当中,生存本身就有无数的刺激。我们假设一下我们现在还在狩猎时代呢,我们在座的男士要和我一起,大家一块去打猎去,这是一件何等刺激的事情!当我们承受了这样刺激之余,我们还需要去找小刺激吗?够了,太够了,回去就别再刺激了。回去,回去就安全一点吧,就舒适一点吧。因为那个时代前现代的生存压力太大了,刺激育于生存当中。与之正相反,因为近当代温饱解决了,生存当中的刺激小了,所以这种需求就提升了。

  我再从另一个视角看,生物学家告诉我们人的大脑,也有一个术语叫做唤醒,也就是兴奋。这个兴奋指标在一定的尺度上,人不能太不兴奋了。太不兴奋了,这个生活是一种很不好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的一种心理状态。也不能太兴奋了,太兴奋了时间长了以后承受不了,这就叫做唤醒值。唤醒值不能太低了,那在一些动物里边,唤醒值天然地就都比较高。为什么比较高呢?就是举个简单的例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一个四面的围墙把自己很好地保护住,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必须半睡半清醒,一有风吹草动随时就起来了。也就是说,自己是自己的警卫,自己这边睡觉要保持好好的休息,另一方面还有一部分神经一直在兴奋着,有动静我马上就能提醒主人赶紧起来。这样呢动物也就始终保持着比较高的一个唤醒值。而人类因为先是解决了固定居住的问题,有了一个牢固的住所,有了门窗。而后呢,以后生产方式也变了,不再去打猎了,以后工作也越来越不是特别艰苦了。安全解决了,劳累解决了,这之后种种事情都解决了以后。那么平常的劳作当中,所天然带的这种兴奋值,包括夜里还要警戒这种,一下就下来了。下来以后,但是你的身体跟祖先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这时候你就感到一种,感到就是唤醒值太低了,就要提升它。提升它怎么办?就要找刺激,前现代和现代的生活方式,对人的精神状态的作用那是截然不同的。前现代那种状态我们可以用一句比较文学话的语言来说,那叫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太艰难了。可是当代的生活,当代解决了温饱生活的人,又换一句话来说就是叫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那没办法,要人为地找刺激,以前的刺激就是天然包含在你的劳作当中了,现在不同了。

  那么第三点追求叫牛皮。对于少数更有作为的人来说就是一种英雄情节。不是英雄的人呢也在不同程度上追求被承认,实际上在追求被承认的时候,实际上每每牺牲舒适的。那么我批评快乐哲学的一个单一的支点我说人是三种追求不是一种追求,那么现代的社会的误区在什么地方,最大的误区在于它混淆了三者。它将这三者混淆在一起了,混淆在一起以后用一个单一的手段企图去解决这三者,满足这三种追求它用满足于舒适的手段,来企图满足舒适,并满足刺激,并且满足牛皮。其实你满足得了吗?你因为解决了温饱以后,你觉得少刺激要刺激,那怎么可以说那个温饱解决了,需要刺激了,再吃一顿吧。对不对呀?那就再暖和一点。多吃一点,物质条件更舒适一点,解决不了刺激。那不幸现代人就偏偏要用这个东西来解决刺激,因为找不到很好的手段。再说说牛皮,牛皮就是被人承认。被人承认解决舒适的办法是吃喝温饱,还是说这个温饱解决了,温饱解决以后我还要想显示自己,我是很英雄,我很牛皮,怎么办呀?我可以吃半斤肉,不行,今天我得买十斤肉放在这儿大家都看着。牛皮可以这样解决吗?你有几个胃呀?你再有钱你只能同一个时间睡一张床,同一顿饭你只能吃半斤肉。我说现在社会的最大误区就是说它混淆了这三者,而拿满足第一需要的手段来解决这三者。

