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国王的动作和声音惊醒
分类:科教文学

  天主的声音弄错了,对希科说话以为是对国王说话

  国王同希科一动不动地静默了大约十分钟。猛然间国王吃惊地一跳,在床上坐了起来。

  希科正处在将睡未睡的甜蜜迷糊状态中,被国王的动作和声音惊醒,也坐了起来。

  他们俩都用闪闪发亮的眼光互相注视。

  希科低声问道:“什么?”

  “气息!”国王用更低的声音回答,“气息!”

  正说着那个镀金的半人半兽神手上拿着的蜡烛灭了一根,然后第二根也灭了,接着是第三根,最后连最末一根也灭了。

  希科说道:“哎哟!多厉害的气息!”

  希科还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字,那盏吊灯也熄灭了,整个房间只靠壁炉的残烬照亮。

  “注意!”希科一边说一边完全站了起来。

  国王在床上弯腰躬背地说道:“它要说话了,它要说话了。”

  希科说道:“那么,听吧。”

  的确,这时候只听见一个空洞而带着嘘嘘的声音从床与墙壁间的通道上间歇地说起话来:

  “怙恶不俊的罪人,你在那里吗?”

  亨利的上下牙齿捉对儿厮打着,他回答:“是的,是的,天主,我在。”

  希科说道:“哟!这声音是伤风感冒的声音,不可能来自天上!没关系,这声音倒是吓人的。”

  那声音问:“你听见我的话吧。”

  亨利结结巴巴地说:“听见了,天主。在您的盛怒之下,我正在弯腰恭听呢。”

  声音继续说:“你以为你今天在外表上装腔作势做出种种丑态就算听我的话了吗?你还没有真正触及灵魂呢。”

  希科大声说道:“说得好,嘿!打中了要害!”

  国王的双手在合十时互相一击,希科走到他的身边。

  亨利低声说道:“怎么样?怎么样?现在你相信了吗?不幸的人!”

  希科说道:“等一等。”

  “你想怎么样?”

  “别作声!听我说,你偷偷地走下床,让我代替你的位置。”

  “为什么?”

  “为了使天主的怒气首先落到我的身上。”

  “你认为这样天主就可以放过我了吗?”

  “不妨试试着。”

  希科亲切地坚持自己的意见,他轻轻地推着国王下了床,自己上去接替他的位子。

  希科说道:“现在,亨利,你坐在我的安乐椅上,瞧我的。”

  亨利听从了,他开始猜到了几分。

  那声音又说:“你不回答,这证明你是一个估恶不俊的罪人。”

  希科学着国王用鼻音说话:“啊!请原谅,请原谅,天主!”

  然后他把头伸向亨利。

  他说道:“真滑稽,你明白了吗,我的孩子?善良的天主居然不认识希科。”

  亨利说道:“咦!这是什么意思?”

  “等着,等着,你还可以瞧见别的怪事呢。”

  那声音又说:“可怜的罪人!”

  希科回答:“我在,天主,我在。是的,我是一个估恶不梭的罪人,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那么,你就供认你的罪行,忏悔吧。”

  希科说道:“我供认我对我的表兄孔代不忠实,我诱奸了他的妻子,我忏悔。”

  国王低声说:“你在说什么?请你闭嘴好不好?这件事早已不成为问题了。”

  希科说道:“是真的吗?那么让我们谈别的事吧。”

  那声音说道:“说呀。”

  假亨利继续说道:“我对选我当国王的波兰人来说,是一个强盗,因为我在一夜之间抛弃了他们,临走时还把王室的所有珍宝全部带走,我忏悔。”

  亨利说道:“啊,蠢材!你为什么还要提起这些往事?这些事早已被人忘光了。”

  希科说道:“我必须继续骗他,请您甭管我。”

  那声音说道:“说下去。”

  希科说道:“我供认我从我的弟弟阿朗松手里窃取了法兰西的王位,因为我接受波兰王位时已经正式放弃了法兰西王位,依法王位应该归他,我忏悔。”

  国王骂道:“混蛋!”

  那声音又说:“根本不是这些事。”

  “我供认我同我的好母亲卡特琳·德·美第奇合谋,把我的妹夫纳瓦拉国王的朋友除尽以后,把我妹妹玛格丽特的情人除尽以后,把他们俩逐出法兰西。这件事我真诚地忏悔。”

  国王低声嘀咕:“啊!你真是个贼!”国王气得咬紧了牙齿。

  “陛下,不要得罪天主,我们都知道的事情,天主也知道,不要设法向他隐瞒。”

  那声音继续说:“不要只谈政治。”

  希科接下去说,声音十分悲惨:“啊!说到点子上了,是关于我的私生活方面,对吗?”

  那声音说道:“好极了!”

