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洛特兰多的强盗买卖十分兴隆
分类:科教文学

  ●[捷]恰佩克
                 
  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久得连已故的老泽林卡也记不起这件事来了,可他连我的大胖子先曾祖父都记得。话说就在这很久很久以前,布伦德山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坏强盗在那里称王称霸,他的名字叫做洛特兰多,是世界上还不曾有过的最凶恶的杀人魔王。他手底下有二十一个帮手,五十个贼,三十个骗子,两百个帮凶、走私犯和窝赃犯。这个洛特兰多在各条路上设有埋伏——在波日奇,在科斯捷列茨,在格罗诺夫,只要有赶车运货的、商人、犹太人或者骑士路过这些地方,洛特兰多马上扑上去,哇啦哇啦大叫,把他们洗劫一空。倒霉家伙碰上洛特兰多,只要没让他给砍死、射死或者在树枝上吊死,就该欢天喜地,谢天谢地了。这个洛特兰多就是这么一个坏蛋和野蛮人!
  比方说,一个客商骑着马一路上走,嘴里对马叫着:“喏喏,唔唔,走吧,走吧”,心里却在自得其乐地盘算,到了特鲁特诺夫怎么能把货物卖个好价钱。路上穿过森林,这时候他开始想到强盗,不由得心中害怕,——于是他唱起快活的歌来,好壮壮胆,不去想这件事。可忽然之间出来了一个大汉,完全像座山似的,肩膀比什麦卡尔先生或者亚盖列克先生的还宽,而且比他们高出两头,长一把大胡子,把脸都遮住了。这个大汉在马前一站,大声叫道:“要钱包还是要性命!”他用有臼炮那么粗的手枪对准这个客商。不用说,客商当然乖乖地把钱奉上,可洛特兰多还拿走了他的车子、货物和马,剥掉了他的长袍、裤子和鞋子,而且抽两鞭子,好让这倒霉家伙快点跑回家。我告诉你们吧,这个洛特兰多简直是个该上绞刑台的家伙。
  由于这整个地区没有别的强盗(在马尔肖夫有一个,可要跟洛特兰多相比,那简直只能算是一只小鸡),所以洛特兰多的强盗买卖十分兴隆,不久他就比哪个骑士都富有。这个老强盗有一个很小的儿子,他不禁想:“我让他去读书吧,尽管读书要花好几千块钱,可我还出得起。让他学点德语和法语——‘比特。申’(德语:意为”请便“)和‘热乌谢姆’(法语:意为”我爱你们“。)——学说各种温柔的话;还让他学弹钢琴,跳四对舞,用盘子吃饭,用手帕擤鼻涕,样样做得规规矩矩,彬彬有礼。我虽然是个普通的强盗,可我儿子受的教育要不比伯爵差。我说到就做到!”
  他是说到做到。他骑上马,让小洛特兰多坐在马鞍上他的前面,就上布罗乌莫夫去了。到了那里,他把马停在黑衣教士修道院的大门口,把儿子从马上抱下来,大声碰响踢马刺,——一直走到修道院院长面前。
  “喂,神父,”他用粗鲁的声音说,“我把这个孩子交给您教育了,让您教他吃,教他擤鼻涕,教他跳舞,教他说‘比特。申’和‘热乌谢姆’,一一一句话,教他骑士应该知道和应该会的一切。喏,”他说,“为了这件事,我给您一大袋杜卡特、路易多尔、弗罗伦、披亚斯特、卢比、拿破仑金币、杜布朗、卢布、三马克银币、基尼、古罗斯银币、荷兰金币、皮斯托尔、英国金镑(以上一大串名称都是各国古今货币),让他在您这里生活得像个小王子。”
  他说完这番话,喀嚓一个向后转,骑马回森林去了,把这个小洛特兰多留下给黑衣教士们照顾。