  下面我们转到第三个部分,消费主义批判。炫耀式的消费古已有之,因为这个是人的本性就有两种需求,一个是舒适,一个是炫耀,也就是咱们前面所说的牛皮。这两种需求可以合二为一,在一个单项中,在某些场合可以在单项中就把它解决了。不是说消费的时候,用某一件物品来解决舒适,用另一个物品来解决炫耀。不是,有时候可以合一,用同一个东西解决了舒适又解决了炫耀。为什么这样呢?这就是因为消费的一种两重性,往往同一个商品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象征价值。象征就标志着你的富裕程度,显示出你很有钱来。所以我在多年以前批判轿车文明的时候,有经济学家就反驳我说,说你说买车都是为了炫耀?不是,我说买车有很大的实用价值,你这说法太荒诞了,买车怎么是炫耀呢?它问题在于炫耀的东西并不是没有实用性的,相反炫耀的东西往往还一定要有实用性。为什么?因为要完全没有了实用性恐怕就不好炫耀了,大家再往深处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你说你喜欢一样东西,别人谁都不喜欢,你使用一样东西别人谁都不要使用你怎么炫耀?就是说你能拿出炫耀的东西来,一定是别人也愿意跟你比一比的,别人也在消费这个东西的。我就根本不跟你消费,对不对?一百个人九十个人不消费这东西,那你跟人比什么呀?你怎么跟人家炫耀?所以说,要拿出拿出手去跟人炫耀的东西一定是别人也要用。那所以说这样的东西就一定带有实用性,不能一点实用性没有。一点实用性没有不能炫耀,商品里面包含的两重性决定了。一方面它有实用性,另一方面它有象征意义。同样一个东西可以用,它是一万块钱还是两万块钱还是十万块钱。一万两万十万块钱都有实用性,但同时它的价位就显示出一种象征性来。而我们通常在消费的时候,实际上是我们往往很多人实际上是贯穿我的两种追求都投入到里面去,一个是实用一个是炫耀。为什么要炫耀?我们往横向的拉一拉,这因为是人的一种本能的。人还有一种本能就是要和他人区别出来,不愿意和别人雷同。

  富人靠几个手段来跟别人区别出来,一个是有闲,一个是有钱,一个是有特殊的生活方式和特殊的游戏方式。而我的光有钱不行,我得有钱让人明白我有钱,让人看到我有钱,那就是炫耀式的消费。以上我们说到了炫耀是古已有之,但在今天很大不同的是工业化使得消费成为多数人的事情。在古代的高消费只是极少数人的事情,而工业化使消费成为多数人的事情。工业化生产的一大特征是标准化,标准化呢,导致了两个结果,一个是效率的提高,一个是满足了多数人。但是标准化造成另一个后果,就是区别性消失了。亚当·斯密曾经说过,说在古代公主们穿的丝袜子,工业化使得普通的工人都可以穿,而且工业化的这种标准生产可以使得你穿的这个丝袜子,丝毫不逊色于上一个时代公主们穿的丝袜子。那么这样不就把区别消失了,把区别性消失了人们干嘛?人们答应吗?人们不答应。因为人们在消费里追求两样东西,一个是实用性,还有一个区别性,还有一个是区别性和炫耀性。那你工业生产生产出都是这一样东西了,都一样了,而且都普及了,那普及了我们不干,普及了满足不了我们炫耀了,那么怎么办呢?那么追求区别性是人的本性,那就要不断地在大致功能相似的东西里面添花边,来创造时髦和和时尚,做小的改动,做小的完善,小的加工。但是你刚刚造出一个新的款式来,马上后面又追踪复制。因为这是工业的本性,工业有这个能力呀。说这个款式最新,好,一个月以后这个一万件,十万件。那然后又造出一个更新的,更新的一个月以后马上又全都复制出来了。这样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是不断地复制,不断地创新,创新了以后,又被复制。于是新鲜不断地消失,新鲜不断地再造。也就是说,不断地产生时髦,而时髦不断地消失;不断地需要再造时髦,这个过程当中商人是首领,商人支配了这个社会,商人造就了消费的意识形态。当然在造就这个意识形态的时候,还有快乐哲学的理论家们帮助商人。