  希科始终以国王的名义继续说:“我的天主!事实上我经常带着女人气,我十分懒惰,十分懦弱,十分愚蠢,十分虚伪。”

  那声音带着空洞的音调说道:“这是事实。”

  “我虐待妇女,尤其是我自己的老婆,她是一位多么可敬的女人。”

  那声音气愤地说道:“一个人应该热爱自己的妻子同热爱自己一样,应该喜欢她超过别的一切。”

  希科用绝望的声调喊起来:“啊!我真是罪孽深重。”

  “你还用你的坏榜样使别人也跟着犯罪。”

  “这是事实,这完全是事实。”

  “你还差点儿就把那个可怜的圣吕克送到地狱里去。”

  希科说道:“哈!我的天主,您是否十分肯定我没有完全把他送进了地狱?”

  “还没有,可是对他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对你也一样,如果你最迟明天早上不把他放回他的家里的话,你就可能进地狱。”

  希科对国王说道:“哎哟!我觉得这个声音对德·科塞家十分友好。”

  那声音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把他封为公爵,封他的妻子为公爵夫人,以补偿她这几天来独守空帏的损失,结果也一样。”

  希科说道:“如果我不从命呢?”他的声音里透露出一丝对抗的迹象。

  那声音变得越来越粗大,非常可怕,说道:“如果你不从命,你就要永生永世地在大油锅里沸煮,萨达纳帕罗斯[注]、那比科多诺索[注]和雷斯元帅[注]都在大油锅里等着你呢。”

  亨利三世发出一声呻吟。这个威吓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使他害怕。

  希科说道:“哟!你注意到吗,亨利,天主对圣吕克先生多么关切!见克去吧,简直可以说,善良的天主是受他支配的。”

  可是亨利没有听见希科的开玩笑的话,或者即使他听见了,这些话也不能使他放心。

  他神志昏迷地说道:“我完了,我完了!从天上发出的这个声音要了我的命了。”。

  希科说道:“从天上发出的声音!啊!这一次,你弄错了,不是从天上来的,而是从隔壁来的。”

  亨利问道:“怎么!从隔壁来的?”

  “是的,一点不错,我的孩子,你难道听不出这声音是从这堵墙里来的吗?亨利,善良的天主住在卢佛宫里哪。大概天主同查理五世[注]一样,要经过法国才落入地狱吧。”

  “你,无神论者!亵渎神明的人!”

  “这个荣誉要送给你才合适,亨利。因此,我要向你祝贺。可是我得向你承认,我发觉你对这个荣誉十分冷淡。怎么!善良的天主住在卢佛宫,同你只有一墙之隔,而你却不去拜访他吗?哎哟!瓦卢瓦,我真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你真没有礼貌。”

  这时候壁炉的一个角落里一根被遗忘的树枝燃烧起来,在房间里射出一道光芒,照亮了希科的脸庞。

  这脸庞上有一种十分高兴和开玩笑的神情,使得国王惊讶起来。

  国王说道:“怎么!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居然敢……”

  希科说道:“是的,我敢。待会儿我用性命担保你自己也敢。你想一想吧,我的孩子,照我说的话去做。”

  “是叫我去看……。”

  “去看看善良的天主是否真的在隔壁的房间。”

  “可是假如那声音再说起话来呢?”

  “我不是在这里回答它吗?再说,我继续在这里用你的名义回答只有更好,因为这样就可以使那个把我认作是你的声音以为你一直在这儿。这个天上来的声音对人非常高尚,很轻信,它根本不认识它的子民。怎么!我在这里叫嚷了一刻钟它还没有识穿我?对能洞察一切的声音来说这可是丢脸的。”

  亨利皱起眉头。希科说了许多话,动摇了亨利的异乎寻常的信心。

  亨利说道:“你说得有道理,希科,我很想……。”

  “那就去吧!”希科一边说一边把他推走。

  亨利轻轻地打开了走廓的门,这门通向隔壁房间;我们说过,隔壁房间原来是查理九世的乳母住的,现在临时住着圣吕克。他在走廊里走了不到四步,就听见那个声音在加紧责骂,希科用最可悲的叹息来回答它。

  那声音说道:“你像女人那样反复无常,你像西巴里斯人[注]那样骄奢淫逸,你像个异教街那样腐化堕落。”

  希科哭丧着声音说道:“唉!唉!唉!这难道是我的错吗,伟大的天主?为什么你使我生下来皮肤就这么柔嫩,双手这么白皙,鼻孔这么灵敏,心思这么多变呢?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完了,我的天主!从今天起我只肯穿粗布衬衫,我要像约伯[注]那样躺在粪堆里,要像以西结[注]那样吃牛粪饼。”

  这时候亨利继续在走廊里向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注意到希科的声音逐步减弱,而对方的声音逐步扩大,仿佛真的是从圣吕克的房间里发出来的,亨利不由得产生钦佩之心。

  亨利刚要敲门,忽然瞥见一缕光线从精雕细刻的宽大的锁眼中透射出来。

  他弯腰低头,从锁眼里向内张望。

  原来脸色十分苍白的亨利,猛然间愤怒得满脸通红,他直起身子,擦了擦眼睛,仿佛要仔细看看他亲眼见到而无法相信的东西。

  他嘀咕着说:“该死!我被人戏弄到这样的程度,这是可能的吗?”

