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兹先生答应他们联盟将有一个领袖
分类:科教文学

  希科回到卢佛宫,外表十分冷静,内心却十分喜悦。

  这是因为他完成了三件称心如意的事:第一,他帮了比西这样的勇士一个大忙;其次,他策划了一点阴谋诡计;第三,他使国王可以根据情况的需要,反击一次宫廷政变。

  的确,如果让人所共知的比西的聪明和勇敢,同人所共知的几位吉兹先生的团结一致的精神,结合起来,美丽的巴黎城就可能出现一次暴风骤雨的危险。

  国王所害怕的一切,希科所预见的一切,都像可以料到的那样发生了。

  清晨,吉兹先生在家中接见了神圣联盟的骨干分子,他们把昨天在十字路口、大饭店的门口和教堂的祭坛里公开征集到的签名汇成册子,给他送来。吉兹先生答应他们联盟将有一个领袖,而且叫他们每人发誓承认国王所任命的领袖。然后吉兹先生同红衣主教和马延先生会商以后,就出门到安茹公爵家里去了。他是在昨晚十点钟左右同公爵分手的。

  希科早已料到他会到公爵家里来,因此,一走出比西的公馆,希科马上到阿朗松公馆附近溜达,这所公馆建在奥特弗耶街同圣安德烈街的转角处。

  他在那里等了不到一刻钟,就看见他等待的那个人从于歇特街走出来了。

  希科躲进公墓街街角,吉兹公爵没有看见他就走进了安茹公馆。

  公爵遇见了亲王最亲近的贴身男仆,男仆正因为主人迟迟未归而惴惴不安,可是他猜到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亲王一定在卢佛宫过夜了。

  公爵问,既然亲王不在,他可不可以同奥利里谈谈话;贴身男仆回答说,奥利里就在主人的书房里,公爵完全可以去问他。

  公爵走进书房。

  奥利里是亲王的琴师和心腹,他熟悉安茹公爵的一切秘密,应该比任何人更知道亲王殿下的行踪。

  奥利里此时起码正同贴身男仆一样惴惴不安,他的手指在诗琴的弦上漫不经心地弹几下,不时扔下诗琴,走到窗口,透过玻璃张望公爵是否回来。

  他派人到卢佛宫去问了三次,每次都得到答复说,爵爷很晚才回到宫里,现在还在睡觉。

  吉兹先生向奥利里询问安茹公爵的情况。

  奥利里说,他是昨天晚上在枯树街角同他的主人分手的,因为那时有一大群人涌向吉星旅馆参加那里的集会把他们冲散了。他只好回到阿朗松公馆来等待,不知道亲王殿下决定在卢佛宫过夜了。

  琴师又告诉洛林亲王,他三次派人去卢佛宫,每次都得到同样的回答。

  公爵说道:“已经十一点钟了,他还在睡觉,这不大可能。这种时候连国王也起来了,奥利里,您应该亲自到卢佛宫走一遭。”

  奥利里说:“我也想过了,大人。可是我害怕所谓睡觉只是他吩咐卢佛宫门房的一句话,他自己到城里寻花问柳去了;如果真是这样,我去找他说不定会惹他生气。”

  公爵说:“奥利里,请相信我,亲王殿下是一个很有理智的人,他不会在像今天这种日子去寻花问柳的。您不必害怕,到卢佛宫去吧,您会在那里找到亲王殿下的。”

  “既然您要我去,先生,我这就去,可是我对他说什么呢?”

  “您对他说卢佛宫的召见定在下午二时,在谒见国王之前,我们几个人应该碰个头。”说到这里公爵很不礼貌地作了一个大发脾气的样子,继续说道:“在国王要任命一个神圣联盟领袖的时候,根本不应该睡觉。”

  “很好,大人,我立刻去请殿下回来。”

  “您告诉他,我正在这里很不耐烦地等他;因为召见虽然定在两点,很多人早已到了卢佛宫,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了。我一边等,一边派人去找比西先生。”

  “好,就这样,大人。可是如果我找不到亲王殿下,我怎么办?”