  那我在这一部分消费主义批判里面,最后一个观点谈一谈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我个人理解资本主义有这样几个内在的矛盾。一个内在的矛盾是生产机器用力过猛。资本主义在从前资本主义从贫困时代走过来的时候,为了解决生存压力,必须生产机器要开足马力,必须使得生产机器要不断地完善。这是为社会了,但同时呢,当然要贯穿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要贯穿一种强烈的个人致富的动机。那么为了赚更多的钱,同样生产机器要开足马力,要不断地完善。那么最终造成的结果是生产的系统接近于完美,机器运转得极其和谐,极其有效率。与之对应的机器前面的人高度异化,二者同样完美是追求不到的。要想让机器系统去完美,就要委屈人。人是分工的人,人只出卖单一的部件,人不需要做全面发展的人了。人需要一只手干着活,这个手可以废掉。

  第二个内在矛盾呢是两重人格。它使得每个人都具有了两重人格。一重人格是工作。它讲究工作伦理,讲究工作狂。不工作你怎么挣钱?要敬业,要大干,要极其努力地辛苦地去工作。与之对应的是消费狂,二者可以天然地联手。你不消费狂了,你还需要工作狂吗?你不消费狂了,你挣那么多钱干什么呀?但是消费狂本身很荒诞呀。这个荒诞再往前一推工作狂也有点荒诞。假设我工作说挣了四个钟头,我就可以,每天劳动四个钟头我就可以生活得不错了,那你那个八个钟头的话是必须要为你消费狂服务了。如若不然就不需要劳动了。那么假设那个消费狂是荒诞的话,往前推那工作也不需要那么卖力气了。我们温饱早就解决了,我们有非常充足的生产力,我们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动员人们这么样大干苦干了。再往前推就是工作中资本主义贯彻的原则是最小的支出,最大的收益。那么消费当中贯彻的是什么呢?是最大的支出最小的收益。花二百块钱买一个录音机挺好的,能录音能放,花两千块钱呢?补充了又增加了十分之一的功能。你要再加进五千呢?还能给你增加二十分之一的功能。而那些功能实在增添很小很小的。但投入的钱财是巨大巨大的。在生产中在贯彻这样的逻辑最小投资,最大的支出。但是在消费当中,是最大的支出,最小的回收。再下面一个内在的矛盾是目标与手段的矛盾,目标与手段的冲突。过去那个经济学家反驳我,反驳我对轿车的批判,提出这样一个逻辑:发展轿车,因为轿车是支柱产业。搞了轿车以后呢,就可以提高GNP,提高公民的收入,于是生活就好了。就这样的三段式,支柱产业,提高GNP,好生活。他以为他这个三段论是一个极其坚固的,我都奈何不了他的。其实这个三段论其实是极其荒诞的。

  我大致上可以同意这三段论的前两段。我同意发展轿车以后有可能是支柱产业提高GNP。但是提高了GNP以后可以带来好生活,是一个非常令人生疑的这样一个论断。看起来在这个社会发展私车,那个社会搞公交,这个社会显得人均的收入很高,那个社会的人均比这个社会低一些。但是这个社会人均收入高,每个人必须把多的这部分来买车。把这部分抛掉了以后,你看另外一部分,大家的钱财收入和消费差不多,或者所多的很有限很有限的。你这部分赚了钱了,你还必须把它消费掉。而在比较这两个交通方式的时候,我没看到你好,你并不迅捷,因为堵车堵得很严重的。从经济收支上看是这样的一种对比。从时间支出上看呢,是什么样的一种对比呢。在美国平均而言一个人每天要为买车开车养车要换成劳动时间要赚钱,赚钱最终要转化成要干多少时间来赚钱就可以买车养车,开车?每天一个人要花四小时二十三分钟。来这样赚的钱可以来买车,可以养车可以开车。这是时间是这样一个概念。空间是什么概念呢?空间是一个大城市,要把它的二分之一空间用来为轿车服务,四分之一的地方做道路,四分之一空间做停车场。那么你看呢,当你选择这样一种生产生活方式后就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每天要拿四个多钟头,你有限的生命除了睡觉以外,一共就有十六个钟头了,这十六个钟头以后你要拿出四个钟头来伺候你的车。你要拿地球上最宝贵的资源,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资源能比地皮更宝贵的,因为地皮一寸也增多长不了,人越来越多,人均越来越少。要拿出我们城市人的二分之一的空间来搞这个轿车。帐算到这会儿,你还能够为刚才那个三段论辩护吗?你肯于不肯于让一个GNP给你搞遮眼法?空间、时间这是一个何等坚硬的指标!所以我说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目标与手段的冲突。