  小洛特兰多于是在他们的修道院里跟年轻的王子、伯爵和其他豪富家的子孙一起学习。胖神父斯皮里东教他说德语的“比特。申”和“格霍尔萨梅尔。迪内尔”(德语:意为“您的忠诚的仆人。”),多米尼克神父向他灌输“特莱。沙尔梅”和“西。乌。普莱”(法语:意为“我十分震惊”、“请”。)等等法语,阿梅德伊神父教他礼貌用语、小步舞和优雅的举止,而合唱队指挥克劳普内尔先生教他擤鼻涕时声音细得像吹长笛,柔和得像吹木笛,而不要吧吧响得像吹低音巴松管、长号、小号、带直升式活塞的短号或者汽车喇叭,跟老洛特兰多擤鼻涕时那样。总而言之,他们教给他作为一个体面的、真正的骑士所应该具备的种种最文雅的规矩和态度。必须承认,年轻的小洛特兰多穿着他那身花边领子天鹅绒衣服实在非常潇洒;他完全忘记了他是在布伦德荒山的山洞里,在强盗们中间长大的,他也忘记了他的父亲一一老强盗和杀人不眨眼的洛特兰多——是披牛皮,有一股马气味,像所有强盗一样抓起生肉就吃的。
  长话短说,年轻的洛特兰多学识丰富,姿态优美,但正当他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时,有一天布洛乌莫夫修道院的大门外忽然响起嗒嗒的马蹄声,他父亲那个头发蓬乱的跟班从马上跳下来,砰砰砰地敲门,接着由看门的修士放进屋来,用粗鲁的声音说他是来接洛特兰多少爷回去的,因为他的老子老洛特兰多临终前要把他的独生儿子叫回去继承他的遗业。小洛特兰多流着泪同尊敬的黑衣教士神父们以及在这儿读书的少爷们告别,然后跟着那跟班骑马回布伦德山去,心里盘算着父亲想交给他一份什么遗业,暗暗矢志要把这个事业虔诚地、老老实实地继承下去,并对一切人都彬彬有礼。
  他们最后来到布伦德山,跟班把少爷带到他临终的父亲的床前。老洛特兰多躺在一个大山洞里,胸前盖着生牛皮,上面盖着马皮。
  “怎么样,文采克,你这浪荡鬼?”他问派去的跟班,“你终于把我的小子带来了吗?”
  “亲爱的父亲,”小洛特兰多跪倒在他床前,叫着说,“上帝保佑您长期把快乐带给亲人,把无上的光荣传给后代……”
  “等一等,小子,”老强盗低声说,“我这就要归阴,没工夫跟你闲扯了。我原打算给你留下一大笔财富,好叫你不用干活过日子。可是一一真是晴天霹雳!——你明白吗,小子?我们这一行倒大霉了!”
  “唉呀,父亲,”小洛特兰多叹了口气。“我没有想到您病得这么厉害。”
  “是啊,”老头儿发牢骚说,“外加有一批坏蛋恨得我要死,我不能上远处去做买卖了。连客商这些坏家伙也绕开走,不在附近的路经过。我的事业该交给更年轻的人了。”
  “亲爱的父亲,”年轻人热情地低声说,“让全世界作证,我发誓要把您的事业进行下去,忠心耿耿、全心全意、对所有人尽可能彬彬有礼地进行下去。”
  “我不知道你彬彬有礼会有什么结果,”老头儿咕噜说,“我可是这么干的:谁还手就杀掉谁。孩子,对谁也别低头哈腰:你要知道,这样做对我们这一行不大合适。”
  “您的这一行是什么呢,亲爱的父亲?”
  “抢劫。”老洛特兰多回答了一声,就断气了。
  小洛特兰多孤零零一个人留在人世上,一方面,父亲的死使他无比伤心;另一方面,由于发过誓,他得当强盗。
  三天以后,头发乱篷蓬的跟班文采克来见,说他们大伙儿没东西吃了,得动手干他们的营生了。
  “亲爱的伙计,”小洛特兰多可怜巴巴地低声说,“难道当真得这样做吗?”
  “还能怎么样呢?”文采克粗暴地回答说,“少年,这儿可不是修道院,不管念多少遍‘我们在天的父啊’,也不会有人送来塞肉鸽子的,要吃就得干!”
  小洛特兰多拿起一把出色的手枪,跳上马,到大路上去了,一一嗯,大约是在巴特内维策吧。他埋伏在那儿,单等有客商经过就动手枪。瞧,真的:一个小时不到,路上就出现了一个商人,带着一大批衣料,用车运到特鲁特诺夫去卖。
  小洛特兰多从藏身地方骑马出来,深深鞠了个躬。商人看见这么一个英俊的先生跟他鞠躬行礼,心中十分奇怪,一一好吧,于是他也鞠躬问好:“祝您身体永远健康!”
  小洛特兰多放马走近,又行了一个礼。
  “对不起,”他温和地细声细气地说,“但愿我没把您给吓唬了。”
  “一点也没有,”商人回答说,“我能给您效点什么劳呢?”