  “如果您找不到亲王殿下,奥利里,就不必再去到处找他了;您只要事后告诉他我多么迫切地想会见他就行了。不管怎样,我一点三刻一定到达卢佛宫。”

  奥利里向公爵行礼以后走了出去。

  希科看见他走出来,猜到了他外出的原因。

  要是吉兹公爵知道了安茹先生已被捕,一切都完了,至少事情要乱得一团糟。

  希科看见奥利里沿着于歇特街要过圣米歇尔桥,他赶紧迈开他的两条长腿飞速奔过圣安德烈艺术街,从内斯勒渡口过塞纳河,这时候奥利里只刚刚到达离大夏特莱一箭之遥的地方。

  我们得紧紧跟住奥利里,因为他要带我们到今天将要发生的重大事件的场所。

  他穿过挤满了市民的码头,这些市民都露出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到达了卢佛宫;他觉得在喜气洋洋的巴黎中间,卢佛宫依然保持着安静和温和的外貌。

  奥利里懂得人情世故,也熟悉宫里的人。他先同门卫官闲聊。门卫官对那些前来打听消息或者寻觅丑闻的人来说,永远是一位重要人物。

  门卫官满脸堆笑:今天国王醒过来时情绪非常好。

  奥利里放过门卫官,去找司阍。

  司阍正在检阅一班穿上新服装的仆人,而且分发给他们一种新式的长戟。

  司阍向奥利里微笑,同他应酬了几句,使得奥利里认为宫里的政治气氛非常好。

  因此,奥利里走了过去,登上那道通向公爵卧室的大楼梯,一路上不停地对那些已经三三两两地分散在楼梯上和候见室里的朝臣们行礼致意。

  到了亲王殿下卧室的门口,他发现希科正坐在一张折凳上。

  希科正在自己一个人下棋,仿佛聚精会神在思索下一步怎样走。

  奥利里想走过去,可是希科的两条长腿把整个楼梯口都霸占了,他无法通过。

  奥利里不得不拍了拍加斯科尼人的肩膀。

  希科说道:“哦!原来是您,对不起,奥利里先生。”

  “希科先生,您在干什么?”

  “您看见了,我在下棋。”

  “自己一个人吗?

  “是的……我在研究一下佳着……您会下棋吗,先生?”

  “不大会。”

  “是的,我知道,您是音乐家,而音乐是一门十分困难的艺术,那些研究这门艺术的有天赋的人,不得不把自己的全部时间和全部精力都花在这上面。”

  奥利里笑着问他:“那么这盘棋相当难下了?”

  “是的,我担心的是我的国王,您知道,奥利里先生,在象棋中,国王是一个非常笨的棋子,一点不起作用,本身既没有意志力,又不能向左走一步,向右走一步,向前进一步,向后退一步,而他的四周却被一些十分机警的敌人包围着,首先是这些马,它们一着可以跳三格,然后是这一大群小卒子,它们包围他,挤他,骚扰他,使他耳目闭塞,听见的尽是坏主意,当然啰,用不着多久这位君主就完蛋了。当然,国王还有一个象[注]在前面,这个象可以从棋盘的一端跑到另一端,总是来来去去,忙忙碌碌,而且有权出现在国王的前面、后面和旁边。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象对国王越是忠心耿耿,所冒的风险越大;奥利里先生,眼前这时刻,我只能向您承认我的国王和我的象正处在极端危险的境地里。”

  奥利里问道:“可是希科先生,什么偶然的机会,使您跑到亲王殿下的房门口,研究起棋术来了?”

  “因为我在这里等凯吕斯先生,他在里面。”

  奥利里问道,“他在哪儿?”

  “在亲王殿下的房间里。”

  奥利里十分惊讶地再问:“在亲王殿下的房间里,凯吕斯先生?”

  在谈话的过程中,希科已经给琴师让开路,不过让路的方法是把棋盘和坐凳一起搬到走廊里,使得这位吉兹先生的使者,现在正处在他和房门之间。

  琴师在门前仍然犹豫了片刻。

  他问道:“据我所知,凯吕斯先生同亲王没有深交,他在安茹亲王的房间里干什么?”