  资本主义最后一个矛盾是生态的最大破坏者,以上是我的第三部分。

  最后一部分题目是温饱解决后空虚的排遣和牛皮的获得。温饱解决后人面临着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堕落一个是升华。堕落怎么讲?人的物欲是有限的。在前面说到,你一顿能吃多少饭?你睡觉需要多大空间?人的物欲是有限的。这是其一。其二呢,活着不仅仅是食和性。你要明白你的心要比你的胃大,物欲的过量满足是荒诞和荒淫。当温饱解决了以后,当全社会的温饱大致解决以后,出路是要靠心的发育,要靠精神的发育。要追求一种高级的精神生活。物质满足了还有人在物质这儿不停顿地挖掘,就只能是荒诞和荒淫。这种问题呈现在全世界面前是在今天,但是在古代一部分人率先接触到了这个问题,这就是贵族。因为在古代虽然全社会是属于大致上说是比较贫困的,但是少数人不再贫困呀,少数人解决了温饱。那他们就率先面临着我前面所说的这个问题,他们怎么办?也就是说,他们是生命之轻的首当其冲者,怎么办呢?在西方和东方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到走着同样的一条道路,也是同样的轨迹。孔子提出六艺,礼、乐、射、御、数、书。孔子说君子不器,君子不是工具。孔子的教育最集中的体现为两方面,就是礼乐。礼乐是什么?礼乐是提高人的修养,提高人的精神生活。那么西方的贵族教育是什么呢?内容是什么呢?贵族教育不是让你学会怎么生产的,贵族教育是修辞学,体育竖琴,诗歌。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古代贵族们所投入的教育主要都不是学习生产,而是学习怎么生活。不是学习这个酒池肉林,是学习提升精神,是学习生活艺术化。虽然那个时候社会呈现出巨大的差别,但是贵族所造就的这种贵族文化实际上成为了社会贵族成为了社会的领航者。

  这种领航是有意义的。后面的跟进的人,如果你阔了,你阔了提高精神,你阔了不要奢靡,那没有意义,那是荒诞的。现在我们社会没有贵族了,没有给我们提供精神生活的样板了,那么我们跟谁,那么现在是大众文化。大众文化实际上是商人造就的,实际上你在跟商人。那好,那也不错过去跟贵族现在跟商人,那么商人是很怪诞的了。商人跟谁呢?商人是想像你们都愿意买,都愿意做这个事,我就做这个东西。那实际上是你们所追踪的是一个人想像你们要的东西,那这叫盲从。这也可以叫从众。当一个社会解决了温饱以后没有去努力去学习生活,丰富精神生活的时候,那人那些基本欲望还得满。,那基本欲望在我前面说了,这个温饱、这个舒适、还有刺激还有一个牛皮。这个刺激也不能或缺,那刺激的话,就是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不从这儿找刺激,就得从那儿找刺激。你没有学会热爱体育,热爱登山,热爱竞争击剑,热爱这些,把你的多余的能量多余的冒险的愿望释放在这些激烈的运动当中,以及更高雅的这种热情去打磨你的这种野性。你热爱诗歌,热爱音乐,这些东西都是在陶冶你。在古代像这些学习,实际上陶冶了贵族,使得贵族温饱解决以后,扔掉一些野性,当然贵族中少数的人没有得到这样的驯化,还是继续堕落下去。但是其中的很多贵族毕竟走到这样一条正道上来。那么今天同样,但是这种刺激如果没有把你引到这样一条路上去追求刺激的话,那么将怎么样呢?那么就你天天极其空虚,怎么办呀?那么就非常容易走到毒品和犯罪的道路,毒品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现象。我不是指说从有形的方面研究怎么戒毒,我是从人性方面来仔细去研究。为什么在当代毒品每况日上?就是因为温饱解决以后,人要找刺激。温饱解决后,牛皮获得怎么获得呢?物质的繁荣与民族的观念刺激了一个东西,刺激了人们被承认的欲望,在过去的社会里只是有少数人可以有这种欲望被别人承认。你看我多牛皮,被别人承认。随着物质财富增长,随着民族观念推行,想被承认的人越来越多,这事很难办。更多的人希望被注意,更多的人希望不被忘记,更多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更多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北大、上清华、上人大这样的大学。简化来说就是人人都是,越来越多的人社会刺激了他们。温饱没解决的时候不敢这么奢望,温饱还没解决呢。温饱解决了,又有民主空气,对不对,牛皮也不是你们家垄断,这是怎么办呢?我有这个愿望,大家都有这个愿望,这事难办了。