  “先生,我恳切地请您不要害怕,”小洛特兰多接着说,“我是一个强盗,布伦德山大王,可怕的洛特兰多。”
  这商人很狡猾,一点也不害怕。
  “老天爷啊,”他叫道,“那么您我两人是同行了,因为我也是个强盗——科斯捷列茨的嗜血鬼切佩尔卡。您没听说过吗?”
  “我还没有这个荣幸得知大名,”小洛特兰多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尊敬的同行,我还是初到这里。我刚继承了先父的遗业。”
  “哦,”切佩尔卡先生说,“是继承了老洛特兰多的遗业,对吗?这是一份历史悠久的强盗事业,名扬四海。是个很可靠的行业啊,洛特兰多先生。我衷心祝贺您。不过您知道,我是您故世父亲的生死之交。有一次我和他都正好在眼前这个地点相会。他曾对我说过:”你知道吗,嗜血鬼切佩尔卡?我和你又是邻居又是同行。让咱们分分地界吧——这条从科斯捷列茨到特鲁特诺夫的路算是你的,你在这条路上抢你的吧。‘他这么说了,我就跟他拍手成交,——您明白吗?“
  “啊,请一千个原谅!”小洛特兰多恭敬地回答说,“我确实不知道这是您的地界。我很抱歉,竟跑到您的地界里来了。”
  “噢,这算不了什么!……”狡猾的切佩尔卡回答说,“不过您父亲还说:”这么办吧,嗜血鬼切佩尔卡,要是我或者我的手下来到这里,你可以缴下来人的手枪、帽子和衣服,让他记住这是你的地界。‘那位老好汉就是这么说的,而且跟我拉手成交。“
  “既然这样,”小洛特兰多回答说,“我认为我有义务恳请您收下我这把有镶嵌的手枪、插着真正鸵鸟毛的贝蕾帽和英国天鹅绒做的衣服留念,并表示我对您无比尊敬,为令您不快而致歉。”
  “好吧,”切佩尔卡回答说,“拿来吧。我愿谅您。不过先生,以后可别这样了,嗯喏,走吧,小鹰!再见,洛特兰多先生。”
  “一路平安,我的高贵和宽宏大量的先生!”小洛特兰多在他身后叫,接着回转布伦德山,不但没有抢到东西,连自己的衣服都奉送了。
  跟班文采克狠狠地责备了他一顿,并严厉地吩咐他,下一回见人就要杀。
  第二天小洛特兰多佩着他细长的宝剑,在兹贝奇尼克附近的路上埋伏着。很快就来了一大车货物。
  小洛特兰多走出来,对赶车的人大叫:“很对不起,先生,可我得杀了你。劳驾您快点祈祷,准备送死吧。”
  赶车的人跪下来开始祈祷,同时动脑筋怎么能摆脱这件倒霉事。他说了一声“我们在天的父”,又是一声“我们在天的父”,就想不出什么别的话来说。他说了十遍“我们在天的父”,二十遍“我们在天的父”,一—一个劲地“我们在天的父”。
  “怎么啦,先生?”小洛特兰多装出很凶的样子问道,“您准备好送死了吗?”
  “那还用说!”赶车的回答说,上牙跟下牙直打架。“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三十年没进教堂,像异教徒那样咒骂神明,乱叫,乱骂,好赌如命,真是罪孽深重啊。要是我能先去波利策忏悔一次,也许上帝会饶恕我的罪过,不把我的灵魂投入地狱不灭的火中。您看怎么样?我马上上波利策去忏悔,转眼就回来。那时您再杀我吧。”
  “很好,”小洛特兰多答应了,“我在您的车旁边等您。”
  “好的,”赶车的说,“不过请您把我的马先给我用一用,让我好快一点回来。”
  彬彬有礼的小洛特兰多听他一说,也同意了,赶车的就骑上他的马上波利策去。小洛特兰多放开赶车人另外几匹马,让它们到草地上去吃草。
  可这个赶车的是个大滑头。他没到波利策去忏悔,却拐弯来到最近的一家饭馆,告诉大家路上有强盗,正在等着他。接着他为了壮胆,喝够了酒,带了三名伙计回到小洛特兰多这儿来。他们四个人狠狠地揍了倒霉的小洛特兰多一顿,把他赶回山里去了。于是这位彬彬有礼的强盗回到山洞,不但没有抢到钱,却连自己的一匹马也丢掉了。
  第三回,小洛特兰多骑马到通纳霍德的路上等买卖。忽然他看见来了一辆马车,车上用篷布蒙着。一个商人正要把车赶到纳霍德,上摆满鸡心蜜饼的市场去。小洛特兰多又站到路当中来大叫:“过路的,快投降!我是强盗!”