  希科满脸神秘地说:“嘘!”

  然后,两只手仍然继续拿着棋盘,只把高大的身躯向前一俯,双脚不必离地,他就把嘴唇凑到奥利里的耳朵上,轻轻地对他说;

  “他是为了他们之间昨天的一场小小的口角,来向亲王赔罪的。”

  奥利里说道:“真的吗?”

  “这是国王要求他来的。您得知道他们两兄弟目前相处得非常好,国王不能容忍凯吕斯的一句无礼的话,而凯吕斯奉命前来低头认罪的。”

  “真的吗?”

  希科说道:“啊!奥利里先生,我相信卢佛宫就快变成阿卡狄亚[注],而两兄弟则双双变成阿卡狄亚里的知音。啊!对不起,奥利里先生,我总是忘却您是一个音乐家。”

  奥利里莞尔一笑,走进了候见厅。他开门时把门开得大了些,可以容许希科同凯吕斯交换了一下含有深意的眼色,不过很可能凯吕斯早已得到了通知。

  希科又埋头去研究他的明争暗斗的棋术去了,一边研究,一边继续不断地责骂他的国王,对于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正国王来说,他的责骂并不算太凶狠,可是对于一颗象牙棋子来说,则未免太凶狠了。

  奥利里一走进候见厅,马上受到凯吕斯的深深的敬礼。凯吕斯手里拿着一根镶嵌着象牙细工的乌木小棒,正在那里急促地旋转,小棒精美异常,他正在拿着作比尔包开游戏[注]。

  奥利里看见凯吕斯接住了一个十分难接的球时,不由得赞美道:“好极了!凯吕斯先生,好极了!”

  凯吕斯说道:“啊!亲爱的奥利里先生,我什么时候才能玩比尔包开像您弹奏诗琴一样好呢?”

  奥利里听了这话不免有点恼火,他说道:“等到您花在研究这玩意儿上的日数,和我花在诗琴上的年数一样多,那时就可以了。怎么不见亲王殿下?先生,您今早不是同他谈过话吗?”

  “我的确要谒见亲王殿下,亲爱的奥利里,可惜熊贝格已经抢先一步进去了。”

  琴师又吃了一惊:“啊!熊贝格先生也在这儿?”

  “哦!是的。这是国王作出的安排,他在饭厅里。请进去吧,奥利里先生,顺便拜托您禀告亲王一声,说我们在等他接见。”

  奥利里打开第二道门,看见熊贝格半躺半坐在一个填满羽毛的宽大矮榻上。

  天花板上用丝绳吊着一只金环,他的腰包里满满地装着一些发出香味的小泥丸,斜倚着的熊贝格用一根吹管瞄准金环把小泥丸一个个吹过去,一条爱犬每看见一颗小泥丸碰在墙壁上而没有砸碎,就奔过去把泥丸捡回来。

  奥利里不禁惊叫起来:“怎么!在亲王殿下的房间里玩这种游戏!……啊!熊贝格先生!”

  熊贝格停止他那练眼力的玩意儿,说道:“啊!早上好[注]!奥利里先生,您看,我在这里消磨时间等待亲王接见哩。”

  奥利里问道:“亲王殿下在哪里?”

  “嘘!大人这时候正为宽恕埃佩农和莫吉隆的事忙着呢。不过您同亲王亲密无间,难道您也不能进去?”

  音乐师问道:“也许我现在进去有点冒失?”

  “一点也不,恰恰相反,您会在他的画室里找到他的;进去吧,奥利里先生,进去吧。”

  说着他就抓住奥利里的肩头把他推进隔壁房间里。吃惊得目瞪口呆的琴师,一走进去首先看见的是埃佩农对着镜子在用胶水把胡须粘直,然后看见莫吉隆坐在窗口附近,在剪一些淫荡的图画,同这些图画相比,格尼德的爱神庙里的浮雕[注],同卡普里[注]的蒂贝尔浴池的图画,简直是圣洁的了。

  公爵没有佩剑,坐在他们两人之间的一把扶手椅里。他们不看他则已,一看他准是为了监察他的一举一动;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尽是些难以入耳的冷言冷语。

  公爵一看见奥利里,立刻想奔过去同他相会,可是莫吉隆说话了:

  “慢着,大人,您踏在我的图画上了。”

  琴师惊叫起来:“我的天主!我看见什么了?他们在侮辱我的主人。”

  埃佩农一边继续把自己的胡须翘成弯形,一边说道:“那位亲爱的奥利里先生,他好吗?我看他很好,因为他的脸有点发红。”

  莫吉隆说道:“音乐家先生,很对不起,请您把您的那把小匕首交给我。”

  奥利里说:“先生们,先生们,你们难道忘记了你们在什么地方?”