  他从锁眼里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

  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圣吕克穿着晨衣和丝绸短裤,手里拿着一个吹射弹丸用的吹管,嘴巴对着吹管说出那番国王认为是天主说的威吓的话。他的身边,一个身穿半透明白纱的年轻妇女倚在他的肩上,不时从他的手中把吹管抢过来,放粗了喉咙,也对着吹管说话,从她的狡黠的眼睛和充满嘲笑的嘴唇可以看出来,她想到多少荒唐话就说多少荒唐话。每次向吹管说完一次话,他们就狂笑一阵,因为希科的唉声叹气和哭丧的声音很像国王。他模仿得那么像,运用鼻音那么自然,使国王听见了也以为是他自己。

  亨利这时低声咆哮道:“冉娜·德,科塞躲在圣吕克的房间里,墙壁里有一个洞,对我装神弄鬼!啊!这两个卑鄙的家伙!这笔账我会狠狠地给他们算一算!”

  圣吕克夫人又对着吹管骂了一句更狠毒的话,亨利一听,后退一步,一脚踢去,踢破了门;这一脚对一个带女人气的男人来说,是够有劲的了,门上绞链脱开,锁也拉掉了。

  半裸着身体的冉娜马上发出一声骇人的尖叫,跑到筛幔下面躲起来,用帏幔裹着身体。

  圣吕克,手里拿着吹管,吓得脸无人色,在国王面前跪了下来,国王气得脸色发青。

  希科从国王的卧房里大喊:“发发慈悲吧,我请求圣母和所有的圣人帮助我,我支持不住了,我……”

  可是在隔壁房间里,我们刚才叙述的那幕荒唐闹剧里的全体演员还没有一个人有胆量开口说话,因为当前形势很快就变得相当严重了。

  亨利用一个手势打破这呆若木鸡的场面,用一句话打破了这场静默。

  他伸出一条臂膀说道:“滚出去。”

  他气恼得一时控制不住自己,作出了一个同国王身份不相称的举动:他从圣吕克手中把那吹管抢过来,举起来似乎要打圣吕克。圣吕克马上站了起来,像腿上长了钢条弹簧一样。他说道:

  “陛下,您只有权利打在我的脑袋上,因为我是贵族。”

  亨利狠狠地把吹管朝地板上一掷。有人把吹管捡了起来,这人原来是希科,他听见了砸门声,认为如果有一个调停者在场,并非没有用,因此他立刻奔了过来。

  他任由亨利和圣吕克在那里爱怎样争论就怎样争论,他自己直奔向帏幔,他猜出里面有人,他把浑身哆嗦着的可怜的圣吕克夫人从帏幔里拉了出来。

  他说道:“咦!咦!犯了罪后的亚当同夏娃!亨利,你要驱逐他们吗?”他一边问一边用眼睛质询国王。

  亨利说道:“当然。”

  “请等一等,让我来充当驱逐天使的角色。”

  说完他就插进国王和圣吕克之间,把手里的吹管当作闪闪发光的剑,举到犯罪的亚当同夏娃头上,说道:

  “这儿是我的乐园,由于你们有违抗行为你们已经失去了乐园,我禁止你们进来。”

  圣吕克用手拥抱住他的妻子的身体,以防万一国王气愤起来会伤害她。希科俯在圣吕克的耳边说:

  “如果您有一匹好马,让它跑得精疲力竭吧,在天亮以前您一定要它跑够八十公里。”

本文由钱柜999娱乐客户端发布于科教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被国王的动作和声音惊醒

上一篇:瓦朗蒂娜并不知道莫雷尔在等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管仲楚国购鹿计
    管仲楚国购鹿计
    楚国樵夫诱敌计 管仲智过鬼泣谷 管仲楚国购鹿计 曹刿长勺论战术 荀息借道取虞虢 荀息叠蛋谏晋王 秦穆公羊皮换贤 栾枝尘土惑敌军 齐姜为大业醉夫 烛之
  • 闻将军攻此关不下
    闻将军攻此关不下
    却说来兵攻下泽州之后,于翌日进抵接天关。守将陆亮方乃与王文商议曰:“宋师长驱而来,当何计以退之?”文曰:“关隘险固,只可坚守,待宋师粮尽
  • 年轻人跟着第三位导师又学了一年
    年轻人跟着第三位导师又学了一年
    从前,有位住在瑞士的老伯爵只有一个儿子,可这儿子傻傻的,什么也学不会。父亲于是对儿子说:“听着,儿子。我已经尽一切努力教你,可你什么都没
  •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这儿(公馆院子里的牛蒡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这儿(公馆院子里的牛蒡
    这个国家里最大的绿叶子,无疑要算是牛蒡的叶子了。你拿一起放在你的肚皮上,那么它就像一条围裙。如果你把它放在头上,那么在雨天里它就可以当做
  • 在被绷紧的时间里
    在被绷紧的时间里
    原标题:听说丨你别急,慢慢来 你别急,慢慢来 经常在朋友圈看到这样的句子:要是一天有48个小时可以拿来用就好了。 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要提高绩点