  这是头发乱蓬蓬的文采克教他的一套。
  商人把车停下来,搔搔后脑勺,回头对车里面说:“您听见了,老太婆,来了一位强盗先生。”
  车篷掀起,从车里钻出一个胖老大娘。她双手叉着腰,冲着小洛特兰多大叫大嚷:“哈,你这无法无天的人,大坏蛋,巴宾斯基(巴宾斯基。瓦茨拉夫(1796一1879),捷克的著名大盗,关于他有种种传说。),土匪,巴尔纳巴什,杀人不眨眼的,吉普赛黑人,恶鬼,黑嘴狗,浪荡鬼,不要脸的东西,哥利亚(《圣经》中人物,非利士族巨人,被青年大卫所杀。),白痴,暴徒,恶棍,无礼家伙,强盗,流浪汉,汪汪叫的狗——你怎么胆敢这样袭击老实正派的人?!”
  “对不起,太太,”小洛特兰多伤心地低声下气说,“我没想到车上有一位太太。”
  “当然有太太,”女商人说下去,“而且是一位高贵的太太,哼,你这暴徒,犹太,该隐(该隐是《圣经》中人物,他曾杀害弟弟),叛徒,蠢货,吸血鬼,懒汉,吃人生番,魔王,鬼脸,扫帚星,坏蛋!”
  “一千个对不起,我使您受惊了,太太,”小洛特兰多完全手足无措,叽叽咕咕说,“特莱。沙尔梅,马丹,西。乌。普莱,我深深抱歉,竟然……竟然……”
  “滚开,笨蛋!”尊贵的太太骂不停口。“你是个蠢钝儿,异教徒,大蝙蝠,窝囊废,无礼家伙,死硬分子,海盗,要饭的,下等人,稻草人,坏蛋,损人利己的东西,魔鬼,强盗,里纳尔多。里纳尔丁(德国作家克里斯蒂安。奥古斯特。富尔皮乌斯(1762一1827)的同名小说中一个强盗的名字。),恶狗,畜生,撒旦,巫师,该上绞刑台的,自私鬼,脓疮,小偷,恶霸,土耳其人,鞑靼人,老虎……”
  小洛特兰多不敢再听下去撒腿就逃,到了布伦德山还不敢停脚,因为他老觉得风吹来这样的话:“孬种,吸血鬼,坐牢的,杀人凶手,粗鲁的,猛兽,恶鬼,恶棍,凶神,害人情,毒蛇精,财迷……”
  回回都这样。在拉蒂博日策,这年轻强盗去袭击一辆金色的马车,可里面坐的是拉蒂博日策的一位公主;她太美了,小洛特兰多不禁爱上了她,只拿走了她的一样东西——而且先获得她的同意,——就是一条香喷喷的手帕。当然,拿到这东西,他那帮布伦德山强盗吃不饱肚子。另一回他在苏霍夫日策袭击一个卖肉的,他正赶着一头牛到乌皮策去宰掉;小洛特兰多要杀掉他,这卖肉的求他转告他的十二个小孤儿这句话那句话——全是些可怜巴巴的事,听得小洛特兰多哭了起来,不但放走了卖肉的和他那头牛,而且送给他十二个金币,叫他给他的十二个孩子一人一个——让他们作为纪念,记住这位壮士洛特兰多。其实这卖肉的——真是个大骗子!一—是个老光棍,不但没有十二个孩子,他家里连一只猫也没有。
  长话短说,每当小洛特兰多要杀什么人或者抢什么人的时候,他的礼貌和同情心总是使他无法下手,因此他不但什么也没抢到,正好相反,还要奉送掉自己的东西。
  这一来他的买卖完全破产。跟随他的人,以头发乱蓬蓬的文采克为首,全都散了伙,宁愿回到人们中间去老老实实地干活过日子。文采克本人进了格罗诺夫一个磨坊当填料工人,那座磨坊至今还坐落在一座教堂旁边。结果单剩下小洛特兰多一个人在布伦德山的那个强盗巢里;他饿得不知道怎么办好。于是他想起布罗乌莫夫修道院那位很爱他的院长,就骑马上他那儿去,照老样子请教他。
  小洛特兰多来见修道院院长,在他面前跪下来,流着泪告诉他,自己怎么对父亲发过誓要当强盗,可是他这样一个受过教育、循规蹈距、知书识礼的人在未得到对方同意时是不能杀人,也不能抢人家东西的。那他现在干什么行业好呢?