  埃佩农说:“记得,完全记得,我亲爱的俄耳甫斯[注],这就是我的朋友要您把匕首交给他的原因,您看得很清楚,公爵先生身上一把刀子也没有。”

  公爵用充满悲愤的声音说:“奥利里,您难道还猜不出,我已经成了阶下囚。”

  “阶下囚?谁的阶下囚。”

  “我哥哥的阶下囚。你看见监视我的狱卒是些什么人,还不明白吗?”

  奥利里惊异地叫了一声,说道:

  “要是我早猜到就好了。”

  希科突然走进来,带着嘲讽地说:“如果您猜到,您就会带诗琴来给殿下排忧解闷了,亲爱的奥利里先生。不过我已经想到了,我派人把它取来了。给你。”

  希科果然把奥利里的诗琴交给可怜的琴师。在希科的背后,可以看得见凯吕斯和熊贝格在张大嘴巴打呵欠。

  埃佩农问道:“希科,您的那盘棋呢?”

  凯吕斯说道:“是呀,下完了没有?”

  “先生们,我相信我的象能够挽救国王,不过,也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来吧,奥利里先生,我们物物交换,您把您的匕首交给我,我把这诗琴给您吧。”

  十分沮丧的琴师听从了,乖乖地把匕首交了出来,走过去在公爵脚下的一个坐垫上坐了下来。

  凯吕斯说:“我们的捕鼠笼里已经捕到了一只,再去等待别的吧。”

  这句话把刚才他们演的是一场什么戏,都给奥利里解释清楚了。凯吕斯又回到候见厅他原来的岗位上去,只不过,他要求熊贝格把各自手中的玩意儿换一换,他拿乌木棒去换吹管。

  希科说道:“对极了,娱乐得变换花样;我为了换花样,我不下棋了,我去神圣联盟的签名簿上签名。”

  他把房门关上了,留下可怜的琴师给亲王殿下在房间里作伴。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吉兹先生答应他们联盟将有一个领袖

上一篇:主张抗日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管仲楚国购鹿计
    管仲楚国购鹿计
    楚国樵夫诱敌计 管仲智过鬼泣谷 管仲楚国购鹿计 曹刿长勺论战术 荀息借道取虞虢 荀息叠蛋谏晋王 秦穆公羊皮换贤 栾枝尘土惑敌军 齐姜为大业醉夫 烛之
  • 闻将军攻此关不下
    闻将军攻此关不下
    却说来兵攻下泽州之后,于翌日进抵接天关。守将陆亮方乃与王文商议曰:“宋师长驱而来,当何计以退之?”文曰:“关隘险固,只可坚守,待宋师粮尽
  • 年轻人跟着第三位导师又学了一年
    年轻人跟着第三位导师又学了一年
    从前,有位住在瑞士的老伯爵只有一个儿子,可这儿子傻傻的,什么也学不会。父亲于是对儿子说:“听着,儿子。我已经尽一切努力教你,可你什么都没
  •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这儿(公馆院子里的牛蒡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这儿(公馆院子里的牛蒡
    这个国家里最大的绿叶子,无疑要算是牛蒡的叶子了。你拿一起放在你的肚皮上,那么它就像一条围裙。如果你把它放在头上,那么在雨天里它就可以当做
  • 在被绷紧的时间里
    在被绷紧的时间里
    原标题:听说丨你别急,慢慢来 你别急,慢慢来 经常在朋友圈看到这样的句子:要是一天有48个小时可以拿来用就好了。 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要提高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