  经济的增长相对说可以无限。但是你要被承认这个事情是有限的,为什么说有限的呢?他人的注意力是一个既定的一个值,你要生活在一个小团体里,三十个人,其中有一个人赢得了29个人的注意,你要再赢得难了。每个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换句话说,一个人可以注意三个人,人人都注意到注意不了,这叫零和博弈。零和博弈就是他多了你就少了,他牛皮你就不能这么牛皮了。大家都追求被承认,很好,社会给了我们新的时代给了我们这样的空间,人人都有这样的权利,人人都有这样的自由。但是遗憾的是他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遗憾的是在一个田径场上的话,不管叫什么称号,只有冠军最引人瞩目,而冠军只有一个。亚军也不错,亚军也只有一个,第四名就等而下之了。就是在社会上引人瞩目知名度这件事永远是这样的一个金字塔。还有没有出路?还有一点出路,有一点出路就是大家不要走同一条道路,大家要摆脱单一的标准,大家要追求各得其所。只有当我们通过这样一条道路的时候。当我不再贯彻单一标准的时候,当我不再贯彻说只有学历高怎么怎么样,只有钱多怎么怎么样,只有搞物理学怎么怎么样,只有搞电脑怎么怎么样,只有搞国际贸易怎么怎么样,我自己拉琴我很高兴,我自己下棋很高兴,我自己做诗歌很高兴,我觉得最后大家在追求被承认的这样的一个出路上就必须多样化,如果不然是没有出路的。

  我提出一个问题来做这次演讲的结束语,我觉得在未来解决心理受挫的问题将大大地重于解决温饱问题。这当然因为温饱相对解决了,所以心理受挫的问题就越来越提到日程上来。我们如果解决不好这个问题我们的社会不会是一个美好可爱的社会,讲完了谢谢大家。(来源:cctv-10《百家讲坛》栏目)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他认为人生是三种追求

上一篇:我们服从星际舰队的纪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中国传世花鸟名画全集: 259 《幽兰图》
  •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今日在宇治山庄迎候他
    二月二十日前后,匈兵部卿亲王亲赴初做进香。他早有此打算,只是一直未能如愿。此次决然前行,多半是因为途中可在宇治泊宿。有人道:“宇治”与“
  •   ●阎王爷好见
      ●阎王爷好见
    ●阎王不嫌鬼瘦 ●阎王开酒店,鬼也不上门 ●阎王注定三更死,并不留人到四更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 ●阎王爷喜欢伶俐的小鬼 ●阎王也怕鬼拼命
  • 后二年赐紫
    后二年赐紫
    康熙帝龙袍古代“褐(hè)”是指粗布短衣。褐最早用葛、兽毛编织,后来通常用大麻、兽毛织就,是古时贫贱的人或地位卑贱的人穿着的衣服。为便于劳
  • 相信未来的生物技术必将给人类的生活带来更大
    相信未来的生物技术必将给人类的生活带来更大
    生命科学的发展对我们的生活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未来的生物技术对农业、环境、健康、化工等都是非常重要的。 利用生物技术将来可以由转基因生物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