  院长在回答以前先闻了十二回鼻烟,反复想了十二次,最后才轻轻地说:“我亲爱的孩子,我很称赞你这样彬彬有礼,循规蹈距。你是不能当强盗,一—第一,因为这是滔天大罪;第二,因为你不适宜干这种勾当。不过你也不能违背你对你父亲发过的誓。因为你一定要拦住过路人讨东西,但又需出于正当的动机:到关卡或者过道口找一个位置吧,你就坐在那儿等着,只要看见有人走过,你就到路上来收两个铜币的过路税。这就完了。干这种事你可以像你习惯的那样彬彬有礼。”
  院长给特鲁特诺夫的区长写了封信,求他让小洛特兰多在一个关卡当上一名收税员,小洛特兰多带了这封信去见特鲁特诺夫的区长,在通扎列西耶的路上得到了一个职务。就这样,彬彬有礼的强盗成了大路上的一名收税员,他拦住大车和马车,老实地向每一辆车收两个铜币。
  过了许多许多年,有一回布罗乌莫夫的这位修道院院长坐上四轮马车,要上乌皮策去拜访那儿一位教区神父。这次旅行使他很高兴,因为还能在关卡看到彬彬有礼的小洛特兰多,看看他生活得怎样。果真,到了关卡那儿,一个大胡子来到他的四轮马车跟前一一他就是小洛特兰多,——向院长伸出了手,凶狠狠地咕噜着什么。
  院长于是伸手去拿钱包,由于他胖了点,他得一只手伸到裤子口袋里去,一只手捂住大肚子。因此拿出钱包来就不怎么利索。
  洛特兰多生气地叫骂起来:“喂,快点,你怎么啦?为了两个子儿,要我等多少时候啊?”
  “我没有铜币,”院长在钱包里翻寻着说,“先生,我给你一个银币,请找给我吧。”
  “哼,你这该死的东西,”洛特兰多怒火冲天地说,“铜币也不带,那你上什么鬼地方去?你给我拿出两个铜币,如若不然,你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洛特兰多,洛特兰多,”院长用责备口气说,“你不认识我了吧?你的礼貌上哪儿去了?”
  洛特兰多愣住了:说实在的,直到这会儿他才认出了修道院院长。他咕噜了一声什么怪话;可接着他醒悟过来。说道:“院长,现在我这样没有礼貌,您可不要奇怪。谁见过收税人、管桥头的、关员或者法院执行吏有不吆五喝六的?”
  “你说得对,”院长回答说,“是还从来没见过。”
  “好,”洛特兰多粗暴地说了一声,“那您就过去,见您的鬼去吧!
  这个讲一位彬彬有礼的强盗的童话到此结束了,他多半已经死掉,不过他的后代你们在许许多多地方可以看到,从他们开口就莫名其妙地骂我们的样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这样骂人可是不应该的……
  (任溶溶译)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洛特兰多的强盗买卖十分兴隆

上一篇:邀迎嘉客易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先问尼姑说
    先问尼姑说
    且说胡登举上来,站立一边,施公带笑说:“贤契,方才九黄、七珠等对词,都听真了?”胡登举含悲说:“门生听真了。叩求老父师严究候结。”施公道
  • 管仲楚国购鹿计
    管仲楚国购鹿计
    楚国樵夫诱敌计 管仲智过鬼泣谷 管仲楚国购鹿计 曹刿长勺论战术 荀息借道取虞虢 荀息叠蛋谏晋王 秦穆公羊皮换贤 栾枝尘土惑敌军 齐姜为大业醉夫 烛之
  • 闻将军攻此关不下
    闻将军攻此关不下
    却说来兵攻下泽州之后,于翌日进抵接天关。守将陆亮方乃与王文商议曰:“宋师长驱而来,当何计以退之?”文曰:“关隘险固,只可坚守,待宋师粮尽
  • 年轻人跟着第三位导师又学了一年
    年轻人跟着第三位导师又学了一年
    从前,有位住在瑞士的老伯爵只有一个儿子,可这儿子傻傻的,什么也学不会。父亲于是对儿子说:“听着,儿子。我已经尽一切努力教你,可你什么都没
  •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这儿(公馆院子里的牛蒡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这儿(公馆院子里的牛蒡
    这个国家里最大的绿叶子,无疑要算是牛蒡的叶子了。你拿一起放在你的肚皮上,那么它就像一条围裙。如果你把它放在头上,那么在雨天里它就可以当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